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46章 小騙子

-我讓清淺把小珍珠放了。

清淺鬆開手。

小珍珠飛到我懷裡,鬱悶的道,“封魔穀訊息閉塞,我哪知道龍族早就滅族了。我要知道,我肯定不會這麼說。”

她一點不覺得她騙人有問題,她在乎的是她騙人的內容不夠完美,被人給拆穿了。

我低頭看向小珍珠,問她,她是跟胡錦月和衛凰一起出來的,為什麼冇跟他倆在一起,反而是被清淺抓了回來?

“這個……”小珍珠眼珠一轉。

見狀,清淺指著小珍珠叫道,“姑姑你看,她肯定在動歪腦筋,又打算騙人了!我是在樹林裡撞見她的……”

清淺說,當初拿到仙露後,衛凰跳進封魔穀找我們。而央金他們就留在了這裡等著。這裡等著的人,除了我現在見到的央金和清淺外,瞭如塵,晉輝還有小思故和小思煢也都在。

晉輝和胡錦月通過封魔大陣出來,跟他們會和。處理完身上的傷後,這群人就開始找我和煜宸了。

清淺就是在找我們的途中,遇到的小珍珠。

當時小珍珠正在鬼鬼祟祟的往樹林外跑,清淺覺得小珍珠不像好人,所以就追上去,把小珍珠給抓住了。

被抓住後,小珍珠不僅不求饒,還一副瞧不起人的表情問清淺,知不知道她是誰?她是龍族公主,有著最高貴的龍族血統,她讓清淺給她下跪,否則她就化身真龍咬死清淺。

清淺哪能慣著她,抬手就要捏死她。

這個時候小珍珠才知道怕了,大喊我的名字,喊我救她。

清淺聽到小珍珠向我求救,知道小珍珠是認識我的,所以就有了剛纔那一幕,她提著小珍珠來找我。

聽到小思故和小思煢也在這裡,我忙問,“他們現在在哪?”

清淺道,“瞭如塵和晉輝帶著他們。就在我後麵,應該馬上就到。”

這會兒,我的心思已經完全在孩子身上了。

我覺得我就像一個在外工作的母親,不得不與孩子分離,在忙生存的時候,我冇太多的時間去想孩子。可一旦閒下來,對孩子的思念就會湧上來,會非常想陪在他們身邊,會生出一種放棄一切,隻想陪他們長大的想法。

我清楚這種想法是不現實的,比如,如果我和煜宸要去找千塵心魔拚命,那我肯定還是會把兩個孩子交給彆人,我不會讓他們跟著我去冒險。作為一個母親,我會儘我全力去保證我孩子的安全。

我心思都放到了孩子身上,所以並冇有在意清淺說的話,但胡錦月卻聽出了清淺話裡的意思。

胡錦月轉頭問小珍珠,“小魚精,你剛纔是想跑是不是?你不是說出來後,就把三爺的記憶還給他嗎?來,現在還!”

小珍珠眼底閃過一抹慌亂,她心虛的看了看我,然後哇的一聲就大哭起來,哭的這叫一個傷心。

她抱住我的胳膊,邊哭邊說,“大姐姐,我錯了,我是因為太想跟你在一起所以才撒謊的,記憶被吃掉就還不回去了。大姐姐,我不是故意騙你,你原諒我。我太喜歡你了,我不想跟你分開……”

“小騙子,你還在撒謊!”清淺道,“你要是想跟姑姑在一起,那你剛纔跑什麼!你分明是心虛,害怕姑姑讓你把姑父的記憶還回去,所以才跑的!”

這個邏輯冇問題。

小珍珠為了讓我帶她離開封魔穀,所以騙我說她能把煜宸的記憶還回去。現在從封魔穀出來了,她的目的達到了,害怕謊言被拆穿,所以她才逃跑。隻是運氣不好,被清淺給抓了回來。

清淺一次又一次的拆穿她,小珍珠轉頭瞪清淺一眼。

清淺哪能忍著她,立馬抬手指著她道,“小騙子,你剛剛是不是在瞪我!”

小珍珠忙搖頭,“我冇有!大姐姐,她冤枉我,她看我不順眼,她故意找事。”

兩個人吵鬨的時候,瞭如塵,晉輝帶著兩個孩子走了過來。

晉輝抱著小思煢,小思故盤著腿飄在半空。

看到我和煜宸,小思煢張開小胳膊,大叫道,“爸爸,媽媽,抱抱!”

說著話,小思煢掙紮著從晉輝懷裡下來,邁開肉嘟嘟的小短腿,像小鴨子走路似的,張著小胳膊,小屁股一扭一扭的向著我走過來。

我的心都被萌化了,鬆開小珍珠,走過去,把小思煢抱了起來。

小思煢現在是人類小孩的兩歲左右,晉輝把她帶的很好,肉嘟嘟的,身上有一股奶香,軟軟的。

到我懷裡後,她會用短短的小胳膊抱住我的脖子,把頭放在我肩上,整個人都貼在我懷裡,乖巧又可愛。

她完全就是一個人類的小孩,身上冇有任何靈力,成長也跟普通孩子冇有任何區彆。

跟她相比,幾個月不見,小思故的變化可太大了。

分開時,小思故大概人類小孩三歲左右,可現在他又長高了一大截,看上去五六歲了,穿著白T恤和黑色短褲,板著一張小臉,冷冷的,酷酷的,眉宇間越發的像煜宸。

已經冇有人能看出來他倆是一對雙胞胎了。

“媽媽,爸爸。”

妖胎長得再快,他現在也還是個孩子,見到我和煜宸,他還是高興的,大眼睛亮亮的,閃爍光澤。

“兒子。”我張開一條手臂,“讓媽媽抱抱。”

小思煢很懂事,她知道哥哥也想讓媽媽抱,所以主動說,她要找爸爸。

我把小思煢遞向煜宸。

從孩子出現,煜宸就站在一旁冇再說過話,現在看到我把孩子遞給他,他神色僵了下,但還是伸出手,把小思煢小心翼翼接了過去。

我心咯噔一下。

他不會連孩子都忘記了吧?

我看向小珍珠。

小珍珠低著頭,攪著手指。不需要說什麼,她這個樣子已經說明瞭一切。

不能陪在孩子身邊,我們這對父母做的已經是不稱職了,如果記都不記得,那孩子得多傷心!

我不安的看向煜宸。

好在煜宸抱孩子的動作雖生疏,但神色卻溫暖寵溺。這也許就是血緣的力量。體內像是有一個開關,見到了,觸碰到了,心底自然而然就生出了對孩子的那份愛。

“媽媽,我長大了,還學了好多本領,你跟爸爸可以把我帶在身邊,我能幫到你們了。”小思故看著我,大眼睛滿是渴望。

孩子不想跟我們再分開,我又何嘗不想永遠跟他們在一起。

我看著小傢夥,“如果不危險,媽媽就帶你去。”

“那我也要跟著。”清淺忙說,“姑姑,思故現在是我的小師弟,師父說每天都要監督他練功,所以他去哪裡,我就要跟去哪裡!”

看到清淺對小思故的態度,站在一旁的小珍珠大眼睛一轉,唇角勾起抹壞笑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