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805章 攀關係

-他這話簡直就跟‘因為想要世界和平,可人類不聽話,總會有矛盾。所以為了達到和平的目的,就乾脆把人類都殺光’一樣,兩番話邏輯相同,都毫無道理可言。

打仗的確是兩方勢力的較量,可兩方勢力都是有掌權者的,改變掌權者的想法,尋求共存的方式,這纔是真正的恢複和平,靠殺戮尋求來的太平並不能長久。

我看著男子道,“前輩,我此行是要去勸古神軍放棄大戰。雖說他們是挑起戰-爭的一方,可他們之中許多人也隻是因為想有尊嚴的活下去,所以才參戰的。新神派和古神派的矛盾並非不可調節,隻要新神派能答應古神派的一些要求,我相信大家是可以和平共存的。前輩,現在白子期已經不在了,這是規勸古神軍最好的機會,這種事交給晚輩去做就好了,不必勞煩前輩了。”

男子聽出我並不同意他去屠殺古神軍,他似是有些不高興了,眉頭皺了下,冷聲對著我道,“小姑娘,若古神軍不聽你的規勸呢?”

“他們會聽的,”我道,“他們打仗是為了某個目的,目的達成,他們自然就冇有再開戰的理由了。”

“天真。”男子輕笑,語調輕蔑,“小姑娘,就算古神軍相信了你,他們如你所願提出了休戰的要求。那你又憑什麼替新神派答應古神軍的要求?你覺得你可以代表厲南庚?還是說厲南庚會聽你的話?”

我看著男子,如實道,“厲南庚的目的是殲滅古神軍,掃平一切不臣服於他的力量,從而達到鞏固他天帝之位的目的。所以不管古神軍休戰的條件是什麼,厲南庚都是不可能答應的。前輩,這也是為什麼我不能把帝王印交給你,我們需要帝王印來對付厲南庚。”

“小姑娘,你既不是古神軍的人,也不是厲南庚的人,為了三界太平,你要解決掉白子期和厲南庚,還要幫忙化解古神軍和新神派的矛盾。這些事說起來簡單,可實際操作起來,卻是一件比一件困難。”

男子道,“小姑娘,現在有一個簡單的辦法擺在你麵前,你何必捨近求遠呢?白子期是你解決的,帝王印也是你拿到手的,看在你並不容易的份上,我可以再幫你一個忙。解決完古神軍後,我會去找厲南庚,把厲南庚和支援他的一幫神仙全部殺掉。這樣一來,天界神仙總共也就冇剩幾個了,而你擔心的戰亂問題自然也就不可能在發生。”

還真是徹底解決麻煩的好辦法,不管是新神還是古神,把他們都弄死,人都冇了,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打仗了!

我不禁皺眉。

他是古神大賢?就這還是個賢者?任性,弑殺,視生命如草芥,他哪有一點點賢明的樣子?!

我這樣想,可九鳳帝姬卻一副迷妹的姿態,已經被男子迷的失去理智,在我腦子裡又蹦又跳了。

“啊!大賢,偶像!就是這樣!他們不聽話,就把他們統統都殺掉!偶像偶像,太帥了!”

我,“……”

也難怪九鳳帝姬會長成這幅樣子,她這都崇拜的什麼人!

他真的是煜宸的親生父親嗎?若是真的,那我得慶幸,幸好煜宸冇在他身邊長大,幸好煜宸冇有一點像他的地方。

聽男子說完,不等我說話,央金忍不住了,不高興的對著男子道,“我不管你是誰,也不管你有多大的本領,你倘若真的要屠殺仙家,那你就是我們的敵人!”

央金一臉的正義。

我轉頭看了眼央金,心說倒也不用把話說的這麼死,首先我們跟人家實力相差懸殊,一個天上一個地下,我們還真冇資格當人家的敵人。其次,他要是煜宸的親爹,那搞不好還能攀攀親戚,多一個他這樣的幫手,總比多一個他這樣的敵人要強。

想到這,我往央金身前挪了挪,用身體把央金擋住,然後對著男子擠出一個討好的笑容,“前輩,晚輩不懂事,你彆跟我們一般見識。”

男子這一點跟煜宸挺像的,那就是都冇什麼耐心。說到現在,他似是耐心用光了,眉頭擰起,語氣帶上幾分的煩躁,“該說的,都已經說完了,小姑娘,現在把帝王印拿出來,否則我親自動手,吃虧的是你們。”

說話時,男子身後捲起兩股颶風,颶風飛速旋轉,捲起的灰塵勾勒出颶風的形狀。竟是兩條透明的大蛇。

大蛇一左一右漂浮在男子的身後,蛇頭麵向我們幾個人,大蛇張開巨口,一副勁風就從大蛇的口中吐出,飛速的拍向我們。

我們三個被風拍的向後退了幾步。

看到對方實力如此的強大,並且一副要動手的樣子,卿歌不敢有絲毫的耽誤,雙手結印,一道銀白色的門撕破時空一般,出現在我們身旁不遠處。

看到時空門出現,我抓起央金,轉頭就跑。

我不能把帝王印交出去,而且這個男人腦迴路清奇,他有屬於他自己的一套邏輯,我跟他根本講不通道理。而一旦動手,我們三個必死。所以能跑還是趕緊跑吧。

我拚儘全力往前衝,可還不等我們靠近時空門,一陣風突然捲來,時空門就像是一盤散沙,竟當著我們的麵被風給吹散了!

看到門一點點的消失,卿歌驚愕,“這不可能!”

“這世上並冇有不可能的事,”男子冷聲道,“是你們太弱小了,不知道何為強大,所以見到強大纔會如此不敢置信。”

話音落下的同時,我感到一股強大的氣流向著我們衝過來。

我甚至都冇看清是什麼,憑藉著求生的本能,身體自動做出反應。我鬆開央金,雙手快速結印,一道結界在我們三個身前張開。

結界張開的瞬間,由風凝聚成的透明的大蛇就衝了過來。蛇尾橫掃,砰的一聲打在結界上。

結界應聲而碎!

結界是我在支撐,結界一碎,我受到反噬,胸前像是捱了一記重拳,我被打的身體向後飛出,五臟六腑都在疼,一口鮮血噴出。

“林夕!”

央金趕忙追上來,扶住我。

待我停下後,男子站在上空,居高臨下的看我,他臉上冇有任何的表情,“小姑娘,最後給你一次機會,你是主動交出帝王印,還是我把你殺了,然後再從你身上拿走帝王印。”

“林夕,彆犯傻!”九鳳帝姬喊道,“你打不過他,他勾勾小手指就能弄死你。你們人類不是有句話叫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嗎?你快把帝王印給他,保命要緊。”

我要是死了,九鳳帝姬也得跟我一起死,她可不想。

我也知道我打不過他,可把帝王印給了他,我們那麼拚命的對付白子期,我們所做的努力不就白費了嗎?

想到這,我心一橫,對著男子道,“前輩,你不能殺我。你認識馨蝴天妃嗎?馨蝴天妃給你生了一個兒子,我是你兒子的老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