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52章 仇敵

-“他是,”胡錦月驚訝的道,“他是龍北冥!”

是的。躺在地上的人正是龍北冥!

他身上都是傷,整個人幾乎泡在血水裡,應該是剛剛打了一場硬仗,他靈力消耗過多,連年輕的樣子都維持不住了。又變成那副老頭子模樣。

臉上,他的眼睛像是被挖了,眼皮無力的凹陷下去,眼睛下方流下幾道血淚。他張著嘴,艱難的喘息著,麵色灰敗,已經是傷的非常重了。

煜宸早就把龍珠還給龍北冥了,龍北冥是一條真龍,實力自然是不弱的。那是誰把他傷成這樣的?

龍北冥救過衛凰,衛凰見狀,抬腳就要衝過去。

煜宸把他拉住,“我們先躲起來。”

我們帶著孩子,首先要保證孩子的安全。

我們躲到一旁的大石頭後麵,煜宸張開一道結界,隱去我們的氣息。

結界剛張開,我就聽到一陣腳步聲從山洞中傳來。

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,一個一身玄色錦緞長袍,上繡亮金色鳳羽圖案的男人走出山洞,他身形修長,從山洞的陰暗中走出來,慢慢的走進光裡。

我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。

是……是雲翎!

雲翎一頭黑色長髮束起,收在赤金蓮花的發冠中。麵若冠玉,高貴清冷,同時身上又散發出一股駭人的陰鬱感。

要不是這張臉,我幾乎都不敢認他了。

他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,過去的陽光溫暖正義全部不見了。取而代之的是充滿血腥氣味的殺戮。

“雲翎……”我心口犯疼。

煜宸轉頭看我一眼,冇有說話。

前方,雲翎走到龍北冥身旁,抬起腳。繡著金色鳳羽的黑色長靴踩在龍北冥的前胸上。

“嗯……”

龍北冥痛得悶哼,身體抖了一下,噴出一大口的汙血。

“告訴我,”雲翎開口,聲音冰冷帶著殺氣,“解開封印的鑰匙在哪?”

“我……”龍北冥開口,血堵在他的咽喉,一說話大量血湧出,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,他艱難的道,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嗯!”

雲翎腳下猛然用力。

我聽到哢的一聲輕響。是龍北冥的骨頭在響!

雲翎竟然把龍北冥的肋骨給踩斷了!

“龍北冥,我知你不怕死,”雲翎道,“寒潭下有九龍抬棺,雖然麻煩,但破掉陣法,把你老婆抓出來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或者還有個更簡單的辦法,可以逼你說實話。龍北冥,你兒子一直在外麵,不是麼?”

聽到雲翎提起夢樓,龍北冥抬起雙手,抱住雲翎踩在他身上的腳。他顫抖著問他,“我兒子……你把我兒子怎麼了!”

我也緊張的看著雲翎。

夢樓失蹤,是他做的?

雲翎冷冷勾唇,“你們把夢樓保護的太好了,所以他才那麼天真。他是黑龍,抓他其實是不好抓的,可奈何他蠢,竟還相信我!龍北冥,夢樓在我手裡,想要他活命,就把鑰匙交出來!”

“雲翎,你欺人太甚!”龍北冥突然大吼一聲,身體迸發出一股強力的靈壓,他從地上一躍而起,向著雲翎飛撲過去。

雲翎不屑的輕嗤,他雙手背在身後,隻待龍北冥靠近他後,他才猛然抬起腳,一腳正中龍北冥胸口,直接將龍北冥給遠遠的踢飛了出去。

龍北冥重重的摔到地上,身體抽搐幾下後,不知是死了還是昏了過去,一動不動了。

雲翎輕彈了下shen上並不存在的灰塵,隨後轉眸,突然看向我們。

那雙熟悉好看的桃花眼裡,原本的多情風流全冇了,隻餘下一片孤寂的黑冷。

他看著我們的方向,冷聲道,“還不出來麼?”

“待在結界裡,彆出去。”煜宸把小思故交給我,隨後從結界中走出。

看到煜宸,雲翎冇有任何驚訝,很顯然他早就感應到我們的氣息了。其實這也很正常,雲翎熟悉我們每一個人,所以我們一到這裡,他應該就知道了。

想到這,我不禁更加心酸。我們彼此熟悉,曾同生共死,怎麼就走到了今天這一步呢?

煜宸看著雲翎,冷聲問,“夢樓在哪?”

“被我抓了,”雲翎道,“我正在考慮要不要殺了他。”

煜宸眸色驟然一冷,“雲翎,你我之間的恩怨,何必牽扯旁人!”

“嗬,”雲翎冷笑,深邃的黑眸中殺氣翻湧,“煜宸,現在你跟我扯彆牽扯旁人,你對付我的時候,算計過的人還少麼!我不跟你翻舊賬,你若真有悔心,那就讓我宰了你。你死了,這仇就結束了!”

話落,雲翎抽出腰間玉骨扇,對著煜宸就打過來。

雲翎一開始就用了全力,煜宸也不大意,喚出素月,與雲翎打在一起。

兩個人都實力全開,靈力流動碰撞,形成颶風,一時間四周飛沙走石,讓人看不清兩個人打在一起的身影,隻能聽到砰砰砰打鬥的聲音。

“你們在這待著,我去幫煜宸。”說完,衛凰衝出結界,加入戰局。

衛凰突然出現,雲翎冇有慌,煜宸卻有些緊張了。

“衛凰,回去!”

煜宸話落,就聽天空猛然傳來一聲龍嘯。

震耳欲聾的吼聲,撕破雲層。一條大黑龍在高空現身,龍身在上空盤旋一週,隨後俯衝而下,向著我們所在的結界打過來。

黑龍張開血盆大口,一口咬在結界上。就聽哢的一聲,結界壁應聲而碎,碎成淡淡銀色的光片,飄散在空中。

在結界破碎的同時,我抱起小思故,胡錦月抱著小思煢,我們幾個同時從結界中跳了出來。

“夢樓,你乾什麼!”胡錦月對著黑龍大喊。

很明顯,現在的夢樓並不會的搭理他。

黑龍甩動下shen體,龍尾對著我們幾個橫掃而來。

因為我和胡錦月都抱著孩子,央金向前一步,擋在了我們身前,“林夕,這裡交給我,帶著孩子走!”

說話時,她雙手結印,空中出現水滴。水滴慢慢的凝聚在一起,形成一個盾牌,擋在她身前。

盾牌形成的同時,龍尾也掃了過來。

砰!

一聲巨響。

央金並未成神,她與黑龍的實力還是相差一大截的。

水凝成的盾牌瞬間被擊碎,水珠飛濺。

龍尾重重的拍在央金身上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