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99章 心疼煜宸

-小珍珠雖是個小孩子,但卻也是個人精。

我們偷聽完魔王和明思的對話後,小珍珠昂起頭看我,大眼睛裡閃爍好奇的光,“師孃,你有冇有被師公坑過?”

傅煉是我師父,所以小珍珠叫他師公。輩分分的清楚,嘴巴也非常甜。

我搖搖頭。

除了最開始,傅煉想殺我以外,後來收我為徒,傅煉就對我一直特彆好。雖然傅煉性格有點像老頑童,但在我這總的來說還是很靠譜的。我也是冇想到傅煉能這麼坑明思。

看到明思進了屋,魔王轉身就要開溜。

從廊下走出來,魔王就看到了站在小院大門口的我和小珍珠。他神色僵了下,隨後輕咳一聲,對著我道,“小師妹,我有件要緊的事要去辦,要離開魔界一段時間。一會兒師父要找我,你就說我已經走了,去了哪裡,你也不知道。”

我看著魔王,“大師兄,你這是怕師父再跟你要寶貝,所以準備先開溜了?”

被我點破,魔王也不隱瞞了,乾脆點頭,“小師妹,你不知道啊,師父已經從我這順走多少好東西給明思了!你和明思都是親生的,隻有我是撿來的。我收集點好東西不容易,求小師妹幫幫忙,日後師兄必有重謝。”

我笑了下,道,“大師兄,現在就謝成嗎?”

魔王愣了下。

我道,“煜宸重傷,瞭如塵想要看診費用,聽說你那裡有一副仙骨……”

聽到仙骨兩個字,魔王臉上的神情立馬就可以用死灰來形容了。他直直的看著我,直到看得我不好意思再說下去。

魔王纔開口道,“小師妹,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,明思想要東西,她至少撞我一下,有個訛人的理由,我給東西,我也有個參與感。你是直接開口了,連心理準備的時間都不給人留。還有,小師妹,你這不是要謝禮,你這是要師兄的命。師父他老人家開口,都不一定有你這麼刁鑽。”

我賠著笑臉,“大師兄,你記賬,我日後還你。”

這麼一想,魔王是挺慘的。自己好不容易滿世界的搜刮來一點好東西,結果身邊一群狼。

我都不好意思再開口了。

魔王看著我,果斷的道,“小師妹,我不用你幫我遮掩了,你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訴師父,我不想給明思東西,我跑了。這樣我也用不著感謝你了,你也彆想拿走我的仙骨!還有,記賬就不用了,拿走了就再也不可能還回來的東西,我記下來做什麼,留個紀念,看著鬨心?”

我,“……”

我被懟的啞口無言。一旦牽扯上他的寶貝,他連嘴皮子都變利索了。

說完,魔王就要走。

可這時,傅煉從屋子裡出來了,“炎陵,你這樣急匆匆的是要去哪?”

魔王腳步停住。

他在原地僵了一會兒,纔回神,看向傅煉,胖嘟嘟的臉掛滿和善的笑容,“師父,煜宸傷勢嚴重,瞭如塵說需要仙骨才能保下煜宸的命。煜宸是小師妹的相公,我豈能見死不救。我這不著急去給小師妹拿仙骨麼!”

雖是笑著的,但說到最後一句話時,聽魔王發顫的聲音,我愣是有一種他隨時會哭出來的感覺。

傅煉對魔王的說辭很滿意,點點頭,“那還不快去!”

魔王說了聲這就去。然後轉頭看我一眼,咬著牙說,“小師妹,跟我一起吧!”

我賠著笑臉,對傅煉說了聲,我先跟著大師兄走了。

傅煉擺了擺手。

明思站在傅煉身旁,拽著傅煉的衣袖,像是在提醒傅煉說些什麼。傅煉對著她搖了搖頭,明思氣得跺了下腳,轉身又回房了。

她動作靈活,臉色雖還不好看,但肯定不至於自己站都站不住。從這裡就能看出來,明思剛纔就是故意往魔王身上倒的。

想到這,我轉頭看向走在前麵的魔王,開口叫他,“大師兄,你覺得明思師姐怎麼樣?”

聽到我的問題,魔王頭也冇回,氣呼呼的回答我道,“小師妹,以前明思是我第一防範對象,現在她退居第二位,恭喜你,榮登第一的寶座了!小師妹,珍惜現在能見到我的時光吧,以後你想見我一麵估計就難了。”

言外之意,從今兒以後,他要開始躲著我了。

“大師兄,”我賠著笑道,“我找不到你,那小思煢想你了怎麼辦?”

“我家小公主當然可以來找我,她來,你彆出現!”

魔王很生氣,把女兒搭進去,都哄不好的那種。

魔王的私庫在他的寢殿裡,他寢殿的大門都冇讓我進,說是他寢殿裡都是寶貝,害怕我看到後惦記。

我站在寢殿大門外等他,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左右,他才從裡麵出來。

他手裡托著一個長方形的錦盒,錦盒很大,看上去有點像裝古箏的箱子。走到我身前,把錦盒放到我手裡。

錦盒雖然大,但卻非常的輕,我很輕鬆的將大錦盒托起來,轉身要走時,魔王突然拉住了我的胳膊。

我驚了下,“大師兄?”總不能是拿出來就後悔了吧?

魔王冇看我,一雙眼隻直直的看著錦盒,滿目的深情,“讓我……讓我再看它一眼,畢竟看一眼少一眼了。”

他這樣不捨,搞得我都覺得我特彆的壞了。

我道,“大師兄,你記賬,我日後一定還你!”

魔王意味深長的看我一眼,最後嘀咕一句,彆跟傻子生氣。然後就擺擺手讓我走了。

誰動了他的寶貝,誰就是他的敵人。現在對我說話,那是真不客氣。

跟魔王告辭,我就去找瞭如塵了。

瞭如塵所在的小院,剛進院,就聞到一股刺鼻的中藥味。

瞭如塵正坐在院裡,一隻手拿著扇子,扇火煎藥。另一隻手從一旁的籮筐裡挑揀藥草扔進藥罐裡。

聽到我過來的腳步聲,瞭如塵散漫的回過頭來看我,“林夕,煜宸傷勢嚴重,不允許探望……”

話說到這,他看清了我手裡拿著東西。他一下子跳了起來,“林夕,你手裡是什麼?”

“你要的仙骨。”說著話,我轉身就要走,“我本來打算見煜宸一麵,就把仙骨送給你的。可既然不能見,那今天這仙骨便不送了。”

“等……等一下!”隨著話落,一條青色的蛇尾猛然纏了過來,將我手裡的錦盒纏走。

我驚了下,回頭看過去,隻見瞭如塵為了拿到仙骨,竟然變成了半人半妖的姿態。

上半身是人,下半身是蛇。蛇尾纏著錦盒,橫在他身前。

他眸色激動的看著錦盒,伸過來觸碰的手都在發顫,“這就是仙骨,終於見到了。”

“瞭如塵,我能去見煜宸了嗎?”

瞭如塵已經冇有心思搭理我了,他都也冇抬,隻抬手指了下房間,意識我煜宸在那個房間裡。

我心裡記掛煜宸,知道了煜宸在哪,我轉身就跑進了房間。

房間門推開,我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人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