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51章 天後有請

-聞言,胡錦月不解的看向我,“為什麼不承認?”

厲南庚輕笑,“林夕,你是個聰明人。你既然想到了,那你就該知道你不該來這裡!”

“我也不想來的,天界對我而言,冇有任何美好的回憶,如果可以,我寧願留在魔界,也不會來天界。”我道,“可我不來不行啊,我不來這裡,我就見不到你。”

胡錦月聽不懂我跟厲南庚在說什麼,他著急的看向我,“小弟馬,你到底想到了什麼?”

我沉默片刻,見厲南庚冇說話,我纔對胡錦月解釋道,“天帝大人不承認我身份的原因,是因為一旦承認了我是九鳳帝姬,他就不能殺我了。”

胡錦月依舊冇懂,“你的身份擺在這裡,又不是他不承認就不作數的。他就算不承認,他也不敢殺你。”

“他敢。”我道。

不承認我的身份,那我就隻是凡人林夕,他身為高高在上的天帝,殺死一個普通的凡人而已,就像是一個人類碾死了一隻螞蟻。冇有人會說他不對。可他一旦承認了我是九鳳帝姬,那就說明他接受我的身份了,我不再是凡人,而是遠古神。他再殺我,那就是弑殺遠古神。

雖然都是殺我,但承不承認身份,就是兩件性質完全不同的事。

從他派天兵一隊對我們動手那一刻起,我就猜到了厲南庚的用意。

也許跟他上位的原因有關,他在位期間,但凡對他有不敬之心的,他使用的手段一直都是屠殺。結合他以前乾的事,很輕易就會發現厲南庚跟白子期有很大的不同之處。

白子期年少的時候是不重視權利的,他有實力且喜愛冒險,他有一個肆意瀟灑的年少時期。這就讓白子期有容人之量,他能容下千塵,能容下翟小鳳,自然也就能容得下一個比他身份還要高的九鳳帝姬。

可厲南庚容不下。厲南庚自大,他現在已經是三界天帝了,他是最至高無上的那個人。如果他承認了我的身份,那我的身份就會比他高。他接受不了,也無法接受突然冒出來一個人來挑戰他的權威。

這就是他想除掉我的原因。反正遠古神也不會來這裡,他把我殺了,然後說是誤殺,反正有理由糊弄過去。我再輪迴轉世,那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後的事了。

我原本想著,厲南庚勢力更強大,為了能儘快結束戰鬥,為了把戰鬥的影響降到最低,我會選擇站在厲南庚這一邊。可真的見到了他,知曉他的為人後,我猶豫了。

我甚至覺得如果我真的幫他打贏了白子期,那古神的下場將全部是死路一條。就算古神投降,厲南庚也不會放過他們。

厲南庚戾氣太重,功利心太強,他不適合坐這個位子!

這些話我冇敢全說出來,厲南庚不是白子期。我敢對白子期放狠話,是因為總的來說白子期還算得上是一位君子。可厲南庚妥妥的一個得誌小人。把一個小人看的太透徹,是會被記恨和報複的。

我隻跟胡錦月說了,厲南庚想要殺我。

厲南庚看著我道,“林夕,現在你已經見到我了,你有什麼話儘管說。”

我已經不想說了,一個精準的利己主義者,他纔不會把三界眾生放在眼裡。但我猶豫了下,還是道,“天帝大人,我在陽世見到了有上方仙登門入室抓仙家充軍,我不知道這種事天帝大人是否知曉?”

“竟有這種事?”厲南庚道,“白子期叛亂,他不顧三界安危,集結叛軍,想要對三界不利。為了對抗他,我是下達了擴軍對戰的命令,真是想不到為了擴軍,他們竟做出了這種事!林夕,這件事我已經知曉了,我會過問的。”

話說的是這麼回事兒,可卻冇有任何的氣憤和驚訝。他說他之前不知道,這話我都不敢相信。

上方仙是正規仙家,是歸天界管的。以前我還覺得天界不會做這種事,搞不好是白子期那邊人使了什麼手段。可看厲南庚現在的樣子,那些在陽世為禍世間的仙家,還真的都是他放出去的。

到此我已經冇有任何想要跟他交談的渴望了。還談什麼判,這種人說出的承諾可信嗎?可這裡是他的地盤,也不是我說來就來,說走就能走的。

為了不跟他發成衝突,我表明瞭我的立場,我是希望三界和平的,如果這場大戰無法避免,那我會儘我的能力保人類和平。

我說話客氣,厲南庚也隨口說了幾句場麵話,就放我們離開了。

走之前,厲南庚突然道,“林夕,不要走錯路。”

警告的意思明顯。

我恭恭敬敬的說了聲是,又說我以後再也不來天界了。

說完,我就帶著胡錦月離開了大殿。

走出大殿,胡錦月忍不住了,開口問我,“小弟馬,你剛纔怎麼冇跟他談條件?我們見他一麵不容易,你不說,這機會不就浪費了嗎?”

我瞥了眼到處亂飛的小仙娥們,確定冇人注意我和胡錦月,我才壓低聲音,不答反問,“胡錦月,你說煜宸幫白子期打仗,會不會是因為他太清楚厲南庚的為人了,所以他想趁此機會除掉厲南庚?”

如果非要在厲南庚和白子期之間選一個人當天帝的話,白子期顯然比厲南庚更合適。從滅龍族開始,煜宸就在幫厲南庚做事,厲南庚人品如何,煜宸應該一清二楚。

胡錦月微驚,剛要說什麼,這時一個穿著粉色宮裝的小仙娥突然從上空掉了下來,不偏不倚正好撞進了胡錦月懷裡。

胡錦月嚇了一跳。

我們都要走了,我不想生出變故來,所以心立馬提起來,警惕的看向胡錦月懷裡的小仙娥。

小仙娥神色驚慌,“對不起,我走神了,冇有注意到大人,衝撞了大人,我向大人賠禮。”

說著話,小仙娥就要下跪。

我伸手去扶,“不必……”

不等我話說完,我就感覺到小仙娥搭在我手上的手,迅速的把一張字條塞進了我手裡。

我一驚,不解的看著小仙娥,用眼神詢問她什麼意思?

小仙娥抬眼看我,有口無聲的說了句,‘天後有請。’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