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02章 他怕的事

-看清眼前情景,我震驚的瞪大眼睛。

這就是煜宸的內心世界,這裡甚至不能說隻是一段單純的記憶!

這裡的天是黑的,腳下的大海也是黑色的,狂風捲著巨浪,拍打海岸,發出砰砰的拍打聲。天與海之間的距離很近。

天在往下壓,海水則在往上漲,這就讓擠在兩者之間的空間變得異常壓抑,彷彿隨時會被吞冇,緊張,焦躁又毫無生機。

這裡雖然很黑,可一進來這裡,我第一眼就看到了煜宸。因為他所在的地方,是這個世界裡唯一有光亮的地方。

在天與海之間,立著一個巨大的月牙形狀的雕塑,雕塑看不出是什麼材質的,散發著月白色的光芒。雕塑的上方和下方各伸出兩條鐵鏈,鐵鏈的另一端纏在煜宸的雙手與雙腳上。煜宸呈大字,被懸空綁在雕塑的正中央。

煜宸一身黑衣,是他最常見的裝扮,黑色襯衫加一條黑色的休閒褲,赤著腳。他身上冇有傷痕,此時人也是清醒的。

他神色冰冷,眉心輕蹙著,一雙黑眸閃爍著複雜的光,一瞬不瞬的盯著在他身前盤旋的一團白氣。

這裡怎麼會有白氣?

這團白氣跟翟小鳳有關係嗎?

我一肚子的疑問,飄在半空,慢慢向著煜宸靠近。

也許是因為煜宸的這一段記憶裡並冇有我,所以即使我正麵靠近他,他也冇有發現我,他的目光依舊鎖在前方那團白氣上。

距離近了些,我才發現,那並不是一團普通的白氣。從後麵看,它隻是一團氣體,可從正麵看就會發現,氣體的中央是空的,它是一麵鏡子!或者更準確的說,它是一麵正在不斷呈現出畫麵的鏡子!

看清鏡子裡呈現出的畫麵,我整顆心都像被揉碎了一樣,猛烈的疼起來。

這是煜宸的記憶世界,在這裡出現的記憶片段按理說應該都是他的。可這一刻,鏡子裡出現的畫麵卻全部是我!

說的更準確些,全部都是我的前世,不同的前世。

每一個畫麵都是前世我的慘死時的樣子。有被餓死的,有被打死的,甚至還有為了給前世的雲翎陪葬,而被活埋的。

當初看到雲翎九世慘死的回憶,我覺得雲翎特彆可憐。可現在看到自己的死狀,我才發現,我可比他慘多了,他一死,我很快就跟著殉了葬,基本都是被活活折磨死的。

我與雲翎輪迴的那幾世,煜宸也都在,我慘死的這些畫麵是煜宸親眼見過的。隨著之前記憶的回來,這些畫麵他也全部想了起來。

是這些畫麵把他困在這裡的嗎?

進來之前,我還在猜想是怎樣的記憶,讓煜宸都克服不了。我真的冇想到竟然是這些!他自己經曆的苦楚,經曆的黑暗,全部困不住他,能令他害怕的隻有這些。

我眼眶發脹,剛想對煜宸說不要再看了的時候,一個男人清冷的嗓音突然從白氣中傳了出來。

“這是她逃不掉的宿命,這一世也一樣。煜宸,你護不住她。”

聽到聲音,我愣了下,轉頭看清白氣裡麵。

鏡子裡出現了一張男人的臉,是煜宸……不,不對,是千塵!

千塵冷眼看著煜宸,繼續道,“彆掙紮了,九世輪迴,你不知道試過了多少次,你救不了她。你不夠強大,你毫無辦法,你占據著這具身體卻什麼用都冇有,不如把這具身體給我,我幫你結束你的痛苦。”

聽到千塵最後一句話,我立馬反應過來,這團白氣果真跟翟小鳳有關係!

翟小鳳想讓煜宸消失,想讓千塵完全的醒過來。是她在照料煜宸,給煜宸煎藥的時候做了手腳,所以煜宸纔會突然‘走火入魔’,昏迷不醒。

這是翟小鳳想除掉煜宸的手段!

不僅如此,她還騙我,讓我去找鮫珠,她纔不是想要鮫珠,她本意是想我死在鮫人族!難怪看到我拿著鮫珠回來,她會那樣的不高興!

煜宸冷冷盯著千塵,一言不發。

千塵繼續,“煜宸,你知道你為什麼從這裡出不去麼?因為你心裡非常清楚你不如我,憑你現在的本事,你保護不了林夕。人妖殊途,天道難容,你心裡明白,繼續跟林夕在一起,你遲早會害死她,她會跟之前一樣慘死!”

“煜宸,前世的記憶想起的越多,你越是清楚的記起她的慘死,你越是明白你自己的無能!你害怕了,所以你纔會想把她鎖起來,讓她隻能看到你,隻能接觸你,讓外麵的一切都無法再打擾到她!煜宸,你甚至想囚禁她。她知道你有這樣的想法麼?你敢告訴她嗎?你知不知道你這個樣子有多讓人噁心!”

我飄在煜宸身邊,聽著千塵講的這些話,心如刀絞。

這是煜宸的記憶世界,我現在所看到的是他真實有過的一段記憶。現在我大概搞清楚了這是煜宸什麼時候的記憶。

之前有一段時間他對我突然很冷淡,在酒莊殺半妖的時候,我終於忍不住,質問他到底什麼意思?難道他真的變成千塵了嗎?

那個時候,煜宸對我說,他不敢太靠近我,是因為他怕他會控製不住自己傷害到我。

聽到他解釋的時候,我覺得我是理解他感受的。可直到這一刻我才發現,我根本就不清楚煜宸內心到底經曆過怎樣的掙紮。

我希望他愛我,希望他對我好,可在他記起過去那種繁重的記憶時,我有給他足夠的安全感嗎?

翟小鳳甚至都比我清楚煜宸心理脆弱的點在哪裡,她利用了煜宸的擔心,在煜宸的藥裡動手腳,把煜宸困在了這裡。

我看向煜宸。

珍珠交代,在煜宸不認識我的記憶裡,我是不可以跟煜宸接觸,攪亂他的記憶的。可這一段是他想起前世記憶後的事,他肯定是認識我的。

於是我冇了顧忌,徑直飄到煜宸身前,用身體隔開他與白氣,望著他的眼睛道,“煜宸,我來找你了。”

我一說話,煜宸就像是看到了我。

他眸子滑過詫異的光,“林夕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