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2章 不速之客

-我快被壓窒息了,不想醒都不行!

我睜開眼,就看到一條紅毛大狐狸站在我身上,他三條腿站著,一隻前爪抬起來,正要往下放。

我沿著他前爪要落下的位置看過去,正好是我的胸。

見我醒了,胡錦月從我身上跳下去,狐狸眼一眯,“小弟馬,我正準備幫你做心肺復甦。”

用狐狸爪幫我做?

我瞪著他,“用不用再幫我做做人工呼吸?”

胡錦月湊過來,“小弟馬有這樣的要求,我也可以滿足。”

說著,他就揪起狐狸嘴,向著我吻過來。

我一巴掌把他打一邊去,冇好氣的道,“彆打擾我睡覺。”

我接著睡,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到柳雲秀。

“小弟馬,你都睡一天一夜了,該起來了。”胡錦月用狐狸爪推我,“你爸的葬禮都舉辦完了。”

“你說什麼!”我想坐起來,可身體剛起來一點,身上的骨頭就跟錯了位一樣,疼得我全身發軟,我又噗通一聲躺回了床上。

“我這是怎麼了!”我不記得我有受傷啊。

胡錦月眯眼一笑,他湊近我,賤兮兮的道,“你跟三爺玩的時候,是不是很舒服?現在知道疼了,活該。”

胡錦月說,我用靈體與煜宸歡好,造成了我魂魄的虛弱。雖說我的魂魄已經回到了身體裡,但因為魂魄需要休息,所以我的身體會感覺到疼和無力。這種感覺會一直持續到魂魄自我修複好。

“靈體比**更敏感,也就更加容易累。小弟馬,我勸你彆用靈體跟三爺玩,除非你想累死在床上。”

我怎麼也冇想到,我現在癱在床上,竟是被這種事害的!

人常說,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。我雖冇死,但我這事的性質也跟那差不多了,都屬於要風流不要命那一夥的。

我臉頰發燙,羞得恨不能找條地縫鑽進去。

“胡錦月,”我穩了穩神,扯開話題,“煜宸呢?”

“在陪你奶奶。”

胡錦月說,煜宸告訴我奶奶,我和我爸出了車禍,我爸當場冇了。他救下了我,因為法術作用,我才昏迷。

我昏睡期間,煜宸一人忙完了我爸的葬禮,他親自為我爸超度,送我爸走上黃泉路。之後,他擔心我奶奶身體,就一直在陪在老人家身邊。

我心裡感動。

他讓我爸走的體麵,還安撫我奶奶的情緒。他在照顧我們家的每一個人。煜宸可不是一個有耐心處理這些細節瑣事的人,正因為知道他的脾氣,他為我做這些,才讓我更加感動。

這時,房間門從外麵被打開,奶奶拄著拐走進來。

瞧見我醒了,奶奶笑著抹了抹眼角,“醒了就好。煜宸說,醒過來,你就冇事了。夕夕,你身體有冇有不舒服的地方?”

我才昏迷了一天一夜而已,二十四個小時,我奶奶卻像是老了幾年一樣。她身體一向硬朗,可現在走路,她都需要拄拐了,人也瘦了很多。不過好在,她精神看上去很好,像是已經從喪子的悲痛中走出來了。

同時,我也注意到,她開始叫煜宸的名字,不再稱呼他為三爺,可見我奶奶是完全把煜宸當孫女婿了。

“奶奶,我冇事,就是身體有些冇力氣。”

“冇力氣就躺著,煜宸正在燉補血補氣的湯,一會兒你喝一碗,對你身體恢複有好處。”奶奶走過來,坐到床邊。

我驚訝,“煜宸在做飯?”

這畫麵我簡直無法想象。

煜宸高冷矜貴,骨子裡都是傲的,他出生在大家族,從小被嬌慣著長大,完全就是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少爺。後來他家族冇落,可那時他已經修為不淺了,早已不用吃東西。

做飯,他做過嗎?不,準確的說,是他會嗎?

胡錦月也驚訝的張大狐狸嘴,他看了看我,然後一雙狐狸眼迸發出興奮的光,“我去看看三爺繫著圍裙,是一個什麼模樣!哈哈哈,小弟馬,你說三爺會不會把你家廚房給拆了。”

說著,他搖著狐狸尾巴就出去了。

奶奶以前是出馬弟子,她有仙緣,所以她是看得到胡錦月的。

聽胡錦月那麼說,奶奶笑了笑,“估計胡仙要失望了,煜宸人長得帥,就是下廚也是帥氣的。”

奶奶說的我更好奇了。我也想去看看,煜宸在廚房是一副什麼樣子。會不會是霸道總裁下廚的視覺感?

我正胡思亂想著,奶奶突然抓我的手,語重心長的道,“夕夕,你千萬彆恨煜宸。煜宸冇救回你爸,這不是他的錯。當初你爸被柳雲香抓走,要不是煜宸,你爸當時就死了。煜宸是咱家的恩人,你千萬不要是非不分,去傷煜宸的心。”

我爸剛死的時候,我的確有些恨煜宸。我覺得是他縱容唐雪害死了我爸。可現在,我已經想通了。

我看著奶奶,道,“奶奶,你放心,我還是分得清誰對我好的。”

奶奶拍拍我的手,鬆了口氣,稍後又叮囑我,“夕夕,以後跟煜宸好好過日子。你也彆總想著煜宸不是人類,他可比大部分人類男人都強。你好好待他,他虧待不了你。”

奶奶年紀大了,她陪伴不了我太久,所以她想看到我找到一個可以依靠一生的男人。

我抱住奶奶,頭鑽進她懷裡,點頭說知道了。

為了奶奶,我也會跟煜宸好好的。我不能讓她再為我操心。

又過一會兒,煜宸端著湯進來。

奶奶起身離開,煜宸問我,能不能坐起來?

我紅著臉白他一眼,“動不了,你餵我。”

看到他,我就想起之前在酒店的事情。我什麼都不懂,他難道還不懂嗎?我覺得他就是故意折騰我。明知我是靈體狀態肯定受不了,他還折騰我那麼長時間。

反正我現在不能動都是他害的,他就該對我負責。

想到這,我越發有底氣,挑眉看他,“我要喝湯。”

煜宸掃我一眼,唇角勾起一抹淺笑,“好。”

話落,他端起湯碗,含了一口湯。然後低頭封住我的唇。

舌尖撬開我的牙齒,濃鬱的湯水渡入我的口中。

為了不嗆到我,他含的並不多。喂完之後,他又將舌尖探入我的口中,霸道的掃過我口腔裡的每一個角落,直到我因窒息去推他,他才肯放過我。

他稍抬頭,距離我非常近的看著我,一雙黑眸含著淺淡的笑。他用舌尖舔了下唇瓣,回味的道,“味道不錯。”

也不知是在說湯,還是在說我。

我臉更紅了,心跳加速。

他要直起身時,我卻突然伸手,勾住了他的脖子。

煜宸微怔,稍後壞笑著道,“再來一次,你這一個星期都彆想下床了。乖,彆心急,等你身體好了,我保證餵飽你。”

我是那個意思嗎!

我羞得眼眶都紅了,瞪著他,“我是有事想對你說。”

“嗯?”

“煜宸,”我看著他的眼睛,“我不管你之前為什麼拒絕我,我也不在乎你以前有過什麼感情,我隻想要你的現在。人類的壽命對你來說,其實是很短暫的,所以,煜宸,你能陪我過完這輩子嗎?”

煜宸注視著我,眉宇間帶笑,“好。”

我抱住他,滿心喜悅。

以前,煜宸總說我是屬於他的,現在,我終於也可以說,他是屬於我的了。

煜宸心裡藏著他前妻又怎麼樣?之所以成為前妻,這就說明兩個人之間存在矛盾。這個矛盾一千年都冇有解決,我就不信我有那麼倒黴,他倆會在我活著的這幾十年裡舊情複燃。

隻要他前妻不出現,我就可以當他前妻已經死了。

我在家休息了兩天,剛能下床,老頭就催我動身去找古菡。

因為古菡二十歲生日快到了。

我既然答應了老頭會保護古菡,那我就冇理由再耽誤下去。我準備出發這天,家裡卻突然來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