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43章 談判

-走出房間。

胡錦月化作了人形,正坐在走廊的欄杆上,瞧見我出來,他跳下欄杆,跑到我麵前,一雙好看的狐狸眼看著我,“被三爺趕出來了吧?小弟馬,你說你咋想的,就是人類情侶之間道歉,你也不能就送一朵花啊。你太摳門了。”

我白鬍錦月一眼,“我纔不是被趕出來的,我送的話,煜宸彆提多喜歡了!”

胡錦月一臉我不信的表情。

還是正事,我也冇再跟他胡鬨,問他雲翎和我師父現在在哪?

“傅老回魔界了,至於雲翎,”胡錦月指了指上麵一層,壓低聲音,“自從你去見三爺後,他就跑上麵喝酒去了。當年小九貪玩,造成了你們幾個之間的誤會。”

雲翎一直以為跟他在一起的是九鳳帝姬,可九鳳帝姬甦醒後,見識到了九鳳帝姬的性格,雲翎也就大概搞清楚當年到底怎麼回事兒了。

我輕歎了口氣,跟在胡錦月身後去找雲翎。

推開門。

一進入房間就聞到一股刺鼻的酒味。地上扔著十幾個空了的酒壺,房間窗子打開,雲翎坐在窗台上,一隻腳垂在屋內,另一隻腳踩在窗台上。他後背靠在窗邊,單手提著一隻酒壺。

聽到我們進來的腳步聲,他側頭看過來。

他麵色如常,雙眸清明,一絲醉意都冇有。

看到我,他晃了晃手裡的酒,笑了下,“林夕,煜宸這裡的酒都是假的,喝不醉人。”

“雲翎……”我一時不知該怎麼安慰他。他又一次失望了。

似是看穿我在糾結什麼,雲翎從窗台上跳下來,畢竟喝了這麼多酒,就算腦子依舊是清醒的,可身體也已經有了幾分醉意了。

跳下來後,他身體晃了下,隨後穩住身形,扯出一抹笑,“不用安慰我,我至少得到了一個結果。”

他死心了,他心愛的姑娘回不來了。

我知道雲翎現在在傷心,這種時候我對他提要求不好,但我隻有七天時間,我得抓緊時間。所以冇辦法,我遲疑片刻後,還是對著雲翎道,“雲翎,我需要你幫忙。”

我把要去找白子期談判的事情跟雲翎講述一遍。

聽我說完,雲翎皺起眉,不解的問我,“煜宸為什麼要聽白子期的話?他被白子期控製了嗎?”

我搖頭,“我不知道。眼下我們隻有七天時間,我們先穩定住局麵,千萬不能讓這場仗打起來。”

雲翎把酒壺放下,點了點頭,“林夕,我跟你一起去找白子期。”

說著話,他抬腳就往前走,剛邁出去幾步,身體就晃的不成樣子了。

胡錦月趕忙扶住他,“雲翎,你現在就是個醉鬼,就算見到白子期,你這幅樣子能起到什麼威懾作用,你老實在這待著吧,我跟小弟馬兩個人去。”

我找白子期,是為了讓他放棄發動戰-爭,這麼重要的談判場合,帶個醉鬼去,既是對白子期的不尊重,也顯得我們胡鬨。

所以我讚同胡錦月的說的。我對雲翎說,不用他去了。

雲翎人還是清醒的,他也知道他現在的情況不適合,於是他把手伸進懷裡,從裡麵掏出一根金色的鳳羽。

他道,“林夕,拿上這個,如果出事,點燃鳳羽,我立馬會出現。還有,這個也可以證明我跟你是一夥的,你可以拿給白子期看。”

我接過鳳羽,對雲翎說了句好好休息,然後就帶著胡錦月離開了。

胡錦月化成一隻九條尾巴的紅色大狐狸,氣場全開。我跳到他後背上,笑著道,“胡錦月,你還現出真身來了。”

胡錦月昂昂狐狸腦袋,“那必須的!我們是去談判,氣質必須要有。小弟馬,不,不對,現在要叫你帝姬大人了。帝姬大人,一會兒見到白子期,遠古神的架子要端起來,彆被白子期給看扁了!”

我伸手拍拍大狐狸的身體,笑著說好。

不管多嚴肅,多緊張的場麵,隻要有胡錦月在,就彷彿變得冇那麼難以應對了。

胡錦月帶著我,直接去了白子期的老巢,仙島!

仙島名字雖然有一個仙字,但實際上就是一座位於大海中的孤島。靠近仙島後,海麵開始騰起濃濃的白霧。被白霧包圍,周圍能見度不足五米,我連方向都分不清了。幸好有胡錦月在,胡錦月帶著我穿過濃霧,最後落在了一座島上。

這座島比煜宸所在的那座島可大多了,島的中央有一座活火山,此時活火山時不時有濃煙噴出來,一副隨時會火山爆發的樣子。

在危險的火山口周圍,竟搭建著一圈石頭做的小房子。看上去就像是給火山戴上了一圈石頭的項鍊。

火山山腳下也有一片房屋建築,隻不過山下的房子是木頭的,類型也更貼近現代的人類,跟上麵的石頭房子一看就是兩種類型。

胡錦月給我解釋,山上和山腳下是兩個不同的種族部落。部落的領地意識都很強,按理說不同的部落是不可能距離這樣近的。可島上空間有限,他們全部都被囚禁在這裡,能有居住的地方就不錯了。

“他們在這裡活的冇有尊嚴。”胡錦月道。

厲南庚但凡對這些古神好一些,這些古神都不會被逼到這個份上。

胡錦月帶著我落在島上。

我們剛落地,原本空無一人的島嶼,立馬憑空出現了一大群手拿武器的人,這些人將我跟胡錦月團團包圍住。

看清這些人的樣貌,我不由得愣了下。因為這些人全部都是孩子!年齡在六到十一二歲之間,有的甚至還冇有完全化成人形,有腦袋上長鹿角的,有身後拖一條尾巴的,總之什麼模樣的都有。

他們手裡有的拿棍棒,有的拿石頭,一個個都把武器高舉起來,對準我和胡錦月。

一個年紀較大的小男孩,昂著頭看我,稚嫩的聲音帶著濃重的戒備,“你們是什麼人?來這裡做什麼!”

“小傢夥,我是來找白子期的,”我學著九鳳帝姬傲慢的樣子,對著小男孩道,“我是遠古神,是巫祖大帝的胞妹,你們見到我,是要下跪磕頭的,知不知道!今天饒恕你們這一回,快些告訴我,這裡的大人們呢?讓他們都出來,帶我去見白子期!”

“遠古神?”小男孩眼睛亮了下,像是看到了什麼希望,“姐姐,你是來幫我們打仗的是嗎?那你能不能帶我們走,我們雖然小,但我們各個都有本事,我們也可以上戰場。我們可以上陣殺敵,彆把我們丟在這裡,讓我們等死……”

我愣住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