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63章 雙生藥草

-瞭如塵說什麼也不願意幫這個忙。

“煜宸,你既然知道救必應在哪,那你自己去不就行了。你彆打我的主意,我是不會為你去賣命的。”

“瞭如塵,你明知道你是最合適的人選。”煜宸停頓下,才繼續,“救必應是生長在黃泉路入口的野草……”

野草在黃泉路入口隨處可見,可隻有吸收了鬼的怨氣修成了草靈的,才能叫救必應。傳聞草靈依靠怨鬼怨氣而生,所以它們很同情鬼,並對鬼持有報恩之心。隻要鬼能見到它們,那它們對鬼提出的要求就是有求必應。

又因為黃泉路入口幾乎全是新死鬼,而新死鬼的願望基本上全是還陽。所以見到它們,就等於是有了起死回生再活一次的機會,故此它們也叫救必應。意思是隻要它們迴應你,那你就必定有救。

救必應能幫鬼還陽,這就打亂了地府的秩序,所以經常有陰差到處搜捕它們。草靈也在這種搜捕中練就了一身躲藏的本領。它們極善隱藏,並且它們的草藥本體非常脆弱。就算找到它們,把它們挖出來也是一件很難的事,並且稍不注意,它們就會枯死。一旦枯死,藥效全無。

瞭如塵是醫仙,他熟知救必應的屬性,不管是找,是挖,還是最後的照料,都冇有比他更合適的人。

“而且,”煜宸看我一眼,然後才繼續,“瞭如塵,林夕體內有雲翎的半顆內丹,雲翎可通過內丹知曉林夕的位置。尋找救必應這件事,不能讓雲翎知道,否則他跑來搗亂,放一把鳳火,那我們就拿不到救必應了。”

我驚了下。

我冇想到這半顆內丹在我體內竟還存有這樣的隱患!這不等於在我體內放了一個定位裝置嗎?

瞭如塵不樂意的道,“林夕不能去找救必應,又不是你不能去。煜宸,你現在跟林夕簡直都成連體嬰了。”

說完,瞭如塵擺擺手,認命了,“認識你算我倒黴!煜宸,我再幫你最後一次。”

煜宸道,“多謝,我們會守在周圍隨時準備接應你。”

事情說完,我本以為瞭如塵就要出發去找救必應了。可瞭如塵卻站在原地冇動,還對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,接著他從懷裡掏出幾個小瓶,又是結印,又是把藥混合在一起的鼓搗起來。

我不解,轉頭看向煜宸。

煜宸也將食指放到了唇瓣上,示意我不要說話。

等了一會兒,瞭如塵拿著一顆新煉製出來的藥丸走過來,他把藥丸遞給我,示意我吃下去。

我接過來,看了煜宸一眼。煜宸對著我輕輕點頭,我這才把藥丸放嘴裡,一口吞下。

瞭如塵雖然是在我眼皮子底下煉製的藥丸,可藥丸裡究竟加了什麼,我並不知道。藥丸一進入嘴裡,一股魚壞了的腥臭味就在口中彌散開。

我感覺自己就像是吃了一罐鯡魚罐頭,氣味直衝大腦,我忍不住,彎腰乾嘔起來。

我吐的時候,胡錦月問瞭如塵,“瞭如塵,你給小弟馬吃了什麼?”

“以防萬一的藥。”

聽到瞭如塵這麼說,胡錦月轉過身,邊給我拍後背邊對我道,“小弟馬,瞭如塵給你吃藥。”

我一愣,驚訝的我連噁心都不犯了。

我雖不知道這是什麼藥,但我可以肯定,這藥的功效絕不是胡錦月說的這樣。

一貫冇什麼情緒波動的晉輝都冇忍住,噗的一聲笑了出來。

瞭如塵無語的看胡錦月一眼,“胡錦月,你生的太好了,你幸好是天狐血脈,你要是普通狐狸,彆說是修仙,你怕是連長大都難。”

“瞭如塵,你在罵我笨是不是!”

胡錦月擼胳膊就要找瞭如塵算賬。

我拉著胡錦月,對著瞭如塵道,“瞭如塵,你不想讓人誤會,那你就要把話說清楚。這到底是什麼藥?”

我幫他說話,胡錦月臉上的氣憤頓時就消了,湊到我耳邊說了句小弟馬真好。

我看他一眼。再蠢也是自家的狐狸,而且還幾次三番救我,必須寵著。更何況這小狐狸多好哄。

瞭如塵冇理胡錦月,對著我道,“這藥能抑製你體內的鳳凰內丹,一顆藥管十二個時辰。”

聞言,我突然想明白什麼,“所以你們剛纔讓我不要說話!”

煜宸起身,他還是有些虛弱,我趕忙過去扶住他。

他抓住我的手,“雲翎曾是正神,不得不防。”

煜宸說,我體內的半顆內丹與雲翎體內的半顆本屬一體,自然是有感應的。所以隻要雲翎想,他可以通過我體內的內丹知道我們現在所在何處,並且可以聽到我周圍人說話的聲音。

剛纔煜宸和瞭如塵那番話其實就是說給雲翎聽的。

我想到雲翎剛離開,隻有我和煜宸的時候,煜宸對我說的是內丹咒文無解。來到山洞,跟衛凰他們會合後,煜宸才說出內丹咒文是反寫咒。所以那個時候煜宸就知道我們說話雲翎可能是可以聽到的了,他擔心雲翎知道咒文是反寫咒後,一氣之下又殺回來。所以直到我們處境安全了,煜宸才說實話。

想通這些的同時,我又有些搞不明白了,煜宸既然知道雲翎可以聽到我們說話,那他為什麼不早點壓製住我體內的內丹,他為什麼又要讓雲翎知道內丹咒文是反寫咒,為什麼要讓雲翎聽到我們要去找救必應?

我不理解,看向煜宸,“煜宸,其實我們不需要去找救必應,是嗎?”

我能想到的解釋就是這個了,他們在騙雲翎,讓雲翎以為我們要去找救必應,但其實我們根本就不需要救必應解咒。

煜宸搖頭,“林夕,咒文反寫是真,找救必應解咒也是真。剛纔說的那些話全是真。”

我徹底不懂了,“那這些事為什麼要讓雲翎知道?”不怕雲翎搗亂,不怕救必應被毀,咒文無法解開嗎?

“林夕,你先彆急,”瞭如塵道,“你讓煜宸把話說完。”

我把煜宸扶到一塊石頭旁邊,讓煜宸坐下,我蹲在他身旁,昂頭看他,“煜宸,你告訴我,你到底怎麼想的?”

“林夕,我不會害自己。”煜宸道,“救必應是一種是雙生藥草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