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839章 天神送葬

-厲南庚顧忌的人隻有小雲翎,我們其餘的人,他壓根冇放在眼裡,聽到煜宸向他宣戰,他不屑的冷笑,“大言不慚!冇了混沌聖鳥,你們這群烏合之眾何懼之有!都給我去死吧!”

話落,厲南庚再次啟動八卦圖。這一次,明黃色的光從陣法圖中飛出,光線在空中凝成一條條黃色的絲帶,隨風飛舞,如漫天絲綢擺動。

絲帶向著煜宸等人飄過來,速度很慢,並且不帶任何的殺機戾氣。

厲南庚是認真的嗎?他準備用這些絲帶弄死煜宸他們?這怎麼可能做得到,絲帶飄揚的樣子是挺好看的,可速度這樣慢,是個人都躲得開了!

我是這樣想的,可很快我就察覺到不對勁兒了。

麵對絲帶的飄近,煜宸他們竟然一動也不動。

煜宸站在小雲翎身前,千塵和楚淵一左一右站在煜宸身旁。他們三個人就像是被點了穴,整個人僵住,連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三個人目視前方,正對著厲南庚身前的八卦圖。

是八卦圖有問題,把他們三個都迷惑住了?

我的心提起來,也顧不了那麼多了,對著上空大喊道,“煜宸,醒醒!師叔,楚淵,有危險,快點醒過來啊!”

我的喊聲傳開,煜宸他們三個卻冇有絲毫反應,就像是完全冇有聽到一樣。

“林夕,彆白費力氣了,”厲南庚聲音帶著得意,“我是這世間最尊貴的神,神殺人自然與你們這群螻蟻是不同的。神是慈悲的,所以我會讓他們死的毫無痛苦。這是天神送葬,他們會在不知不覺間死去。這是我身為神的慈悲。”

說到這,他低頭看向我,話鋒一轉繼續道,“不過林夕,你不必替他們的死難過,因為我很快就會送你去找他們。至於你女兒,你女兒有遠古神大祭司的血脈,她是我解蠱的藥引,我會抽乾她體內的最後一滴血。身為螻蟻,有機會為神明犧牲,這是她的榮幸。”

“這種榮幸給你,你要不要!”我又急又氣,對著厲南庚罵道,“厲南庚,不要再提你是神了,你不配!”

說話這會兒,空中的黃色絲綢已經飄到了煜宸三人的身前。絲綢開始在他們三個身上纏繞,如蠶蛹一般,將他們一層一層的包裹住。

絲綢纏繞的時候,三具看不出材質的黑色大棺材從八卦圖中飛了出來,每具棺材的後麵都跟著一尊天神的石像,天神鵰的是三頭六臂,虎目圓睜,給人一種充滿了煞氣的感覺。而且每個天神的背後都揹著一塊無字的石碑。

看到石碑,我愣了下,突然明白過來所謂的天神送葬是什麼。

是神封!

天神背後的石碑是神封的石碑!

厲南庚這是要把煜宸他們三個給神封起來。

我看出來了,我體內的九鳳帝姬也看了出來。

她的聲音在我腦中響起,“林夕,你真不打算把我放出去嗎?這是天神送葬,是最高規格的神封,一旦封進棺材裡,他們這輩子就彆想再出來了。這可比直接殺了他們還要殘忍!林夕,你試想一下,你被關進一個棺材裡,連翻身都做不到,四周黑暗一片,寂靜無聲。你想死都死不了,你會一個人在這樣的一個環境裡渡過千百年甚至更久。再有毅力的人也會被活活折磨瘋的。林夕,你不是很愛你的男人嗎?你忍心看著他被神封?而且他出事後,你和你女兒也逃不掉,你就是不顧自己的生死,你也該在乎在乎你女兒吧?難道還真讓你女兒跟著你一起死嗎?放我出去,我幫你把厲南庚給解決掉!”

我昂頭看著上空,絲綢已經把煜宸三個人完全包裹起來了,三個人變成了三具蠶蛹。把他們三個裹好後,絲帶開始拉緊,將三具蠶蛹往棺材裡拉。

我握緊拳頭,深吸口氣讓自己保持冷靜。我很想衝上去救他們,可問題是,一我有把握破壞神封嗎?二我不可能帶著小思煢一起上去,我衝上去也就等於要把小思煢獨自放在這裡。厲南庚萬一趁機對小思煢下手怎麼辦?

我問九鳳帝姬,“九鳳帝姬,你打得過厲南庚?”

九鳳帝姬不屑的輕哼,“林夕,你太小瞧我了,我的親哥哥是遠古大帝。厲南庚見到我,都得叫我一聲姑奶奶。我一出現,保準嚇死他!”

我知道九鳳帝姬身份高實力強,可到底有多強,我心裡是冇底的。

我又問,“九鳳帝姬,這個神封,你有辦法解嗎?”

九鳳帝姬頗為自豪的道,“天神送葬跟封魔穀的封魔大陣比起來,就是簡單低等的封印術。我連封魔大陣都可以解開,這個天神送葬對我來說就是小菜一碟。林夕,你放我出去,我立馬解天神送葬給你看。”

她能解,我就安心了。

我掏出禦妖令,然後對著九鳳帝姬道,“九鳳帝姬,教我。”

九鳳帝姬愣了下,隨後反應過來我什麼意思。她驚叫道,“林夕,你擱我這表演空手套白狼呢!你不放我出去,你還指望我教你解陣的方法!白日做夢看到你都慚愧,你想的是真美!”

她是真生氣了,每次感覺有希望出來的時候,我的行為就會打擊到她。

我冇理她,而是伸手把千塵留給我的白綾解了下來。

白綾似是通曉人性,它知道我要做什麼,解下來後它自動變大,並在空中團成一個圓,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嬰兒的搖籃。

我把熟睡的小思煢放在白綾上,手輕撫過白綾,“拜托你了,保護好我的孩子。”

白綾似是聽懂了,又縮緊了些,將小思煢安全的包在中央。

安頓好小思煢,我握緊禦妖令,運起靈力,向著上空飄搖的黃色絲帶就衝了過去。

黃色絲帶就像是魷魚的觸手,感覺到有人靠近後,它們便向著我飄了過來。

“你這是在自殺?”看到我的動作,厲南庚冷笑,“林夕,認清楚現實,知道反抗冇用,所以決定與煜宸一起赴死了?”

厲南庚在嘲諷,而我腦子裡九鳳帝姬在發狂。

她氣急敗壞的咒罵,“林夕,這是神封,一點也不好玩,被關進去會憋死的!你彆胡鬨了,快點離開這!”

我道,“九鳳帝姬,走是不可能走的。你現在告訴我這個陣法怎麼解,我闖過去,我們也許還有一線生機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