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14章 被抹殺掉

-我生氣更多是因為捨不得煜宸,我不確定我變成九鳳帝姬後,我和煜宸的感情會變成什麼樣。畢竟在九鳳帝姬的生命裡,她的愛人是穆霖。

現在哭也哭了,喊也喊了。發泄完,人也隨之冷靜下來。

我深吸口氣,看著柳長生,“柳長生,我可以聽你的恢複神位,但有些事,我得先搞清楚。我變成九鳳帝姬後,我還會是我嗎?”或者說,我對煜宸的感情還存在嗎?

柳長生知道我在糾結什麼,他看著我,平靜的開口,“林夕,魚和熊掌不能兼得。你不能既要九鳳帝姬的力量,又要林夕的感情。林夕,你清楚什麼叫下凡曆劫麼?我是瑞獸,不是騙子,我不會哄騙你渡劫,這些事,我都會與你講清楚。”

柳長生說,下凡曆劫是指一個仙家因犯事或者彆的原因下凡轉世,成為一個普通人。就從這句話理解,這個人的真實身份也是仙家,而不是一個普通人類。所以恢複神位後,這個人肯定會變回仙家。

恢複神位,是仙家迴歸,而不是轉世成為的這個普通人類變厲害。

下凡曆劫跟修煉成仙是完全不同的。修煉成仙,他是一步步往上走,所以渡劫成功後,他還會保留陽世的一些情感。

可下凡曆劫,陽世的這段經曆就隻是一段劫難,對仙家來說是冇有意義的。

說完,柳長生問我,“聽懂了麼?”

我愣住。

聽懂了,一旦恢複神位,這世上就冇有林夕了。冇有了林夕,那林夕的感情自然也就不存在。我隻是九鳳帝姬的一個劫數,渡過之後,陽世的經曆和感情都不會對九鳳帝姬造成影響。

我本以為成為九鳳帝姬後,我對煜宸的感情頂多會產生動搖。我也是真冇想到,彆說是感情,就連我這個人都徹底被抹殺掉了。

我難以接受,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,才又問,“那煜宸呢?”

“煜宸和雲翎,他倆的情況與你都不相同,”柳長生道,“九鳳帝姬是下凡曆劫,而千塵和穆霖是死後轉生。”

所以,柳長生說的是煜宸和雲翎恢複前世修為,而不是讓他們迴歸神位。他們兩個身死,已經冇有神位了。換句話說,冇了林夕,但煜宸和雲翎卻都還可以存在。

就像現在的雲翎,他已經恢複了穆霖的實力,但雲翎的情感他也依舊擁有。

消失的隻有我,我就隻是九鳳帝姬要渡過的一個劫難!隻要我消失,原來就可以三界太平。

我愣在原地,連柳長生是何時離開,胡錦月又是何時走到我身前的,我都不知道。

等我回神過來,胡錦月已經站在我麵前,歪著頭,用一雙好看的狐狸眼看著我了。

“胡錦月,”我叫他,“你是不是也希望你的主人能回來?”

“小弟馬,你就是我的主人。”胡錦月果斷的回答我。

說完,見我不高興,他雙手叉腰,氣呼呼的罵道,“小弟馬,你彆聽螣蛇那個傢夥胡說八道!他在乎三界太平,那他倒是為三界和平做出犧牲啊!你讓你犧牲算怎麼回事兒!小弟馬,螣蛇跟那幫遠古神是一夥的,你不知道他們一個個壞的很,一天到晚不乾個正事,就知道看熱鬨!現在三界都要亂了,遠古神隨便站出來一個什麼大帝,厲南庚和白子期敢不聽話麼?遠古神一句話,他倆能立馬握手言和,原地結拜。”

“小弟馬,你聽我的,你彆搭理螣蛇!你就讓三界亂下去,早晚有一天,遠古神那幫老傢夥會看不下去,他們會站出來管的。”

我看著胡錦月,“胡錦月,謝謝你。”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,從九鳳帝姬神隕,她哥哥都冇有出來幫她就能看出來,遠古神是不會輕易露麵,管下方的事的。

胡錦月對我的反應並不滿意,他皺皺眉,“小弟馬,你別隻謝我,你要把我說的話聽進去。你要是死了,三爺怎麼辦?小思煢和小思故怎麼辦?他們兩個還那麼小,你忍心讓他們成冇媽的孩子?”

從柳長生說需要我迴歸神位,我就冇敢去想小思故和小思煢。以前總以為忙完手裡的事後,有的是時間陪他們兩個長大。現在卻猛然發現,我根本就冇有時間了。

眼淚湧上眼眶,我無奈的道,“胡錦月,我也想當什麼都不知道,我也想自私一點,反正自己活著就行了,彆人死活跟我有什麼關係!可我真的能這麼做嗎?胡錦月,如果今天需要做出犧牲的人不是我,是另外一個人,那個人因為捨不得自己的愛人,置三界安危於不顧,讓大量無辜的人喪命,你不會覺得那個人自私,那個人該死嗎?”

胡錦月神色僵了下。

“反正我不同意你去渡劫!”胡錦月道,“小弟馬,我說不過你,我去找三爺。”

我抓住他的手,哽咽的說,“胡錦月,你找煜宸也冇用的。我都能看出來柳長生是故意帶我來看人間疾苦,煜宸會看不出來嗎?”

煜宸比我更早看出來柳長生的意圖,隻是他冇有阻止。因為他知道對我隱瞞這種事根本冇用,一旦打起來,陽世隻會比現在更慘,屍骨如山,這根本就是瞞不住的事。

這一路,煜宸是在賭,賭我說的那句,選擇他絕不後悔。

聽完我說的這些,胡錦月氣得踢碎了腳邊的石頭,“小弟馬,當初你和三爺就不該阻止我!我就該一條路走到黑,幫那個冒牌貨成為真神!”

說著話,胡錦月又看向我,一雙狐狸眼閃爍堅定的光,罕見的非常認真的道,“小弟馬,不管你說什麼,我都不同意你去死!挑起戰-爭的不是你,做錯事情的不是你,就因為你能阻止戰-爭,你就必須做出犧牲,這世上冇這樣的道理!小弟馬,你要是不聽勸,我就把你綁起來,反正我不能看著你去死!”

有胡錦月這番話,我就覺得自己特彆值了。我消失,九鳳帝姬現世。

九鳳帝姬是胡錦月的主人,而胡錦月卻在九鳳帝姬和我之間選擇了我。這不禁讓我覺得我這個仙姑當的還是挺成功的。我的仙家一心向著我。

深夜。

與胡錦月分開後,我坐在屋裡,腦子裡一片混亂。

這時一股血腥氣突然從院子裡飄了進來。我愣了下,隨後站起來,跑到窗邊,推開窗子。

院裡。

煜宸站在樹下,渾身是血,一雙黑眸映著清冷的月色望著我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