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800章 忘了吻我

-床上躺著一個人,更準確的說是躺著一個木乃伊。

從頭到腳,就連眼睛都被白布包裹住了,刺鼻的藥味在房間裡飄蕩。塗抹在他身上的藥汁與血混合在一起,滲透白布。通過白布上斑斑血痕也可以看出此時他身上的傷有多嚴重。

不知道是我的錯覺還是他身上的腐肉被削掉了的關係,隻是半天冇見而已,我覺得他整個人都變瘦了,身形都發生了變化。

我心疼極了,走過去伸出手,想要觸碰他。可同時又害怕弄疼他,而不敢去碰。

我坐到床邊,眼睛裡升起一層水霧,低頭用眼睛描著他的輪廓。

煜宸這會兒應該是昏死的狀態,他並不知道我來了,整個人一動不動的躺著。

我張了張嘴,想說些什麼可又怕打擾到他。我現在整個人都糾結極了,越是在乎一個人越是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“林夕。”

我正難過著,突然聽到瞭如塵的聲音傳進來。

我忙擦掉眼淚,轉過頭看他。

他恢複了人身,雙手如托至寶一般的捧著錦盒,邊往屋子裡走,邊對著我道,“你在這乾嘛?”

我愣了下,“我來看煜宸啊。”進來之前,我告訴過他的。

瞭如塵看我一眼,“我知道你是來看煜宸的,所以你守著鳳凰哭個什麼勁兒?”

我一驚,趕忙站起來,低頭看了看床上的木乃伊,又轉頭看向瞭如塵,“他,他是雲翎?”

瞭如塵點頭,“我封了他的神識,給他上了藥,正在幫他身上的傷自愈。林夕,把他裹成這樣,完全是為了上藥方便,跟煜宸相比,他這點傷根本不算什麼。”

說到這,瞭如塵像是突然想通了什麼,對著我笑了下,道,“林夕,你不會把他當成了煜宸,所以纔在這抹眼淚的吧?林夕,你連自己的男人都認不出來……”

“我當然認得出來!”我被說的不好意思,硬著頭皮打斷瞭如塵的話,“雲翎傷成這樣,也很讓人心疼啊。”

瞭如塵笑了笑也冇有拆穿我,隻是對著我道,“煜宸在裡屋。對了,林夕,我聽說白子期的帝王印在你手裡,拿出來讓我見識一下。”

帝王印是我們這群人拚命搶來的,為了以防萬一,我把帝王印交給了傅煉。帝王印本就是傅煉鍛造出來的,而且傅煉本領高,放在他那裡最為穩妥。

我回了瞭如塵一句,帝王印冇在我手裡。然後我就轉身跑進了裡屋。

推開裡屋的房門,一股瀰漫的熱氣就迎麵撲來,熱氣中夾雜著濃濃的血腥味,我下意識的眯起眼睛,往房間裡看去。

房間裡冇有床,也冇有任何的傢俱,隻有一個巨大的溫泉池。溫泉池是橢圓形,池水旁邊鋪著白玉,不停向上冒著騰騰白氣的池水中,一條黑色的蛇盤在其中。

蛇的身體完全浸泡在水裡,黑色的鱗片,在水中閃爍森冷的光,彷彿哪怕浸泡在溫泉水裡,這條大蛇身上也冇有絲毫的溫度。

蛇頭趴在水池旁的白玉上,聽到我進來的腳步聲,大蛇睜開眼,一雙金色的豎瞳沾染了水汽,如兩顆墜入了溪水中的貓眼石,水潤而明亮。

乍一看他身上並冇什麼外傷,可仔細看就會發現,隨著溫泉水的沸騰,大蛇身上不停有血水流進溫泉之中。看不到傷口在哪裡,卻能看到有血滲出來,就好像大蛇身上有無數看不見的細小傷口一樣,這些傷口藏在他的鱗片之下,不停的往外淌血。

“煜宸。”我輕聲叫他,隻是叫了他的名字,我的眼淚就不聽使喚的湧了出來。我不想他再為我擔心,趕忙深吸口氣,穩定下情緒,才繼續開口,“是不是很疼?”

煜宸現在還非常虛弱,連抬頭的動作他都做不了。他隻能趴在白玉地麵上,用一雙金色的豎瞳看向我。

“彆哭,我冇事。”煜宸道,“瞭如塵醫術高明,我很快就能恢複。”

我忙跟著點頭,“煜宸,你很快就會好的。”

煜宸輕嗯一聲,隨後問我,“林夕,帝王印現在在哪裡?”

我把帝王印,以及他昏死之後發生的事情全部跟他講述了一遍。

聽我說完,煜宸沉默了片刻後,道,“白子期突然失蹤,古神軍冇有了領導人,現在一定是一片混亂。第三次大戰不會如期開戰了,可這個太平隻是暫時的。白子期手下的大將很多,難保不會有人重振軍威,繼續對天界發起進攻。當然,厲南庚要是得知了白子期失蹤的訊息,那厲南庚也絕對會抓住這次機會,趁古神軍混亂髮動襲擊,從而達到將古神軍徹底殲滅的目的。這兩種情況,不管是會發生哪一種,最後的結果都會是以一場慘烈的大戰收尾。林夕,你想保陽世太平,想阻止兩方大戰,那現在就要開始行動了。白子期失蹤的訊息瞞不了太久,而我短時間肯定無法恢複。我問過了瞭如塵,雲翎恢複也需要七天。林夕,這段時間隻能靠你了。”

他身受重傷,剛剛甦醒過來,腦子裡就已經在思考接下來要怎麼辦了。

我想做什麼,他都會幫我。這句話,在他這裡,從來都不是說說而已。

煜宸極好,是這世上對我最好最好的人。

我看著他,穩了穩神,開口問道,“煜宸,我該做些什麼?”

“趁白子期失蹤的訊息還冇有傳開,厲南庚現在還有顧忌。林夕,你去找古神軍,讓他們放棄大戰,並且藏起來,不要讓厲南庚找到他們。”煜宸道,“林夕,帶上帝王印,以九鳳帝姬的身份出現,九鳳帝姬是遠古神,她在古神之中地位極高,說話會更有分量。”

交代完我這些,煜宸頓了下,又道,“林夕,千萬小心。”

我點頭,對著煜宸保證,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。

煜宸非常虛弱,隻是跟我說了這麼幾句話而已,他就已經有些喘了。我不敢再打擾他休息,轉身要離開。

看到我要走,煜宸突然叫我,“林夕,你是不是忘了什麼?”

我停下腳步,回身看他,一臉的疑惑。

見我想不起來忘了什麼,煜宸輕笑下,提醒我,“你忘了吻我。就這麼放你走,太虧了,過來!”

說到最後,他又變成一貫霸道的模樣。生怕我不聽話似的,還加重的語氣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