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30章 我害怕

-

先不說我現在有冇有這個心情,就說這個房間裡,屏風之外還有三個女人在!並且傅煉,雲翎和胡錦月就等在外麵,我長時間不出去,他們肯定會闖進來找我。

這就等於我們兩個乾這種事,跟眾人就隻隔開了一個簾子,眾人隨時可以闖進來,毫無**可言!

在這種環境下的這種行為,這不是愛,這是羞辱!

我手握神兵,對著身後的煜宸就打過去。

煜宸抬手,握住我的手腕,接著向上一提。我的胳膊就被扭到了我的背後。煜宸用力的一壓,我胳膊傳來一聲脆響,頓時就冇了力氣,手中的神兵也掉了下去。

“林夕,我跟心魔融合了,除非你恢複九鳳帝姬的實力,否則你打不過我。”

煜宸邊說著,邊伸手過來解我的褲子。

“你放開我!煜宸,你不能這樣!”我用力掙紮,可我與他力量相差懸殊,根本掙脫不開他的禁錮。

煜宸俯身壓著我,啟唇咬住我的耳垂,輕笑著道,“林夕,你可以叫的再大聲一點,把雲翎他們都引過來。讓他們都看到我是如何疼你的。”

我雞皮疙瘩瞬間就起來了,心底升起一股巨大的悲涼。

我哭著道,“你不是煜宸……你不是煜宸了!”我的煜宸纔不會這樣對我!

煜宸解開我褲子,邊用力向下拽,邊冷笑著道,“林夕,你說對了,過去那個把你當成命的煜宸被你親手殺了。他愛你,信你,離不開你,可你卻拋棄了他!他把你當成命裡的光,可你卻願意為了彆人去死!林夕,那天你為什麼冇有追他?你知道他等了你多久麼?你知道隻要你追上去,不管你做什麼決定,他都已經決定陪著你了麼!你冇有考慮過他,你直接就把他放棄了!林夕,你放棄了他,現在還說什麼希望他回來,他回不來了!”

他動作粗魯,帶著一股狠勁兒。比起曖昧,他更像是想在我身上發泄一場怒火。

煜宸原本就不是良善之人,現在再加上心魔的影響,他整個人都充滿了戾氣。

把褲子退到我膝蓋處後,他開始撕扯我的上衣。

我掙脫不開他,隻能哭著解釋,“煜宸,我不要你陪著我,我要你活下去。我們還有孩子,你想想小思煢和小思故,他們不能同時失去爸爸媽媽。煜宸,我求你了,你清醒一點,你難道連孩子也不要了嗎?”我一個人去死,把生機留給他和孩子以及千千萬萬的人們。這是我的本意。我不是要拋棄他。

說完,我本以為孩子會讓煜宸心生觸動,可結果煜宸卻隻冷笑一聲,滿不在意的道,“林夕,在某些方麵,我真的覺得我是白子期的兒子,我與他太像了。他允許我存在,是因為愛我母妃。他永遠不會喜歡我,是因為我是大鳳的親子。林夕,聽懂了麼?”

我僵住,難過的無法言喻。

他把意思說的很明白,他可以因為愛我而去愛那兩個孩子,他現在也可以因為不愛我而不再去管那兩個孩子。

我以為我死了,世界和平了,煜宸會帶著兩個孩子好好的生活。現在才發現,我這種想法有多可笑!我低估了他對我的愛,偏執又濃烈。

嘶啦一聲,上衣被撕開。

皮膚暴露在空氣之中,我是魂體,按理說是感覺不到冷的,可我的身體卻打了個寒顫,感覺到了一股刺骨的冰寒。

煜宸的手輕撫在我身體上,他的手滑到哪裡,寒氣就蔓延到哪裡。

再冇有了以前的悸動,這一刻,我的身體都在抵抗他。可我再怎麼抗拒,煜宸都冇有停下來的意思,他變的徹底,已經完全不會在意我的感受了。

他就像一頭帶著恨意的狼,現在隻想發泄出他滿腔的憤怒。

我被按在桌子上,動不了,同時也知道無論我再說什麼,他都不會在意。但我還是冇忍住,哭著低語了一句,“煜宸,你彆這樣,我害怕……”

我的解釋和提及孩子都冇能讓他放過我,可簡單的三個字‘我害怕’卻讓他停了下來。

我感受到貼近在我背後的身體猛地繃緊,僵硬片刻後,煜宸後退一步,鬆開了我。

他隨手拿起一件衣袍,蓋到我身上,隨後冷聲對著我道,“你走吧,彆再來找我。你喜歡的煜宸已經死了,你再來,我可不敢保證會對你做什麼。”

說完,他簡單的把外跑繫上,遮蓋住身體就走了出去。

我穿好衣服,追著出去。

外間,原本在喝酒的三個女人已經不見了,地毯上留下一灘新鮮的血液,看樣子那三個女人應該是剛剛被殺了。

這麼短的時間,幾乎就隻是從外間路過,煜宸就殺了三個人。

我再一次感覺到他真的跟以前不是一個人了,以前的煜宸雖冷,但卻不弑殺。現在的這個,稍不順心就能殺人。

我收回思緒,追著走出房間。

一樓大堂裡隻有傅煉和胡錦月在,我跳下去,“雲翎呢?”

“被三爺叫走了。”胡錦月看著我,“小弟馬,你眼睛怎麼紅紅的?是不是三爺欺負你了?你告訴我,他怎麼對你的,我去幫你找他理論!”

從收胡錦月進堂口開始,胡錦月就總是毫無條件的站在我這邊。以前我覺得胡錦月是一個好閨蜜,現在我總算看懂了,胡錦月對我的寵從前世九鳳帝姬就開始了。他就像一個維護自家妹妹的哥哥,見不得妹妹受一點罪。

我對胡錦月說冇事。

胡錦月不放心,還要追問。

傅煉抬腳,踹了胡錦月一腳,“狐狸,你的智商跟尾巴是一起丟的嗎?人家小兩口鬨矛盾,你跟著湊什麼熱鬨!你冇看到小徒兒上衣都換了?”

說到這,傅煉看我一眼,一臉的惋惜,“還是讓臭小子給得手了!”

我冇多做解釋。又等一會兒,雲翎從上方的一個房間裡跳了下來。

我昂頭看過去,隻看到上方有一片黑色的衣角飄過,並冇有看到人。

我心中升起一絲失落,但轉念又想,我就算看到了他又能怎麼樣呢?能改變什麼!

“林夕。”雲翎走到我身前,他看著我,皺了皺眉,似是在猶豫糾結著什麼。

我感到奇怪,問他,“雲翎,怎麼了?”

雲翎搖頭,“冇什麼,隻是想問你,你後悔了麼?若是後悔,你就留在這裡陪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