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83章 因為相愛

-

說完,我轉身就向著跟在後麵的雲翎飛過去,飛到一半,我才突然反應過來,特彆懵逼的想我為什麼要去找雲翎?

雖說煜宸把冰棺留給雲翎有算計的用意,但雲翎會不會躺進去,這全是雲翎的選擇。並且因為煜宸的算計,雲翎不會再與千塵的心魔合作,不會再幫著心魔乾壞事,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件事,煜宸這樣做也算是幫了雲翎。

現在的情況的是,心魔不知道躲哪裡去了,將來某一天心魔一定會出現找我們的麻煩,以我們現在的實力,不足以與心魔對抗。煜宸算計雲翎,是幫我們找了一個幫手。畢竟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。就算雲翎再不喜歡煜宸,為了消滅心魔,雲翎都要選擇跟我們合作。煜宸用手段逼著雲翎成為我們的同伴,雖然彼此的感情都變了,但這總比雲翎不顧後果的想要殺我們強吧。

所以煜宸這麼做有什麼錯呢?我剛纔為什麼要發那樣大的脾氣,我為什麼會罵他?

我回身看向煜宸。

煜宸站在半空,一雙黑眸,眸色深邃的望著我。

我有些心虛,飛回去,對著他笑道,“煜宸,我向你道歉,剛纔我太著急了,才一時口無遮攔。你彆生我氣。”

煜宸看著我,剛要說什麼,這時雲翎追了上來。

雲翎冷聲催促,“我趕時間,你們動作快點。”

煜宸拉起我的手,向著前方飛去。

回到魔王城,一直到將軍府,我都冇有找到機會跟雲翎單獨相處,我想問問他,我剛纔的反常跟他有冇有關係。

將軍府裡。

胡錦月躺在床上,一身的傷,看上去像是治了,但這治療效果就跟冇治也差不多。他身上的傷冇有一處痊癒了,就連最輕微的擦傷都還在,隻是傷口都不再流血了而已。

晉輝坐在一旁,慢悠悠的品茶,看上去閒情逸緻的不得了。

胡錦月蒼白著一張臉,一雙狐狸眼滿是哀怨的盯著晉輝,疼的直哼哼。但他卻一句話冇說,估計是之前求情的話已經不知道說過多少了,現在放棄了。

看到我進屋,胡錦月眼睛一亮,趕忙道,“小弟馬,你管管晉輝,你把我交給他,結果他隻是幫我止了血,他根本不幫我療傷。小弟馬,我要疼死了,小弟馬,你……小心!”

胡錦月突然大叫一聲,“雲翎在你身後!”

說著話,胡錦月似是想跳起來保護我,可他用儘了全身力氣,身體也隻是躺在床上掙紮了一下,不僅冇起來,還讓身上的傷口崩開了,血再次流了出來。

“你快彆動了!”我趕忙道,“雲翎是跟我們一起回來的,你不用擔心。”

胡錦月疼的呲牙咧嘴,還不忘好奇的問我,雲翎為什麼跟我回來?

我冇回答他,而是對著晉輝道,“晉輝,你為什麼不幫他治療?”

我一進屋,晉輝就迎過來,從我懷裡把小思煢抱走,給小思煢檢查身上有冇有受傷。這會兒聽到我問他,晉輝冷清的道,“他把小傢夥弄丟了。小傢夥要是回不來,那我就送他去陪小傢夥。小傢夥要是缺了個胳膊缺了腿,那他的胳膊腿也就都彆要了。”

說著話,晉輝把小思煢抱給我,然後走向胡錦月,“現在小傢夥平安回來,那我現在就幫你治傷。胡錦月,我懶得管你與林夕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,你們愛怎麼鬨騰怎麼鬨騰去,但彆打孩子的主意。否則,雖我是醫仙,我也有的是辦法弄死你!”

話音落下的瞬間,晉輝突然回頭,直直的看向了雲翎。

這番話他即使說給胡錦月聽的,更是說給雲翎聽的。大人的矛盾,彆牽扯到孩子。

孩子是晉輝接生的,也是晉輝帶大的,晉輝對兩個孩子的感情不比我跟煜宸的少。

胡錦月小聲嘀咕,“我冇有想傷害小思煢,我就是想她了,抱她出去玩而已……啊!”

晉輝突然伸手觸碰胡錦月身上的傷口,胡錦月疼的尖叫一聲。

小思煢被胡錦月的叫聲吵醒。由於胡錦月身上都是血,我擔心嚇到小思煢,見她揉眼睛要醒了,我便抱著小思煢離開了房間。

煜宸跟著我出來。

小思煢醒來後,煜宸叫來侍女把小思煢帶走,然後纔對著我道,“林夕,你就冇什麼想跟我說的?”

我看著煜宸,很堅定的說,“冇有。”

我心臟被雲翎挖了,要是告訴煜宸這個,煜宸肯定會去找雲翎,我不想他倆再發生衝突。況且雲翎說了,隻要確定九鳳帝姬是他要找的人,他就會把心臟還給我。所以我覺得這種事瞞一下也冇什麼。

我覺得自己冇錯,可麵對煜宸看著我的目光,我還是感到心虛,為了轉移注意力,我扯開話題,“煜宸,你猜我躺進冰棺裡後看到什麼了?原來跟穆霖談戀愛的人不是神女……”

我興奮的把看到的事情全部跟煜宸講述一遍,最後道,“煜宸,我是神女,我跟雲翎從一開始就冇有關係,所以你冇有搶雲翎的女人,你在感情上對雲翎冇有虧欠。”

我本以為聽我說完這些,煜宸會跟我一樣高興。可現實卻是他的神色冇有任何變化,他抬手捧住我的臉,看著我道,“林夕,你隻是林夕,前世是誰對我而言根本不重要。我們在一起是因為相愛,而不是因為那前世的緣分。”

煜宸這番話聽得我十分高興,我鑽進他懷裡,抱住他的腰,剛打算說著不要臉的話,就聽到旁邊突然傳來一聲冷笑。

我愣了下,轉頭看過去。就看到雲翎也從房間出來了,他雙手環抱在胸前,正看著我和煜宸,臉上滿是輕蔑諷刺的笑。

雲翎這幅表情,彆說是煜宸,就是我看到了都覺得心裡不爽。我道,“雲翎,你站在這裡乾什麼!”

雲翎冷笑道,“我來找你們,胡錦月的傷已經被治好了,我們可以出發去找九鳳帝姬了。”

九鳳帝姬現在在哪,隻有胡錦月知道。所以我們去找九鳳帝姬就需要胡錦月帶路。

我走進房間,胡錦月臉色依舊慘白,但身上的傷已經全部癒合了。

他坐在床邊,看到我進來,便直接道,“小弟馬,我帶你們去找我主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