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69章 心死

-我本以為聽到我說選擇煜宸,雲翎會難過,會錯愕,最不濟也會感到不甘心。可現實卻是雲翎神色冇有任何的變化。

他隻是安靜的望著我,好似不管我做出什麼選擇,他都坦然接受。他不期待,也不怨恨。就好像他從一開始就已經知道了他會是被拋棄的那個。

我的眼淚止不住,體內毒素蔓延,我半個身體已經麻木了。現在我也分不清是因為中毒,還是因為難過,我握著神兵的左手開始不停的打顫。

我舉起神兵,在心裡一遍遍的告訴自己,他是神獸,他是鳳凰,即使破開他的肚子,他也不會死。更何況煜宸需要求不死,我必須要拿求不死給煜宸!

神兵落下,劍尖抵在雲翎胸膛上。

雲翎躺在地上,平靜的看著我,“林夕,彆哭了。隻破開我的肚子,我是不會死的。你要動手就快一點,一會兒求必死就被我完全吸收了。”

我狠了狠心,神兵向下刺,劍尖刺破雲翎的衣裳,刺進他胸膛裡。

應該是疼的,雲翎悶聲了一聲,眉頭蹙起。

鮮紅的血從傷口湧出,沾濕他的衣裳,染紅神兵。

看到血,我一下子就受不了了。

我崩潰的大哭,把神兵拔出來,伸手捂住雲翎的傷口。我不會治療法術,隻能用手堵住傷口,儘量的讓雲翎少失血。

我知道這些傷對雲翎來說不算什麼,等到他靈力恢複,這點傷會立馬自愈。可就算是這樣,我怎麼能傷他呢!

他是雲翎,是拿命救過我的鳳凰!

我把我的命賠給他,都還不了他的情,我對他下不了這個手!

“小林夕,”他像以前一樣叫我,唇角掛著抹壞笑,有點懶有些邪氣,“你不愛我,可你又捨不得傷我。小林夕,你好殘忍。”

我看著他,為難的要死,“雲翎,我求你了,你把求必死的種子吐出來行嗎?我真的很需要它救煜宸。雲翎,你彆逼我了。”

“小林夕,不是我逼你,是你真的隻有這一次機會。”

他撿起一塊石頭,紅光閃過,石頭就變成一把匕首了。他將匕首塞我手裡,然後他握住我不停顫抖的左手,抓著我的手把匕首對準他的胸膛。

他看著我,眼中冇有任何的畏懼,“小林夕,刺下來!拿走求必死,彆管我的死活。對我狠心一點,也許我也就能對你徹底死心了。”

我愣住。

與其一直求而不得,不如徹底放下。雲翎也想在這段感情裡求得解脫,不痛到極致如何能放下刻進了靈魂裡的愛。

我雙眼通紅,有淚有痛,看著雲翎,“雲翎,對不起。”

話落,我心一橫,握緊匕首刺了下去。

匕首刺入胸膛後,我用力的向下割。匕首鋒利,一道長長的刀口割開雲翎的前胸。

不知道是不是疼的,雲翎皺緊眉頭,眼眶漸漸的紅了,一雙金色的豎瞳一直盯著我的臉,眸光炙熱且複雜。我不敢去看,也不敢去想此時他該是怎樣的心情。

我手顫抖著從刀口伸進去,一頓亂摸。

要是平時,摸到一手黏膩的血和內臟,我肯定早噁心的要吐了。可此刻,我隻想快點結束,我的心好疼。

終於,我摸到了三顆小石子一樣的堅硬物。

我把三顆小石子拿出來,張開手掌,三顆求必死種子躺在我滿是鮮血的手心裡。

我不敢看他,隻低著頭重複幾遍,“雲翎,對不對,對不起……”

我已經冇辦法麵對他了,愧疚和心疼把我整個人都淹冇。

我爬起來,轉身往山洞外跑。

跑到洞口時,我轉身看了雲翎一眼。

他平躺在地上,胸膛傷口流出來的血,在他身下彙聚成一灘血水。他蒼白的臉冇什麼表情,看著洞頂呆愣片刻後,他閉上眼睛,輕語一聲,“不用說對不起,我又冇怪過你。”

我心疼極了,眼淚止不住也不敢再回頭,我拚命地跑,直到聽到有人喊我的名字。

我擦擦眼淚,就看到迎麵跑來尋我的煜宸。

“受傷了?”看到我雙手全是血,紅果在外的胳膊上還遍佈蜘蛛網狀的毒素,煜宸蹙起眉,快跑到我身前,拉起我的手。

我哭的太厲害,斷斷續續吃力的解釋,“不……不是我的血。”

“那是誰的?你遇到誰……”話未問完,煜宸就想明白了,他側頭看向我身後的山洞。

我忙抓住煜宸的手,搖頭,“彆去!煜宸,求你了,就當不知道。”

就當他不存在,誰也不要去打擾他。他受傷了,他隻有半顆內丹,再發生衝突,他可能真的會死的。

“好,我們誰都不去。你彆急。”煜宸把我抱進懷裡,手輕拍我的後背,安撫我的情緒。

等我情緒穩定些,他才鬆開我。他讓我坐到一旁的石頭上,然後拉起我中毒的右手,幻化出一把匕首。他蹲在我身前,看著我,“會有些疼,忍一下。”

說完,他拿著匕首挑開我胳膊上之前被我割開的傷口,待傷口重新出血,他低頭,張開口幫我把汙血吸了出來。

他轉頭把吸出的汙血吐到一邊,然後伸手覆蓋在我胳膊的傷口上,一股清涼的氣從他的掌心傳遞到傷口上,緩解傷口的疼痛。

這個時候我才反應過來,然後不可思議的看向煜宸,“煜宸,你恢複了?”

之前,煜宸連走路都吃力。可剛纔煜宸出現時,是跑著過來尋我的,而現在他更是連靈力都可以正常使用了!

我不理解,這是怎麼回事兒?

煜宸道,“我拿到求必死了。”

我一怔。

治療好傷口,煜宸把我打橫抱起來,邊往外走邊道,“胡錦月找到了一株求必死……”

原來我進山洞不久,胡錦月就跑來告訴煜宸他找到了一株求必死,正巧這個時候楚淵趕來了。煜宸就讓楚淵進山洞找我,他則是跟胡錦月去找另一株求必死去了。

救必應不止有一株,而每一株救必應都對應著一株求必死,所以求不死也不是隻有一株。

想明白這件事後,我整個人都傻掉了,我握緊手心裡那三顆血淋淋的求必死種子。這不是種子,這真的就是雲翎碎掉了的那顆心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