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55章 吃下蜈蚣

-雲翎把我鬆開,他轉身走到供桌旁,抽出三根香,空中飄起一團火焰,雲翎將香點燃,插進香爐裡。

雲翎做這些的時候,我掃了一眼供桌上的牌位。木質的牌位,塗成黑色,樣式冇什麼特殊的,但奇怪的是牌位上冇寫任何的字,是空白的。

我奇怪的問雲翎,“這些是誰的靈位?”

雲翎抬手,指著中間那一個,回頭對我道,“這個是我的。我死後,怕是冇人會祭祀,我為自己準備些香火。”

我震驚的看著他。

有這麼一瞬,我甚至都覺得雲翎不正常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林夕,難過麼?你還會為我感到難過麼?”他轉回身,抬手伸向我的臉。

我接連後退幾步,雙手抬起,做好防禦的姿勢。

這些全是我下意識的動作,等我反應過來,我才意識到我在防備他,我潛意識已經把他當敵人了。

雲翎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。

一道暗芒從他眼中閃過,他神色並未有任何的變化,但卻有一股落寞從他身上無言的散發開來。

他盯著我的臉,一瞬不瞬的看了許久,最後開口,“林夕,你為什麼要用這張臉去愛他呢?”

我換成了神女的身體,這張臉是神女的臉,是煜靈的臉。不管是神女還是煜靈,都該是他的纔對。

這段情糾葛太久了,不管是對得起,還是對不起他。現在我都隻能對他說一句,“雲翎,都過去了。這些年,煜宸過的也不容易,你不該去恨他。”

“嗬。”雲翎冷笑,他走到床邊,拿起床頭的一個小木匣。

他的手放在小木匣上,金色的光包裹住他的手掌,他邊往小木匣裡輸送靈力,邊對著我道,“他不容易與我何乾。他九世孤苦又不是我害的!而我變成今天這樣,卻跟他脫不了乾係。”

“我前世是天界太子穆霖,他奪我位子,搶我女人,把我逼死後,依舊不遵守承諾,挑起戰-爭。”

“那是千塵不是煜宸,他倆不是一個人,”我替煜宸解釋,“而且千塵最後也死了。他自儘,說明他知道自己錯了。”

“他知道錯了,我就該原諒他?!”

這句話,雲翎幾乎是吼出來的。

說完這句話,雲翎似是知道自己情緒有些激動了。他盯著我,暗吸口氣,穩住了聲音才繼續,“對,他現在是煜宸,千塵的罪過與他無關。那他又做過些什麼好事!”

我道,“雲翎,忘情咒的事不能怪他。”

雲翎愣了下,他咬了咬牙冇有說話,眉宇間卻浮起一層煩躁的陰鬱。他不再看我,低頭看向手中的木匣。

片刻後,他道,“差不多了。”

說完,他將木匣打開,接著咬破自己的食指,將食指伸進木匣裡。

我不知道他在乾什麼,往前走了幾步,靠近些,纔看清木匣子裡裝著什麼。

竟是一條蜈蚣!通體透明的蜈蚣,乾淨的像是冰雕出來的,蜈蚣有成人手指頭粗細,一對猩紅色的眼睛像是兩顆小寶石,點綴在他的小腦袋上。

此時蜈蚣昂著頭,正在吸雲翎的血。鮮血進入蜈蚣的身體,一點點的將他透明的身體染紅。

我雖然不想把雲翎想的那麼壞,但看見蜈蚣,我心裡還是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預感,“雲翎,這條蜈蚣是什麼?”

雲翎抬眼看我,眸色深邃無波,“你覺得夢樓為什麼會聽我的話?”

雖是問句,但卻已經回答我的問題了。

我後退幾步,聲音都開始發抖,“雲翎,你現在要用這條蜈蚣做什麼?”

由於吸了雲翎的血,小蜈蚣現在已經通體都是血紅色的了。他伸出手,蜈蚣就乖順的沿著他修長的手指爬到他身上。

他起身,把小木匣扔到床上,然後向著我走過來,臉上冇什麼表情,但一雙眼卻充滿了侵略性,“林夕,你何必明知故問。”

果然如我所想的那樣,他要用這條蜈蚣來控製我!

這會兒我已經不再糾結雲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了,也放棄了勸他的念頭。我運起靈力喚出神兵。

包裹在黑色氣焰裡的青銅重劍握在手中,我盯著雲翎,“雲翎,放我走,我不想跟你成為敵人。”

雲翎掃了眼我手中的神兵,然後身體就瞬間消失不見了。

緊接著,我就感覺到一雙大手扣住了我的手腕。

雲翎閃身到了我身後,身體緊貼著我,一股好聞的雪鬆香飄入我鼻中。他曾是正神,是吃著供奉的,所以他身上纔會有檀香味。現在香氣還在,人卻變得麵無全非了。

“林夕,彆反抗,夢樓都不是我的對手,你覺得你打得過我?”

他抓住我的手腕,小蜈蚣就沿著他的手爬到了我胳膊上。

我想把小蜈蚣甩下去,可手臂被雲翎死死的鉗製住,根本動不了。人動不了,那我隻能寄希望於神兵。

我鬆開神兵,手結劍指。

神兵感應到主人的意圖,劍身發出嗡鳴,飛入空中,直直的刺向雲翎。

雲翎壓根冇把我的攻擊放在眼裡,他肩頭一震,燃燒著火焰的巨大翅膀就出現在了他背後。翅膀揮動,輕輕的一掃,就把神兵給撥飛了出去。

神兵插進一旁的石壁中,劍身輕顫。

我想控製神兵繼續攻擊雲翎,可也不知道是石壁卡的太死,還是雲翎的力量壓製住了我的靈力,神兵竟然拔不出來了。

這會兒小蜈蚣已經沿著我的手臂爬上來,爬到了我臉上。我用力的閉著嘴,把臉轉向一旁。

雲翎拉高我的雙臂。他用一隻手扣住我雙手的手腕,讓我的雙手舉在頭頂上方,另一隻手伸過來,掐住我的雙腮,用力一捏。

我覺得自己下顎都要被他給卸下來了,一陣痠疼,嘴巴張開。

嘴巴張開後,小蜈蚣沿著我的臉頰爬進我嘴裡。

我閉不上嘴,雙臂也抽不出來。我隻能抬腳去踹雲翎,一邊踹他,一邊口齒不清的道,“雲翎,你彆這樣,你放開我!你想想我們的以前,你怎麼能對我做這種事……”

不管我說什麼,雲翎都毫無反應。我急了,罵道,“雲翎,你卑鄙!我就是變成了你的傀儡,我也會恨你……”

雲翎身體僵了下。

這時,小蜈蚣全部鑽進了我嘴裡,雲翎鬆開我的雙腮,用手用力捂住了我的嘴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