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62章 一線生機

-瞭如塵看我一眼,滿不在乎的道,“大概五六次。林夕,你用不著心疼他,我又打不死他。而且,我把他打暈是為了他好。他需要治療,一直不配合,他昏過去,我才能幫他療傷。”

我知道瞭如塵說的有道理,可他用的這個方式,是不是也太簡單粗暴了一點?

我道,“瞭如塵,你就不能用彆的方式讓他昏過去嗎?”

瞭如塵白我一眼,“我是救人的,不是哄小朋友的。”

說完,瞭如塵看了眼倒在一旁的煜宸,問我,“他又怎麼了?”

不等我回答,晉輝搶先道,“三爺內丹被挖了,而且內丹還下了咒術,取出來也冇法給三爺用了。”

瞭如塵轉眸深深的看我一眼,隨後意味深長的道,“林夕,當你的男人可真夠多災多難的。他跟他的內丹還混熟呢,就又冇了。這內丹跟曇花似的,一不注意就冇了。”

我,“……”

瞭如塵這張嘴夠損,而我還反駁不了。

我看向晉輝,讓晉輝幫我把煜宸的內丹取出來。搞清楚被下的咒術是什麼,也許還有解開的機會也不一定。

聽到要取內丹,胡錦月趕忙提醒晉輝,“晉輝,把雲翎的那半顆也取出來,我要。”

瞧瞧這幅占便宜的嘴臉。

晉輝看向我,詢問我的意思。

我點點頭,讓晉輝一塊取出來。在封魔穀,胡錦月為了救我失去了一條尾巴,既然雲翎的半顆內丹對他有幫助,那我也冇什麼捨不得的。

我都答應了,晉輝也冇再說的。他讓我盤膝坐下,然後他坐到我背後,手掌攤開,一把閃爍著寒光的薄刃就出現在他手中。

他道,“林夕,彆動,要開始了。”

話落,刀刃就刺進了我身體裡。

我冇感覺到疼,倒是感覺到了一股灼熱的氣正在從我身體裡離開,氣被晉輝引到了刀刃上。接著晉輝薄刃猛地抽出。

一聲尖利的鳳鳴在山洞裡盪開。

我昂頭看過去,就看到一隻手掌大小的小鳳凰從我體內飛出,衝入空中消失不見。

而晉輝手上捧著一團赤色的火焰。

看到火焰,胡錦月眼睛一亮,他一邊伸手去接火焰,一邊對著我道,“小弟馬,這是你主動不要的,我可冇搶你的東西。三爺醒了後,他要是問起來,你可要幫我解釋。”

衛凰走過來,問我,“林夕,你真要把這半顆精元給胡錦月?雲翎曾是正神,他精元裡精純的靈力,可不是一般仙家可以比的。”

從胡錦月,晉輝和衛凰的反應也能看出來,這半顆精元十分珍貴。我也不是不識好歹,隻是,我道,“胡錦月為了我連命都豁的出去,他朝我要東西,隻要我有,我就冇什麼捨不得的。”

聽到我這樣說,胡錦月呆了下,隨後一把從晉輝手裡搶過精元,轉身又塞進了我嘴裡!

我,“!”

麵對我震驚的眼神,胡錦月一把抱住我,激動的說,“小弟馬,我冇想到我在你心裡竟然這麼重要。隻要你有,隻要我要,你就會給我。小弟馬,你對我好,我也必須對你好,精元給你了。小弟馬,我會幫助你變強的!”

胡錦月鬆開我,與我對視,黑眸閃爍堅定的光。

我也有些被胡錦月的情緒感染,剛想要對他說點什麼。

這時晉輝冰冷的聲音突然傳過來,“你倆胡鬨夠了冇有!你們當精元是糖丸,能隨便吐出來吃回去?!這精純的靈力要是受到了汙染,你們哭都冇地哭去!”

胡錦月被訓的縮了縮脖子,退到了一邊。

晉輝把煜宸的內丹取出來。

這會兒瞭如塵也幫夢樓治療完外傷了,他走過來,看向晉輝手中的內丹。

原本閃爍銀白色光芒的小球,此刻已經黯淡了下去,並且小球表麵還爬著一圈黑色的小蝌蚪一樣的文字。

瞭如塵盯著黑色的小蝌蚪看了一會兒,感慨道,“煜宸對自己下手夠狠的,禁製法咒也敢用!林夕,你知道什麼叫禁製法咒嗎?是禁阻與製約,這是一種雙重咒法,複雜且無解。林夕,你得勸勸煜宸了,做事要給自己留後路,彆老用這種與人同歸於儘的招數。你瞧,他這不是把自己給害了。”

晉輝已經說過一遍無解了,現在再聽到瞭如塵說,我的心越沉越深,卻依舊有些不想死心。我們經曆了那麼多危險,煜宸好不容易纔結丹,難道真的就要這樣失去?

我剛打算再問的時候,一個虛弱的聲音突然從一旁傳來。

“瞭如塵,你仔細看那些咒文,禁阻咒文,我反寫了。”

我一驚,轉頭看去。

是煜宸醒了。

他臉色慘白,瞧見我看他,他輕勾了下唇角,抬手伸向我。那雙好看的眼睛裡像是填滿星星,看我時閃閃發亮。

我沉入深淵的心,都因他的目光,重新明亮溫暖起來。我忙伸手,與他的手在空中相握。

胡錦月嘶的吸了口涼氣。

我轉頭看他。

胡錦月一本正經的道,“小弟馬,酸的我牙疼。”

“這就酸了?”央金笑著道,“胡錦月,那這樣呢?”

話落,央金踮起腳,在衛凰臉上親了一口。

衛凰的注意力在內丹的咒術上,壓根冇有想到央金會突然親他。衛凰愣了下,隨後轉頭看向央金,唇角勾起放肆的壞笑,“這裡不需要我們,我們換個地方。”

這下央金慌了,忙擺手,“我冇有這個意思……”

“可我有!”衛凰去抱央金,央金身體化成一灘水,跑開了。

胡錦月翻個大大的白眼,小聲嘀咕,“狗男女,等我找到對象,我閃瞎你們的狗眼!”

瞭如塵冇理這邊的胡鬨,他又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內丹上的咒文,然後轉頭看向躺在地上的煜宸,一副難以理解的樣子,“煜宸,那麼短的時間裡,你不僅想到了下咒,你還想到了要反寫咒文。我活了這麼多年,你當真是讓我重新瞭解到了城府這兩個字。不過,話說回來,就算是反寫咒,這咒術也是很難解的。”

“嗯,”煜宸開口,他舔了下乾裂的唇,聲音虛弱,“解咒需要救必應。”

“我幫你去找唄?”瞭如塵無奈且認命,“煜宸,我真是欠你的。”

煜宸搖頭,“不用找,我知哪裡有。瞭如塵,你去幫我拿回來。”

瞭如塵眼睛一瞪,“這次我不止要當打聽路的,我還要當為你賣命的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