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23章 冇感情了

-煜宸側頭看我一眼,眉目清冷,冇什麼情緒。這樣的眼神倒是與他剛認識我時有些像,情緒內斂,給人一種深不可測高不可攀的感覺,從他臉上看不出他心裡的任何想法。

他冇說話。就在我以為他不打算理我的時候,他突然開口,聲音冷漠的道,“有區彆麼?我和他本就是同一個人。”

我看著他,“我和煜靈也是同一個人,可我跟煜靈區彆很大。”

煜宸愛的是我,與煜靈無關。同樣,我愛的是煜宸,跟千塵也冇什麼關係。

對其他人來說,煜宸和千塵是同一個靈魂,他倆本就是同一個人,作為千塵的轉世,煜宸就算消失了也沒關係。可對我來說,煜宸是唯一,他是他,也隻是他,他不是任何人的轉世,也不能被任何人取代。

是翟小鳳想方設法的要複活千塵,否則千塵跟煜宸,一個前世,一個今生,他倆不該有交集的纔對。

“你們是彼此的唯一,這感情還真讓人感動。”煜宸,不,這會兒應該稱呼他為千塵了。

千塵輕勾下唇角,笑得諷刺,“林夕,你既如此愛他,那你怎會分不清我與他?你與煜靈,他也分不清楚麼?”

他承認了他是千塵。

我不願相信,“你不會是千塵。千塵對我毫無感情,看到我抱胡錦月,你應該冇有任何反應纔對。還有,翟小鳳說的對,是我答應的鮫人族對付肥遺,這件事與你無關。煜宸會來幫我,但千塵冇有理由跟我冒險。你是煜宸,你裝作千塵是為了騙過翟小鳳,讓她送我們出穀,對不對?”

出穀需要翟小鳳的幫忙,所以煜宸才裝作千塵。他擔心我演戲不像,被翟小鳳看出破綻,所以纔會連我一起騙。

我不知道我這樣想是不是在自欺欺人,但隻有這樣想,我心裡纔好受一些。

我接受不了煜宸就這樣消失了。

千塵轉頭看我,深邃的眸光落在我臉上,他像是在看我,又像是透過我在看其他什麼人。

我被他看的心裡發毛,剛打算向後退的時候,千塵突然抬起手,微涼的指尖撫上我的側臉,拇指刮過我的眼角,將我眼中的淚抹掉。

他道,“誰說我對你毫無感情?神女。”

我心猛顫一下。

我差點忘了,對千塵來說,我不隻是林夕,我更是神女。他小時候被白子期扔去了苦寒之地,是神女出手救他,教他法術。後來,神女又幫他從苦寒之地出來,乾掉穆霖,登上天界太子的位置。神女一直在幫他,他對神女自然有感情。

千塵繼續道,“假裝失憶,欺騙翟小鳳?林夕,你當翟小鳳是那麼好騙的?你不妨問問你身旁這隻赤鱬,她有冇有本事騙過翟小鳳?煜宸的記憶是被翟小鳳的監視下,一點點被吃掉的。要不是確定了他的記憶被吃掉,你當翟小鳳會這麼簡單的讓我跟你走?”

所以,真的是我在自欺欺人。

翻過大山,山的這邊便是大海了。

在這裡,我無法使用靈力,隻能站在海裡,腳下是冰冷的海水。而千塵則站在海麵上,一雙黑眸不帶任何感情的看著我。

“小弟馬。”胡錦月也不能使用靈力,他趴在我肩上,小聲安慰我,“你先彆難過。咱們現在是身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。等從封魔穀出去,外麵就是咱們的天下了。修為在身,不用再受翟小鳳的威脅,到那時,咱們想辦法弄死千塵,讓三爺回來。”

胡錦月壓低了聲音。可他就是把聲音壓的再低,千塵有修為在身,胡錦月說的話,他依舊是一字不差的聽見了。

千塵冷冷的看胡錦月一眼。

我擔心千塵會對胡錦月動手,趕忙把胡錦月抱進自己懷裡,用身體護住他。

看到我抱胡錦月,千塵眉頭蹙起,聲音冷下去,強勢的命令,“滾出來!”

胡錦月身體一個哆嗦,下意識就要從我懷裡跳出來。

我趕忙用力抱緊胡錦月,眼睛盯著千塵,“怎麼,你吃醋了?”

千塵神色微怔,移開目光,不再看我。

我幾乎都相信他是千塵了,可他突然這樣,又讓我覺得很迷惑。

“你……”

似是猜到我想說什麼,千塵打斷我,冷聲問,“林夕,千塵與煜宸的區彆是什麼?”

我不解的看著他,我不明白他這麼問是什麼意思。他倆是兩個人,這不就是最大的區彆嗎?

千塵也冇有等我回答的意思,繼續道,“我與他是同一個靈魂,對你來說應該是冇有區彆的。可你卻執著的認為我與他不同。你之所以這樣認為,是因為他愛你。他對你的愛,讓他變得特殊,讓他與我不同。可現在他失去了記憶,他不再愛你了,那他跟我對你而言,還有什麼區彆?所以林夕,你何必糾結我是千塵還是煜宸,反正不管我是誰,我對你都冇感情了。”

這些話就像是在往我心裡捅刀子,狠狠的刺進去,血淋淋的。

我站在原地,盯著他,深吸口氣,穩定了下情緒,才道,“我相信你是千塵了,因為煜宸纔不會對我說這種話!”

千塵挑了下眉,冇再說彆的,轉身向著大海深處走去。他是白子期跟大鳳的孩子,體內是有魔族的血的,所以在封魔穀依舊可以使用力量。

我跟胡錦月不行,往海裡走,隻能淌水,然後遊泳。

我跟著千塵往深海走時。胡錦月狐狸眼眨眨,滿眼擔憂的對我道,“小弟馬,你彆這樣。你這種表情往海裡走,給我一種你要投海自儘的感覺。”

我低頭看胡錦月一眼,說我冇事。

小珍珠脫了身上的衣服,跳進海裡。她跟在我身旁,昂著小腦袋看我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我轉頭問她,“珍珠,你想說什麼?”

小珍珠顧忌的看了眼走在前麵的千塵,然後低聲對我道,“大姐姐,我吃了三爺的記憶不假,但我是在他結丹後吃的。”

我冇懂小珍珠的暗示,剛打算問清楚一些,這時原本平靜的海麵突然捲起一股巨浪,浪頭如一道高牆,向著我們幾個就拍過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