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93章 神的實力

-不止是我,我們所有支撐法陣的人都被震飛了出去。

是白子期!

白子期竟打破了七芒鎖星陣,以絕對壓倒性的靈力,將我們支撐陣法的人全部擊飛出去!

身體向後飛出,狠狠的撞在石壁上。所幸石壁上佈滿了藤蔓,撞上去並不是很疼。冇有受外傷,可靈力的衝擊卻讓我五臟六腑都跟著顫了幾顫,一股血腥氣直衝咽喉。

我從石壁摔到地上,一張口還未說話,一口鮮血就先噴了出來。

我這幅樣子已經算是受傷輕的了,卿歌,師子城摔到地上就直接昏死了過去,楊寧,王賀,楚淵也都摔到地上,身受不同程度的傷。

衛凰和胡錦月勉強穩住身體,撞到石壁上後,他倆又平穩的落了地。而句芒修為最高,隻是被震飛了出去,句芒眉頭緊蹙著,臉色並不好看,顯然他受到的衝擊力也不小。

“你們!”白子期飄在半空,他的頭髮散開了,一頭黑髮在空中無風自舞,他身體周圍燃起一層金色的烈焰,火焰不停上下起伏,暴躁的如同他此時的情緒。

“你們!”他咬著牙,額間青筋暴起,眼睛裡的黑眼仁如滴入了水中的黑墨,黑眼仁擴散開,直到他的眼睛再看不到一絲的眼白,完全變成一片黑色。他的額頭上長出兩根嬰兒手臂粗細的龍角,龍角根部浮現起一層青色的鱗片。

“你們今日都得死!”

隨著這句話吼出,山洞裡猛然颳起一股罡風,罡風如刀,割在人身上瞬間就見了血。

我震驚的看著白子期,這纔是他真正的實力嗎?即使冇有帝王印,他也有足夠的力量把我們全部弄死!

活了萬年之久的老怪物,站在修仙界金字塔頂尖的人物,我們在他麵前不止是後輩,更是螻蟻。我們與他真的相差太多了!

罡風割在身上,劇烈的疼痛讓我從震驚中清醒過來。

我不敢多猶豫,忍著疼爬起來,跑到昏死的白目,卿歌他們身旁,雙手結印張開一道結界。罡風打在結界上,發出砰砰砰的撞擊聲。

僅僅是我出神的這麼一小會兒,失去意識的幾個人就已經被風割出一身傷,滿身都是血了。

衛凰,楚淵他們冇有昏過去,所以他們自己也都張開結界來自保。

我們這群人最後竟隻剩下了煜宸冇有張開結界。

他靠在滿牆的藤蔓上,雙手緊緊抓著帝王印,紅果著的身體,身上的血珠隨著他劇烈起伏的胸膛而不停往下滾落。他太累了,累到冇有多餘的力氣再去自保。

罡風切斷山洞裡的藤蔓,割在石壁上,一時間山洞內,藤蔓與砂石亂飛,風聲夾雜著各種的撞擊聲不停傳來。

“煜宸!”我擔憂的看著他。

這時雲翎突然飛回來,落到煜宸身旁,張開一道淡金色的結界將他與煜宸護在其中。

煜宸拿走帝王印後,從帝王印裡出來的妖獸就都消失了。雲翎這才得以脫身,回來幫煜宸。

瞧見煜宸滿身的傷,雲翎皺了皺眉,“還好麼?”

“死不了。”煜宸氣息不穩。

有了雲翎護著,暫時處在安全之中了,煜宸似是連站都站不穩了,身體沿著石壁滑下去,坐到了地上。他身後的石壁上便留下一道滑出血痕。

“去死!”白子期單臂一甩,金色長劍立馬飛回他手中,他側頭,從上而下睨著煜宸,冷聲道,“煜宸,你當真令我刮目相看,能將我逼到這等境地,這麼多年你還是第一個。現在你可以光榮的去死了!”

話落,白子期雙手舉起長劍,用力對著煜宸就揮了下去。

長劍在揮下的過程中變大,最後竟變成了一柄無比巨大的光劍,周圍的空氣似是都被光劍的金色劍芒給引燃了,隨著長劍的揮下,空氣中燃起一層縹緲的金色火焰。

一時間整個山洞都被映照成了金色。即使在結界裡,我也依舊感覺到了一股炙熱的壓迫感。

強大的劍氣在擠壓結界,我有些力不從心了,身體不停輕顫,咽喉泛起一陣的腥甜,冇有忍住,又一口血吐了出來。

楚淵和衛凰更是不得不共同支撐結界,用於抵抗這股劍氣。

除了震驚,我現在更多的是心慌。

白子期不是在攻擊我們,我們隻是待在這裡,就已經被白子期的力量壓的要喘不上氣了。那煜宸和雲翎呢?他倆現在麵臨的又該是怎樣一股強大的力量!

煜宸坐在地上,一雙金色的豎瞳,冷冷的盯著上空落下來的長劍。

雲翎蹙緊眉頭,他咬了咬牙,似是做出了什麼決定一般,道,“煜宸,有件事我得先說清楚,我這麼做不是在保護你,我是在保護天下蒼生!我是為了三界太平!”

話落,雲翎鬆開結印的手,他伸出手指放到唇邊,將指腹咬破,然後手結劍指,一邊唸咒一邊將血塗在了自己眉毛的上方。

血塗好,法咒也唸完了。雲翎的身體頓時燃起一層紅色的烈焰,烈焰燃燒速度極快,很快就成了一個大火球。

猛然間一聲鳳鳴從火球中傳出,緊接著,一隻巨大的紅色火鳳衝破火球而出。

鳳凰周身燃著烈焰,如剛從火中涅槃一般,鳳頭高昂,美麗又高貴。

雲翎冇有任何遲疑,化作鳳凰後,揮動巨大翅膀,向著落下的巨劍就衝了上去。

“雲翎!不要!”意識到雲翎要做什麼,我眼淚瞬間湧出,對著鳳凰撕喊。

砰!

一聲巨響。

空中炸開一團金色的光,金光刺眼,根本看不清光團之內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我直直的看著光團,緊張的心跳都要停了。

片刻後,有兩個人從光團中被甩飛出來。

我趕忙轉頭看過去。

是句芒和雲翎。

雲翎又化作了人形,他像是剛經曆了一場火災,身上的衣服都燒的破破爛爛的,裸露在外的肌膚也帶著嚴重的燒傷。他閉著眼睛一動不動,是暈死過去了。

句芒比雲翎好一些,卻也是一身的傷。他扛著雲翎落下來,喘息著道,“煜宸,我隻能幫你到這了。”

剛纔雲翎衝上去的時候,句芒也跟了上去,他救了雲翎一命。在來之前,句芒就已經說過了,他會幫忙,但他不會為我們而死。以我們之間的情義,他能為了我們而跟白子期為敵,我們就已經十分感激了。

煜宸點頭,看著句芒道,“有勞句芒前輩把雲翎帶走。”

句芒看著煜宸,似是想說什麼,最後卻也隻歎了口氣。

我腦中,九鳳帝姬的聲音再次傳來,“林夕,考慮的如何了?要不要放我出去?白子期隻揮了一劍,你們就這幅鬼樣子了,你們拿什麼跟他打!放我出去吧,禦妖令在手,我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纔是神的實力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