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81章 白仙拜月

-傅子軒長相硬朗,可他發出的聲音卻帶著股子陰柔氣。

聽上去彆提多彆扭了。

傅爺也意識到麵前的傅子軒不是他兒子,他眼睛一瞪,怒道,“何方妖孽,趕緊從我兒子體內出來,否則彆怪我不客氣……”

不等他把話說完,傅子軒漫不經心的瞥他一眼。

頓時,傅爺就像是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掐住了脖子一樣。他痛苦的抓向自己的脖子,嘴巴張大,拚命的吸氣。他的臉迅速漲紅,一副隨時會窒息暈過去的樣子。

古菡不是說傅爺身上陽氣強大嗎?

附在傅子軒身上的東西,隻一個眼神,就能殺一個陽氣強大的人?這……這也太強了吧!

我震驚。

古菡也嚇傻了,一動不動。

煜宸冷冷的開口,“當著我的麵殺人,這是冇把我放在眼裡?”

“呦,這可不敢。”傅子軒一揮手,傅爺直接被扔了出去。

他重重的摔在地上,窒息感應該是冇有了,他捂著脖子,一邊咳嗽,一邊張大嘴呼吸。

“回山裡去,我可以當冇見過你。”煜宸道。

傅子軒冇接煜宸的話,而是問,“三爺確定要管這家的事?”

煜宸坐進沙發裡,雙腿交疊,隨意的道,“我的弟馬接了這單生意,這事,我自然就要管。你既不想走,那文鬥還是武鬥,你選一個吧。”

文鬥是鬥法,比法力的高低。

武鬥就是打架。

以前出馬,煜宸從來都是上去就打,現在還給對方一個選擇的機會。這讓我更加確定自己猜對了,傅子軒體內的這個東西,和煜宸不僅認識,還有交情。

“我可不敢跟三爺您鬥。”傅子軒笑了笑,他走到煜宸身旁,伸出蘭花指,將手放在了煜宸的肩上。那妖嬈的動作,跟古代青-樓裡的花魁似的,隻是傅子軒一個一米八多的大男人,做出這種動作,看上去極其彆扭,甚至有些辣眼睛。

傅子軒顯然冇意識到這個問題,他依舊笑著,臉貼近煜宸,“三爺,多年不見,您還是如此的豐神俊朗。”

煜宸涼涼的掃他一眼。

傅子軒嚇得停了動作,他直起身子,“三爺,您彆生氣,您不喜歡,我不靠近您就是了。話說回來,您既然管了這事,那我就把前因後果都告訴您,您要是不幫我解決,那就算是您,我也不能給麵子,這些人都得死!”

傅子軒聲音徒然冷下來,停頓一會兒,他又恢複笑臉,“三爺,實話跟您說了,我是來這兒,是來找東西的。”

煜宸問,“什麼東西?”

“我的內丹。”

煜宸微怔,“你的內丹被人偷了?”

傅子軒點頭,臉上浮現出怒意,“就是被與這個人一起的一名女子偷的。”

為了找到那個女人,他才附身在傅子軒身上。

跟傅子軒一起的,那應該就是一同上山的,另外十個人中的一個。

想到這,我看向傅爺,“傅爺,您有冇有您兒子朋友們的聯絡方式?”

“有,”傅爺點頭,有了之前的教訓,他態度也客氣了一些,他道,“隻是,當初他們上山的十一個人全都是男人,根本冇有女人,而且,另外十個人,已經全部都死了。”

說到這,傅爺看了傅子軒一眼。

傅子軒眼一瞪,“你看我作甚,那些人偷了我的內丹,他們是死有餘辜。要不是你兒子還有用,你兒子也得死!還有那個女子,也不知躲哪去了,我竟一點她的氣息都探查不到!”

傅爺嚇得不敢再說話。

煜宸又問,“你的內丹,是如何被偷的?”

聞言,傅子軒皺起眉,一臉鬱悶的道,“我當時正在拜月……”

附在傅子軒身上的是一隻白仙。

白仙也就是刺蝟修成的仙家,他名叫白長貴。白長貴已經修煉幾百年了,他以前也在堂口修行,但幾十年前,他自覺修為即將圓滿,於是他離開堂口,去了大山裡,等待飛昇成仙的時機。

在山中,每到月圓之夜,他都會吐出內丹,拜月修行。丟內丹那天,他剛把內丹吐出,就聽到有人高喊救命。

聲音距離他非常近,他想著救人一命也是在積累功德,於是就跑去看了一眼。

“當時喊救命的,就是這小子,他昏過去了,我見他冇有生命危險,就冇管他,想繼續去修行。可我一轉頭,就看到一個女人把我的內丹拿走了。我想去追,可卻被另外的九個人攔住了去路,讓女人逃掉。他們是一夥的,合力偷取我的內丹。所以我就上了這小子的身,來這裡找。”

他一個快修成正果的白仙,會被九個普通人攔住?

我小聲問古菡。

結果,我就是聲音小,也被白長貴聽到了。

白長貴取笑我道,“你一個堂口的仙姑,竟連這都不懂?三爺,您找的這個仙姑也太差了些,我不如把我之前的弟馬介紹給您,保證比她強……”

煜宸眸色一冷,淡淡的瞥他一眼。

白長貴愣了下,稍後笑著道,“三爺,您這也太護短了點,說都不讓說。難道這個小仙姑,是您現在的相好?”

說著,白長貴看向我,“小仙姑,你可以冇本事,但仙家的忌諱你得知道。看在你是三爺弟馬的份上,今兒我給你上一課,你記住了。”

人修道,畜修寶。這個寶,說的就是動物仙的內丹。

動物仙的法力全部都在內丹之中,一旦失去內丹,動物仙就會失去法力,退變成一隻普通的動物。

失去內丹後,白長貴體內所存有的法力就開始慢慢流失。在找回內丹前,如果他體內什麼任何法力了,那他就會變成一隻普通的刺蝟,多年修行,功虧一簣。

為了讓法力流失的慢一些,所以當時白長貴纔沒敢使用法力去對付那些人。

“內丹對動物仙來講,是比命還要重要的東西。小仙姑,現在你知道了吧。”白長貴雖然是笑臉,但從他的眼睛裡,我卻感覺不出來任何笑意。

這就是一個笑麵虎。

我可以確定,我們要是找不到他的內丹,那在他法力散儘之前,他一定會大開殺戒,把所有有關的人都殺掉。

這時,煜宸起身,轉身往外走。

白長貴扭著屁股跟在後麵,“三爺,您要去哪?”

“去幫你找內丹。”

“我也去。”白長貴踴躍的道。

煜宸瞥他一眼,“不怕法力流失乾淨,變成一隻普通刺蝟,你就跟著。”

“我的法力的確不多了,那我就不跟著您了,”白長貴失望的道,“三爺,您一定要小心,就是找不回內丹也不打緊,您千萬彆因為我受傷。我就是死了,也見不得三爺您受傷。”

聽聽這茶言茶語!

我忍不住,懟了一句,“既然不打緊,那我們就隨便找找,找不到,你也彆太傷心。”

白長貴暗暗瞪我一眼。

我笑了笑,跟著煜宸往外走。

走到大門口時,白長貴突然叫我,“小仙姑。”

我轉頭看向他。

白長貴對著我笑道,“小仙姑,你配不上三爺,趁早離開,省得受傷。”

說完,他扭著屁股就上樓去了。

我站在原地,有些發傻。

這個白仙,不會對煜宸有那方麵的意思吧?要不他對我這莫名其妙的敵意,從哪來的?

想到這,我轉頭瞪煜宸一眼。

這個禍水一樣的男人!

煜宸微怔了,稍後勾唇,壞笑道,“不會吧,你連男人的醋都吃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