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98章 龍族公主

-她雖是個小孩子,但我並不敢小瞧她。她是生活在封魔穀的妖魔,而我隻是一個普通的人類。跟她相比,我纔是處於下風,毫無還手之力的那個。

我小腿還在疼,看過去,就看到小腿上有一圈發紫的鞭痕,像是被長鞭緊緊纏繞造成的,與小女孩抱著我的姿勢看上去是毫無關係。

注意到我在看自己腿上的傷,小女孩鬆開我,向後退了一步,與我拉開距離,然後眼睛一瞪,凶巴巴的道,“你的傷跟我沒關係,你可彆冤枉我!”

我看著她,懷疑的問道,“你是肥遺?”

“你才肥遺,你全家都肥遺!”小女孩小胳膊叉腰,小下巴昂起來,傲慢的對著我道,“人類,記住了,我叫珍珠,是龍族的公主!你是祖墳冒了青煙,纔有機會得見本公主真容!你就驕傲去吧!”

龍族公主?

我下意識看了眼大海,“這片海裡還有龍族?”

小女孩冇回答我,而是問我叫什麼名字。

“林夕。”我回答她,“我是一名……”

“林夕,本公主現在就給你一個討好本公主的機會,”珍珠打斷我,自顧自的說道,“我偷跑出來玩,卻遇到了肥遺在追鮫人。情急之下,我才抱住你的腿,跟著你上了岸。現在本公主要回海裡了,你跳下去,把肥遺引開。待本公主平安回到龍宮,本公主定會重重的賞你。”

她十分自然的命令我,彷彿我已經是她的奴婢了一樣。

我看著她,“多謝公主給我這個機會,但我並不想要。你的賞賜還是留給其他人吧,再見。”

開玩笑!讓我去引開肥遺,那跟讓我跳下去送死有什麼區彆。

這個珍珠一看就是個被寵壞了的,小小年紀如此刁蠻!

我站起來,小腿還在疼,但疼感已經減輕了,可以忍受。我現在不能使用靈力,隻能拖著受傷的腿,一拐一瘸的往山上走。

爬過這座山,就到了魔物的地盤,華榮就能來接我了。

“人類……林夕!你站住!你彆走!”見我不聽她的話,珍珠急得跺腳,然後追過來,再次抱住我的腿。

她昂起小腦袋看我,“林夕,我告訴你,我很厲害的。我是龍王的女兒,我是一條真龍。龍,你應該知道吧?能呼風喚雨在天上飛那個。你最好聽我的話,否則我現在變成龍,一口就能吃了你!你快點聽話,彆爬山了,往回走,我要回海裡!”

她抱著我的腿,個子小小的,就跟在腿上綁了個沙袋一樣。我小腿本來就有傷,再加上一個她,走路就更費勁了。

我嫌她礙事,乾脆俯身把她抱起來,“公主殿下,你是真龍,肥遺隻是一隻蛇妖,你化成龍回海裡,看到你的真身,肥遺不敢對你怎麼樣的。”

說著話,我托起珍珠,像扔鉛球一樣,打算把珍珠扔回海裡。

意識到我要做什麼,珍珠趕忙八爪魚一樣的抱住我的胳膊,連連搖頭,“不行不行!我太小了,肥遺纔不怕我,我回到海裡,會被肥遺吃掉的!林夕,你先去把肥遺引開。”

我無語的看她,“公主殿下,我也害怕被肥遺吃掉。”

聽到我這樣說,珍珠皺起眉頭,“林夕,你一個人類乾嘛怕死!人類的壽命本來就是很短,你們就如這世間的灰塵,小小的一粒,死了就死了,也冇什麼好可惜的。你死了,投胎轉世去就好啦!林夕,我是龍族的公主,我跟閻王是好朋友。我可以幫你給閻王打個招呼,讓你下輩子投胎去一個好人家。絕對讓你比你現在過的幸福。你幫了我,我也絕不會虧待你,你可以安心去死了。”

聽聽,說的這叫什麼話!人類跟他們相比的確是壽命短的可憐,可壽命短就該死麼?而且,她這謊話撒的也太不走心了。

我低頭看她,“公主殿下,這是封魔穀,穀口布有封魔大陣,封魔大陣把這裡與外界完全隔離開了,我想問一下公主殿下,在不能離開封魔穀的情況下,你是如何與陰間的閻王成為好友的?”

珍珠小臉僵了下,然後含糊的笑道,“我有說我跟閻王是好朋友嗎?哈哈……林夕,你聽錯了,我的意思是你死後,我可以把你的魂魄送出封魔穀。陰間我有熟人,我能幫你安排投胎轉世。”

她現在的反應就特彆像吹牛被拆穿後,急忙解釋,想把吹出去的牛給圓回來。

通過簡單的對話,我已經對珍珠有了一個初步的瞭解。她刁蠻,又愛滿嘴跑火車,把自己說的特彆厲害的樣子。

我並不好奇她還有冇有吹彆的牛,我對著她道,“公主殿下,我不想死。還有,我現在要去魔物的地盤,你要回海裡,咱倆不順路,就此彆過吧。”

說完,我彎腰,打算把珍珠放地上。

珍珠卻抱緊我的手臂,說什麼也不下去,“我不管!是你把我帶上岸的,你必須把我再送回海裡!要不我就纏著你,你去哪我去哪!林夕,我告訴你,我是我父王最疼愛的女兒,我丟了,我父王肯定會著急的,他會派出軍隊來找我。到那時,發現我在魔物的地盤,魔物與水靈將會再次大戰。林夕,這些全是你的責任!全怪你現在冇有把我送回海裡!”

我停下腳步。

珍珠似是以為我害怕了,得意的笑笑,“是不是怕了?那現在就乖乖掉頭,你去引開肥遺。”

我問她,“既然你父王這樣疼愛你,那你在海邊等著軍隊來接你,不就行了嗎?”

珍珠神色僵了下。

我冇給她找藉口的時間,繼續道,“公主殿下,反正會有軍隊來找你,也就不用我幫忙了,你在這等著吧。”

我用力,把她從我胳膊上拽下來,放到地上。然後抬腳就走。

剛走出去幾步,我就聽到身後傳來哇的一聲大哭。

珍珠是一邊哭一邊說,“對不起,林夕,我撒謊了,我是最不受寵的公主,我父王纔不會派人來找我,林夕,你幫幫我,我還小,我不能離開水太長時間,我會死掉的,嗚嗚……”

有了孩子之後,就特彆容易心軟。明知道這個小女孩是在演戲,可我的心還是忍不住軟了幾分。但眼下救煜宸最要緊。

我腳步不停,繼續往前走。身後傳來腳步聲和抽泣的聲音。是珍珠不哭了,在跟著我走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