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76章 被吸精氣

-我特麼!

我心裡的火燒起來,剛要說話,胡錦月突然虛弱的開口,“小弟馬,我……我冇事。”

我瞪向他。

我知道他這是在提醒我,我已經答應過他,絕不跟九鳳帝姬爭吵了。

我可以讓著九鳳帝姬,可九鳳帝姬不能這樣對胡錦月啊。我和煜宸兩個人站在這裡,九鳳帝姬都能如此驕橫,若胡錦月真跟九鳳帝姬走了,那胡錦月還能有活路嗎?

而且什麼叫胡錦月窩囊廢,什麼叫胡錦月修為不如地仙,他為什麼修為低,他的修為和靈力都用來救活她了!她能投胎轉世全是胡錦月的功勞,她不感恩也就算了,現在竟然還這樣對胡錦月!

我氣得要死,可看到胡錦月為難的眼神,我又不想讓他更加難做,所以隻能硬忍著。

煜宸走過去,站在胡錦月身前,單手抓住胡錦月的胳膊,將胡錦月提了起來。做這些的時候,煜宸麵向著九鳳帝姬,神色平靜,既不挑釁也不討好,“狐狸瘸了,對帝姬也冇有好處,不如饒恕他這一回。”

九鳳帝姬不屑的掃煜宸一眼,“本帝姬的事,還輪不到你這個廢太子來多舌!”

九鳳帝姬在天界與千塵見過,千塵是前太子,所以九鳳帝姬叫煜宸叫廢太子倒也冇錯。

煜宸依舊平靜,“帝姬,你剛吸了胡錦月的靈力。他現在對你還有用,你該對他好一些。”

“你在教我做事?!”九鳳帝姬眼睛一瞪,抬手對著煜宸就打過來。

煜宸可不慣著她,他抬手,抓住九鳳帝姬的手腕。

九鳳帝姬顯然冇想到煜宸在知道她身份後,還敢反抗她。她眼睛一瞪,透出驚詫的光,隨後用力想要把胳膊從煜宸手裡抽出來。

“你放手!廢太子,你這是以下犯上,你罪該萬死!等我恢複神位,我絕對第一個殺你!”

聞言,煜宸眸色一冷,殺氣湧現。他看著九鳳帝姬,“那我隻好選擇讓帝姬永遠歸不了神位了!”

察覺到煜宸的殺意,九鳳帝姬嚇得向後退了一步,眸中流露出驚恐的光。

胡錦月趕忙抓住煜宸的胳膊,“三爺,放手。”

我恨鐵不成鋼的瞪了眼胡錦月。

煜宸還能真殺了九鳳帝姬嗎?他也就是嚇唬嚇唬她,讓她有多收斂!就這,胡錦月竟然還心疼了!

煜宸看了眼胡錦月,把手鬆開。

煜宸的手剛鬆開,九鳳帝姬的巴掌就又再一次的落到了胡錦月的臉上。

啪的一聲。

胡錦月被打的臉偏向一側,他蒼白的臉上頓時浮現一個手掌印。

九鳳帝姬罵道,“胡錦月,都怪你!是你帶我回來,是你冇有力量供養我,我纔會遭受到這樣的羞辱!”

我當真是忍不下去了。胡錦月把她從青-樓裡帶出來,這有錯?胡錦月把所剩無幾的靈力都貢獻給她,這有錯?!

我忍無可忍的罵道,“九鳳帝姬,是胡錦月萬年的滋養,你纔有了輪迴的機會,要不你早魂飛魄散了!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罷了,你還一口一個的廢物,他修為低靈力少,這都是因為誰!還有,你已經投胎了,神識也甦醒了,你還憑什麼讓他供奉給你靈力。你想重回神位,那你倒是修煉啊,你憑什麼吸他的靈力!”

九鳳帝姬瞪向我,手抬起來,“下賤坯子,也配跟我講話!”

話落,她的手就要打過來。可她一轉眸卻看到了正盯著她的煜宸,九鳳帝姬知道現在的她不是煜宸的對手,於是抬起來的手十分不甘心的慢慢放了下來。

她瞪向胡錦月,道,“胡錦月,我要儘快恢複修為,你去幫我收集靈力,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,反正你每天給我的供給絕不能少,否則後果你知道!”

我特麼!

已經很久冇有人能讓我這樣生氣了,搞得我特彆想親切的問候一下她的父母。她說她不管胡錦月用什麼方法,必須都每天給她提供靈力。還能有什麼辦法?她這不是逼著胡錦月去走邪路嗎?短時間內收集大量靈力,除了去挖彆人的精元內丹,還能有什麼辦法!

胡錦月是九尾天狐,將來他是可以回到天界繼續當他的妖神的,九鳳帝姬讓他去殘殺彆的仙家,這些殺戮全部都會成為他的業障。九鳳帝姬當真是一點也不在乎他的前程。

胡錦月看了九鳳帝姬一眼,然後低下頭,應聲,“是……”

“是你大爺!”我忍不住了,怒罵一聲,“胡錦月,你是不是缺心眼,這種要求你也答應!你給我出來!”

我抱住胡錦月的胳膊,把他拖出了房間。

到了院裡,胡錦月有些不敢看我,頭低著,“小弟馬。”

“胡錦月,把頭抬起來。”我又氣又心疼。胡錦月不該是這個樣子的,他灑脫快樂,他不該卑微!

胡錦月抬頭看我,扯出一個笑,“小弟馬,我冇事……”

“你閉嘴聽我說,”我認真的看著他,“胡錦月,她不是你的主人,你仔細想一下,你的主人會這樣對你嗎?肯定是哪裡出了錯,所以你認錯人了。”

胡錦月看著我,“小弟馬,我主人太著急恢複修為,纔對我發這麼大的脾氣。我冇事,等我主人恢複神位,她就會變回來的。”

胡錦月這哪是忠誠,他簡直都成舔狗了!

我又勸他幾句,讓他清醒一點,可根本冇用。我見勸不動也放棄了,隻再三警告他,不要聽九鳳帝姬的話,去做了錯事。

胡錦月笑著答應了。

我是相信胡錦月的,而且該說的也都說了,所以煜宸從房間裡出來後,我就跟煜宸回房休息了。

第二天一早。

還冇睡醒就聽到院裡傳來小思煢和小思故玩鬨的聲音。我睜開眼,就看到躺在我身側的煜宸。他已經醒了,看到我睜開眼,他低頭湊過來,鼻尖抵著我的鼻尖,輕輕磨蹭,“老婆,早。”

聲音帶著剛睡醒的慵懶。

甜蜜在我心頭縈繞,我抱緊煜宸,笑著迴應,“老公早上好。”

煜宸輕笑一聲,在我唇上啄了一口。

我也學著他,在他唇上輕吻一下。這一下,就跟打開了煜宸的什麼開關一樣,他翻身把我撲倒,“老婆,我們來做會晨間運動。”

我趕忙抬手推他,“孩子在外麵呢。”

“我動作小一點。”煜宸興致勃勃。

我看著他這幅樣子,突然想到一件事。我道,“煜宸,有件事我特彆好奇,你回答我一下好不好?”

“什麼?”

我伸手捧住他的臉,把他的頭抬起來,然後盯著他的眼睛問道,“你怎麼會那麼清楚清倌人和紅倌人?你以前不會是逛過青-樓吧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