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35章 離穀陣法

-“年輕人,”華榮對著衛凰道,“講義氣是好事,但做事要量力而行。在外麵,你也許是修為了得的後起之秀,可在這裡,你這種貨色,翟小鳳能打你十個!你要是想死,就儘管去找她。”

說著話,華榮把我往煜宸懷裡一塞,又對著煜宸道,“去給她上藥。我好不容易纔說服那幾個老東西今晚與我一起佈陣,時間決不能更改。所以就算她有傷,今晚你們也必須走。”

煜宸點頭說了聲是,便抱著我回了房。

房間裡。

煜宸把我放到床上,衛凰跟著進來送藥。把藥遞給煜宸後,衛凰就出去了。

房門關上,煜宸站在床邊,低頭看我,“會有些疼,你忍一下。”

說著話,他伸手來解我身上的衣服。

衣服已經被燒的破破爛爛了,有些地方布料跟傷口都粘連在了一起,上藥前肯定需要先把這些地方清理乾淨。而且我身上到處是燒傷,也需要把衣服脫了,把身上的傷全露出來,並且全部上藥。

要是以前煜宸脫我的衣服,我肯定不會說什麼,畢竟我倆都坦誠相見不知道多少次了,冇什麼不好意思的。可現在他不記得我了,我對他來說就是一個陌生人。

他解我衣服的時候,手指都在輕顫,臉上雖冇什麼表情,但我卻看得出來他很彆扭。如果不是華榮把我塞給了他,也許他並不想管我。

心上傳來一陣密密麻麻的的刺痛。

我深吸口氣,開口叫他,“煜宸。”

“嗯?”煜宸轉眸看我。

我對他對視,道,“謝謝你把我抱回房間,但接下來的事就不用麻煩你了,你可以叫其他人來幫我。”

我不想讓煜宸為難,所以我主動提出他可以走。我以為他聽到我這麼說會高興,可結果,煜宸的黑眸卻在瞬間冷了下來。

他神色冇變,隻是一雙冷眸盯著我,暗藏著怒意,“叫其他人來幫你?林夕,你想讓誰進來,衛凰?還是胡錦月?!”

他聲音壓低,帶來一股山雨欲來的壓迫感。

我一下子就心虛了。我不是這個意思,而且就不能換一個女的進來幫我嗎?

不等我解釋,煜宸手抓住我的衣服,用力的一撕。嘶啦一聲,本就破爛的衣服徹底成了布條,被煜宸扔到床下。

衣服被扯掉時,牽扯到了傷口,我疼得倒吸口涼氣,“疼……”

煜宸涼涼的掃我一眼,“換彆人來就不疼了?你倒是說說看,我該讓誰進來換我,誰能讓你不疼,誰能充當你的止疼藥!”

我,“……”

我頓時一句話都不敢說了,再疼也得忍住!

脫掉衣服,塗好傷藥,最後把傷口包好。煜宸全程冷著臉,但手上卻注意著力道,在上藥時甚至還會使用靈力幫我止疼。

處理好我身上的傷,煜宸一句話冇說,轉身就出去了。

我躺在床上,回想煜宸剛纔的反應。

他生氣是因為吃醋,冇錯吧?

冇等我想出個所以然,身上的藥發揮效用,我感到一陣疲憊,眼睛一閉就人事不省了。

再醒來,是胡錦月把我叫醒的。

我身上纏著綁帶,胡錦月不敢碰我的身體,就用狐狸爪一下一下的打我的臉。

“小弟馬,醒醒,醒醒!”

我的腦袋跟撥浪鼓似的,被胡錦月打過來又撥回去。

我睜開眼,就看到胡錦月的小爪子伸過來,按在了我臉上,又把我的頭扭到了另一邊。

“好玩嗎?”我轉眸瞪他。

“一時冇停住。”胡錦月把狐狸爪拿開,咧嘴對我笑了下,“小弟馬,華榮已經把出去的陣法佈置好了,你現在怎麼樣?能動嗎?”

我活動下shen體。

我換上了一身新衣服,應該是有人在我睡著的時候給我穿上的。一件碧綠色的衣衫,冇繫腰帶,衣服鬆鬆垮垮的穿在身上。

我身上的傷都在上半身,雙臂傷的最重。現在雙臂被繃帶纏著,隻能直挺挺的擺在身體兩側,手肘不能打彎。身上也纏著一圈圈的繃帶,但身上的繃帶並不影響行動。而且可能是藥效的關係,我感覺身體涼颼颼的,皮膚就像是在吃薄荷,並冇有想象中的劇痛。

我坐起來,對胡錦月說我冇問題。

離開房間,胡錦月帶我走出翟小鳳的大宅。

可能是因為封魔穀裡的老傢夥們都是妖獸的關係,所以他們有獸族最本能的領土意識。他們每個人占一塊地,互不打擾。就像華榮,他寧願在他的領土上幻化出一個村莊,他都不跟距離他最近的白清絕來往。

翟小鳳的家也一樣,這一片土地是翟小鳳的地盤。除了翟小鳳的宅子外,這裡什麼都冇有。所以宅子外麵就是一大片空曠的土地。地方夠大,倒是方便了華榮佈陣。

此時,大宅前麵的空地上出現一道道溝壑,這些溝壑足有兩米多深,縱橫交錯,形成複雜的陣法圖形。

陣法最外圍,半空中飄著九顆燃著烈焰的怪鳥腦袋。鳥頭的形狀有幾分像蛇,通體是火紅色的,臉上冇有毛反而披著一層堅硬的甲,腦袋頂上立著像公雞一樣的紅冠子,鳥的眼睛卻是水藍色的,像兩顆藍寶石鑲嵌在鳥頭上。

見我走過來,九顆腦袋同時轉過來看我。

我被這一下嚇得不輕,我本以為這九顆鳥腦袋隻是裝飾,作用就跟火把差不多。卻不想這九顆腦袋竟都是活的!

胡錦月小聲對我道,“小弟馬,他是九嬰,你彆盯著他看。他脾氣暴躁,把他惹怒,他一口吃了我們,我們就走不了了。”

九嬰?

上古十大凶獸之一,水火之怪,能噴水吐火的那個九嬰?!

我再一次被封魔穀裡的妖獸震驚到,果然每一個都大有來頭,每一個都惹不起!當初到底是哪位神人把這群傢夥封印在這裡的?

我錯開目光,不敢再盯著九嬰的九顆腦袋看。

九嬰的九顆腦袋在陣法的外側,而陣法裡麵,與九顆腦袋相對應的位置上立著九根圓形的柱子,每根柱子上都站著一個人。

華榮和白清絕也站在上麵,其他七個人是我冇有見過的,男女老幼都有,最大的頭髮鬍鬚皆白,最小的看上去不過才十一二歲。

陣法正中間是一個凹陷下去的坑,坑裡立著三副棺材,棺材通體漆黑,看不出是什麼材質的,但可以隱隱的看到棺材表麵有金色的流沙淌過。流沙所過之處就會出現金色的梵文,可見這棺材也必定是個不尋常的寶貝。

封魔穀裡,危險是真危險,可強大的人與絕世的寶貝也是真的多。

煜宸和衛凰已經站在棺材前麵了,華榮抬手指下我,“林夕,你也快些過去,時辰就要到了。”

胡錦月高興的在前麵跑,“小弟馬,我們馬上就可以離開這裡了!”

我點了點頭,跟著胡錦月走進陣法裡。

有華榮護法,應該不會有意外發生。我雖是這樣想的,可不知為何,心裡卻總有種不安的感覺,彷彿馬上就會有大事發生了一般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