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836章 神鬼光

-這幅場景是很滑稽的。

一個小男孩懷裡抱著一隻藍色的小猴子,嘴巴咬在小猴子的腦袋上,吃了滿嘴的毛。

因為看不到厲南庚的臉,所以也不清楚此時他的神色。可卻很容易猜出來,厲南庚此時一定是一臉的震驚。

他語調都帶上幾分的慌亂,“鹿神,快些動手,把他們全部殺光!”

保護他的小猴子已經落到小雲翎手裡了,而出來要殺我們的女人此時也正在被煜宸追殺。他把瑞獸叫出來,一是為了彰顯實力,二是為了使用瑞獸秒殺我們。可現在的情況卻脫離了他的預想,我們這群人似是有能力與瑞獸一戰,這個認知讓他感到不安。

仙鹿聽到命令,搖晃腦袋,鹿角發出幽綠色的光。

看到仙鹿準備再次出手了,煜宸突然對著我道,“林夕,把楚淵叫來。”

這是天界,是神仙的地盤,到處充斥著炙熱的陽氣,而楚淵是鬼!這裡對楚淵來說就是地獄,是有被陽氣所傷魂飛魄散的風險的。

聽到煜宸讓我叫楚淵,我整個人都因不解而愣了下,但很快我就回神過來,雖然不知道煜宸這麼做的原因,但聽他的冇錯!

我立馬唱起請仙決。以我現在的修為,不等請仙決唱完,楚淵就被我請來了天界。

楚淵從一團鬼煙中走出來,待看清四周的情況,楚淵一雙眼瞪大,黑色的眸子裡流露出不敢置信的光。

“林夕,以前我的確算計過你,可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。再者說了,後來我也算將功補過了,救過你幫過你了很多次!你總不至於記仇不記恩,現在跑來報複我吧?這裡是天界,是諸天神佛的地盤,我就是一隻惡鬼,你把我叫來這裡。林夕,你就直接跟我說吧,你打算讓我死在哪路神仙的手裡?”

是真生氣了。

一口氣說完這麼一大串,都不帶結巴一下的。

我看著楚淵,忙道,“楚淵,你誤會了,我冇有要害你的意思。”

這時,上空的煜宸掐住了女人的脖子,接著手指用力,竟直接將女人的脖子給捏斷了!女人連慘叫都冇來得及發出,身體逐漸變透明,最後身體完全消失,隻留下了一片大紅色的薄紗。

煜宸一鬆手,薄紗便隨風飛走了。

煜宸飛下來,抬手指了下仙鹿,然後對著楚淵道,“那是鹿神,他現在要喚出的是陰世大將神光鬼,你是現世的鬼王,所以現在這隻鬼就交給你了。”

楚淵看著煜宸,眼睛眯了眯,一副‘你確定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’的表情。

煜宸神色坦然。

楚淵也明白過來煜宸是認真的。他深吸口氣,努力控製脾氣,可語氣依舊很衝。

“煜宸,不是名字裡帶個鬼字就是鬼的。神光鬼相傳是世間第一縷光所化成的精怪,因作惡多端被盤古大帝所殺。念其是天生靈物,纔沒讓其魂飛魄散,留下一魂一魄,最後成為神光鬼。煜宸,神光鬼曾與盤古大帝交手,你現在讓我對付神光鬼,你是覺得我的實力已經可以跟盤古大帝相提並論了麼?”

說完,楚淵深吸口氣,也不等煜宸再說什麼,他又繼續道,“煜宸,林夕,我的小阿靈現在還是個小孩子,她還等著長大後嫁給我呢。所以我絕不能死。現在你們愛怎麼折騰怎麼折騰,我就不奉陪了。”

話落,楚淵體內溢位大量黑色的鬼煙,鬼煙將他包裹住,就已經是打算走了。

可還不等他離開,就聽半空傳來一聲空靈的鐘聲。隻聽聲音就好像我們來到了一間寺廟般,寺廟鐘聲響起,距離我們很近,聲音有種穿透人心的力量。

安寧,神聖。

聞聲,我昂頭看上去。

隻見半空飄著一片幽綠色的光,一個穿一身白色僧袍的老者站在光芒的正中間。老者鶴髮童顏,看不出年齡,右手打佛印放於身前,左手撚著一串乳白色的佛珠。

我看著老者愣住。

煜宸說鹿神招出來的是隻惡鬼,這個老者會是惡鬼?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是令人心安與溫暖的慈愛力量。他跟厲南庚站在一起,厲南庚比他更像惡鬼。

“阿彌陀佛,”老者開口,語調平和,不帶絲毫戾氣,“紛爭無休,世人遭難。諸位都是身具神力心有大愛之人,大家目的相同,皆是為了三界更好。那我們何必要兵戎相見?諸位,我們不妨靜下心來聊一聊,我們定是可以找到和平解決的辦法的。”

他雖是被叫出來幫厲南庚的,可他卻一副中間人的姿態,並未偏袒厲南庚。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,本來就讓人舒服,現在再看到他的態度,我對他的好感頓時又多了些。

老者落下來,停在我們的身前,然後抬手對著我做了一個請的姿勢,“這位女施主,你可願意將真心交給貧僧?貧僧定用心傾聽你的心裡話,幫你解答心中所惑。”

我下意識的就要點頭說我願意。可還不等我回話,我的側臉就猛地一疼。

是有人給了我一個耳光!

我愣了下,頓時就清醒了過來。

楚淵站在我身前,皺著眉看我,“醒了冇?要不要再來一下?”

他的手高高抬起。

我總覺得他打我的這個動作,帶著那麼點私怨的意思。

我忙捂住臉,後退一步,“楚淵,你打我乾嘛!”

女人被煜宸解決了,冇了危險,千塵就將裹在我身上的白綾收回了。白綾纏在千塵的肩頭,幫他把肩頭的貫穿傷包裹住。

我話音剛落,就聽千塵輕歎口氣,頗為嫌棄的道,“看樣子還是得把你綁起來,在眼皮子底下都不安全,得牢牢捆在身邊才行。”

突然發現千塵很有毒舌的潛力。

不過很快,我就知道千塵和楚淵為什麼會這樣對我了。

上空。

煜宸不知什麼時候手提素月又衝了上去,他正在與一隻體型碩大的怪鳥交手,而周圍根本就冇有我剛纔看到的老者。

我愣了愣,問千塵,“師叔,神光鬼呢?”

千塵抬手指向空中大鳥,“那就是。”

我一驚,“可我剛纔明明看到了一個老和尚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