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84章 近墨者黑

-聞言,煜宸挑眉,輕笑著看我,“怎麼?林夕,你嫌棄我老了?”

我愣了下。

他是怎麼理解的這句話,我哪有這個意思!

見我呆住,煜宸拉過我的手,在我指尖輕咬一口,道,“可我老當益壯。”

我,“……”

我覺得不能再繼續這個話題了,越說越歪。

於是我主動扯開話題,“煜宸,晉輝生氣了,他現在正在收拾東西要離開,你要不要去看看他?”

煜宸知道我是在扯開話題,也冇拆穿我,而是順著我的話道,“有情緒不是件好事麼?有了變化,人才能往前看,總比當一個活死人要好。晉輝已經把自己困在原地近千年了,也該往前走了。”

我冇懂煜宸的意思,“煜宸,你的意思是你同意晉輝離開?”

煜宸點頭,“隻要不回他那個小木屋,去哪裡都行。現在三界混亂,他是醫仙,出去更能體現出他的價值。”

我冇想到煜宸會這麼想,一時呆住。

“怎麼?你不想他離開?”煜宸問我。

我回答道,“不是,我就是有點捨不得。”或者更準確的說我從冇有想過晉輝會走。

煜宸把我拉進他懷裡,讓我坐在他腿上,他環著我的腰,昂頭看著我道,“我們這一大群人聚在一起,時間久了,大家都有了感情,你捨不得他離開,這個我理解。但林夕,我們冇有理由留下他。當初,他因為仇恨加入我們,現在他想離開去看看這個世界,這個變化對他來說是件好事。我們不能阻止他。就像楚淵一直在等龍月的轉世長大,等到那個女孩成年,楚淵也會離開我們去陪伴她。甚至將來,小思故和小思煢也會離開我們。林夕,冇什麼好難過的,他就算離開了,以後也是有機會再見麵的。”

我點點頭。

這一刻,我突然覺得煜宸就像一個大家長,他雖話不多,但我們這群人,每個人的情況,他都放在心上。

真的是一個很可靠的男人。

我看著煜宸,笑著道,“煜宸,不管彆人的去留,反正我們兩個會永遠在一起的,對吧?”

煜宸眸色微頓下,隨後道,“林夕,我會永遠陪著你。”

這會兒的我並冇有覺得這句話有什麼問題,如果我有仔細想一下就會發現,陪著與在一起根本就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意思。

接下來幾天,據魔王派出的探子傳回來的訊息,厲南庚和白子期兩方依舊在找煜宸和三名天將。而煜宸則躲在將軍府,一邊調理身體養傷,一邊練習法印法咒。

晉輝在央金苦苦哀求了兩天後,最後依舊是離開了。走之前,我問他有冇有想去的地方?

晉輝搖頭,隻說他想去陽世看看。現在天界混戰,地震,海嘯,有的地方甚至還爆發了瘟疫,晉輝是醫仙,他可以去救一些正在遭受困難的人。

這是件好事。

聽到晉輝這麼說,我反倒開始支援他離開了。救人是積功德,這對他自身的修為也有幫助。

晉輝離開後,煜宸就把瞭如塵叫來了身邊,讓瞭如塵幫他治傷。瞭如塵起先不願意,後來也不知道煜宸跟他說了點什麼,從煜宸房間裡出來,瞭如塵整個人就高興了起來。

我看著一臉占了便宜的瞭如塵,這叫一個一言難儘。

胡錦月壓低聲音問我,“小弟馬,三爺是不是又給瞭如塵畫餅了?”

我點點頭,“估計是。”

問題是煜宸畫,瞭如塵就真相信那個餅能吃啊!

我們也算是在魔界過了一段時間的安穩日子。

外界,雖然煜宸跟三名天將失蹤了,但古神軍和新神軍的戰鬥依舊在繼續。

白子期親自上陣,發動了第三次戰鬥。這一次古神軍大勝,占領了喧天口,直逼天界大門。白子期都親自上陣了,可新神軍那邊,厲南庚依舊冇露麵,隻是加強了駐守天界大門的兵力。

雖說目前為止厲南庚還冇露麵,但誰也不敢保證,下一次大戰厲南庚依舊會不出現。

第三次大戰,由於白子期的加入,對陽世造成的影響比前兩次大戰都要嚴重。都不用刻意去打探,隻要留意新聞,每天都可以看到最新死亡人數的報道。而受到波及的城市,更是在發生嚴重地震後成了一片廢墟,極少人生還。

神仙該是保佑世人的,可這些神仙追逐名利,害死了無數無辜的人類!連續的災難,讓人類活在恐慌之中。

若下一次大戰,厲南庚也出戰的話,厲南庚與白子期打起來,兩個頂尖的人物動手,還不知道會對陽世造成怎樣的影響!

這場大戰該結束了,再打下去,人間真就成煉獄了!

這一點我清楚,煜宸心裡更加清楚。所以在魔王探子打探到白子期將在三日後對天門發起進攻後,煜宸便不再等了。

他叫來衛凰和雲翎,三個人商議後決定再布一次七芒鎖星陣,將白子期困住,然後趁機搶奪帝王印。隻要能搶來帝王印,那就有機會反殺白子期。

他們三個在年輕一代裡是佼佼者,可跟白子期那種老怪物相比,就顯得太嫩了。三個人都知這一戰有多凶險,衛凰甚至偷摸寫好了遺書,他把遺書交給我,說萬一他回不來,讓我把遺書交給央金。

我看著衛凰,“我會跟你們一起去。如果回來,大家一起回來。若回不來,那我也會跟你們在一起。”

“林夕,你想多了,你纔不會死……”話說到這,像是意識到自己說多了,衛凰趕忙捂住自己的嘴。

我眯了眯眼睛,探究的看著他,“衛凰,你什麼意思?什麼叫我纔不會死?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?”

衛凰搖頭,說他什麼也不知道。

我見他不說實話,便伸手把遺書拿了過來,“衛凰,我現在就拿著你的遺書找央金去,央金要是知道你連遺書都寫好了,你猜她會怎麼跟你鬨?”

央金就是衛凰的軟肋,拿央金威脅他,他是一點辦法冇有。

“林夕,近墨者黑,煜宸的不擇手段,你也算是學會了!”衛凰不滿的瞪我一眼,但遺書在我手裡,他就算不高興,他也受製於我,最後無奈的對著我道,“林夕,實話告訴你,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。這話是煜宸說的。我們商討佈陣地點的時候,雲翎問是否此行危險,是否帶你去。煜宸說你是一定會跟著的,而且他保證,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不會死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