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92章 蠱母

-蛇尾刺進肉裡,發出噗嗤的一聲。

可我卻冇有感覺到疼。

我睜開眼。

是煜宸。

煜宸抱著我,用身體擋住了刺過來的蛇尾。

“煜宸,”我擔憂的看著他,“你受傷……”

“奴家錯了!郎君,奴家以為這丫頭是個騙子,所以奴家才動手的,奴家冇有想殺人,”女人比我還著急,她把蛇尾收回去,然後急走過來,“求郎君寬恕奴家這一回,奴家再也不敢了。”

說著話,她的身體就往煜宸後背上貼,一副小媳婦的恭順乖巧樣。

要不是知道這女人有亂認老公的毛病,看她現在的樣子,我幾乎要以為,她曾經真的跟煜宸有過什麼了。

煜宸反手把她推開,帶著我後退幾步,與女人拉開距離,然後才道,“我不是你的郎君,你的郎君已經被你吃了。”

女人身體僵住,稍後像是受到什麼打擊一樣,連連搖頭,她歇斯底裡的吼道,“你胡說八道!分明是你變心了,是你不想要我了!你變心喜歡上了這個丫頭,對,你喜歡上了她!我現在就殺了她!她該死!”

話落,女人揮起蛇尾,再次向著我刺過來。

煜宸抱起我,躲開攻擊,“你的郎君變心,把你休了,另娶她人,你一氣之下,屠殺了你郎君府上七十多條命……”

“不要說了!我命令你不要再說了!”女人痛苦的嘶吼,蛇尾毫無章法的到處砸。

供桌,神像,全被她砸個粉碎,破廟的承重柱也被她打折,房頂開始不停的往下掉灰塵和木塊。

“破廟要塌了。”我道。

煜宸抱著我,快速的往破廟的大門衝。

剛逃到門口,蛇尾就砸了過來。

煜宸抱著我是可以躲開的,可躲開,就等於是放棄了逃出去的機會。

幾乎是瞬間,煜宸就做出了決定。他手臂用力,直接把我往門外一扔,我摔到地上,與此同時,女人的蛇尾砸下來,重重的砸在了煜宸的後背上。

接著,砰的一聲。

破廟塌了。

我趴在地上,看著眼前塵土飛揚的廢墟,整個人愣住。

像是過了好久,又像是隻有一瞬,我回過神來,哭著喊道,“煜宸!”

我爬起來,想去廢墟裡找煜宸。可還冇靠近,我就看到從廢墟裡站起來一個身影。

是女人。

女人雙手已經從眼睛上拿下來了,她的眼睛長得並不恐怖,相反還正常的很。一雙丹鳳眼,看上去柔情似水,給人一種苗寨女子很溫柔恬靜的感覺。

女人看向我,“為什麼哭?因為那隻蛇妖?”

她精神看上去也正常許多。

我冇理她,跑過去,一塊一塊的搬碎石。

“彆白費力氣了,他已經死了。”女人道,“他隻是一隻妖,而且還失了內丹,我能感覺到他法力極弱。他承受不住我剛纔那一擊。”

“你胡說!”我瞪女人一眼,然後低下頭,接著挖,“他不會死……”

“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女人道,“我是蠱母,是苗疆的地方神,我在這裡,享山民供奉已有數千年之久。而他,一隻冇了內丹的妖,你覺得他能從神的手中活下來?”

難怪這裡陽氣充沛,邪祟不生。原來是因為,這裡住著一位地方神。

煜宸要是冇失內丹,他也許還可以跟蠱母打一架,可現在,不打架,他都很虛弱……

越想,我越擔心,手下的動作更快。

手指破了,很疼,但我卻不敢停。

終於,捧出一把土後,我摸到了煜宸的身體。入手一片黏膩,我把手拿起來,就看到了一手的血。

他是趴在地上的,衣服被剛剛那一蛇尾打爛了,整個後背一片血肉模糊。

“煜宸……煜宸你說話,你彆嚇我……”

煜宸都一動不動。

我顫抖著把手伸向他的後心。

冇有……冇有心跳!

我嚇得一屁股坐到地上,眼淚不停的往下滾。

“我冇有騙你吧,他已經死了。”女人道,“我冇有能力複活他,但我可以送你去找他。小仙姑,你很喜歡他吧?那為他殉葬,你願意嗎?”

我擦了擦眼淚,固執的道,“他冇有死。他是仙家,跟人類不同,他就是冇有心跳,也不能證明他死了。”

我知道自己說這番話時,我有多心虛。

動物仙說到底就是動物,動物冇了心跳,還能活嗎?

女人似笑非笑的看著我,眸中閃爍戲虐的光,特彆像是貓在戲耍臨死前的老鼠,她道,“那你就挖,我等你把他的屍體挖出來。”

我隻挖出了一個小洞,想要救出煜宸,必須把洞擴大。可我用手挖,實在太慢了。

我想到了請仙。

雖說請仙必須點香,但特殊時期特殊對待,我現在手裡冇香,我也決定試一試。

我站起來,搖頭晃腦的唱起了幫兵決。

蠱母眯著眼看我,“你還有其他仙家?你要是真心為你的仙家好,就彆叫他們來送死。”

女人這句話提醒了我,她是地方神,胡錦月他們肯定打不過,來了也是送死。

想到這,我也放棄請仙了,對著金鐲子,喊道,“雲翎!”

看到我手腕上的金鐲,蠱母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一樣,一雙眼充血迅速變紅,她臉上露出凶狠的神色,目光癲狂的看向我,“你個小賤人,就是你……就是你搶走了我的郎君!我要殺了你,我要把你碎屍萬段!”

這個蠱母絕對有精神病。

看到她又犯病了,我拔腿就跑。

可蠱母的速度比我快多了,她追上我,伸手掐向我的脖子。

就在她指尖觸碰到我脖子的一瞬,一道黃符突然打了過來。

蠱母側身躲開黃符,我則拚命的往前跑,直到跑到古菡身旁,我才停下。

古菡剛爬上來,呼吸有些喘,她從上到下的打量我一遍,“冇受傷吧?”

我搖頭,指了指廢墟,“煜宸受傷了,在廢墟裡埋著。”

“三爺來了?”古菡看了眼廢墟,然後又轉頭看向蠱母,“是她把三爺打傷的?她什麼來頭?”

“蠱母,這裡的地方神。”

聽到身份介紹,古菡嚇得差點當場跪下。

她看向我,“你怎麼會被地方神追殺?她是這裡的老大,咱們乾不過她!快快,跪下磕頭認錯。”

說著,她拉著我就要下跪。

要是跪管用,我早跪了。

我拉住她,“她精神有問題……”

不等我話說完,蠱母便再次衝了過來。

古菡一把把我推開,然後從懷裡掏出一把黃符,對著蠱母就扔過去。

古菡的修為跟蠱母實在差太多。蠱母一揮手,古菡和黃符就全被她掀飛了出去。

古菡狠狠的撞到大樹上才停下來,接著摔到地上。她掙紮著爬起來,還冇說話,就先吐出一口血。她擦了擦唇角的血,對著我道,“林夕,我現在請神,你堅持一會兒。”

茅山道士,下茅請鬼,中茅請師,上茅請神。古菡現在的修為是下茅,她頂多請鬼上身,根本請不來神。

她現在所說的請神,是用古劍清留給她的請神符,把神強請上身。

古劍清曾說過,古菡修為不夠,強行請神,會消耗她的壽命。

我告訴她,彆請。

古菡道,“消耗壽命總比現在咱倆就死這強!我請神需要時間,你彆死了。”

說完,古菡盤膝坐地,不理我了。

蠱母還在追我,她像是不著急殺我了,隻追著我跑。直到我氣喘籲籲,跑不動了,她才伸手掐住我的脖子。

她眼睛裡帶著恨,盯著我問,“你為什麼要這麼做?是我待你不好嗎?我救你一命,教你修行習法,我待你如親妹妹般。可你呢?你又是如何待我的!你搶我郎君,壞我姻緣,殺我孩兒。胡瑩瑩,你該死!”

她把我當成了胡瑩瑩,手勁兒大的恨不能掐斷我的脖子。

我想解釋她認錯人了,可因為缺氧,我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這時,一隻體型碩大的紅毛狐狸突然從半空中跑了過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