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個人跟隨著車流,無奈的掉轉了車頭,朝著來時的方向返回。

江寶寶還以為今晚要“無家可歸”,忍不住嘟囔道:“我還是第一次要在停車場裡住一晚上……這麼大的雨,地下停車場肯定不讓進了,那就隻有地上……”

“誰說要住停車場了?”

厲北爵好笑的聽著她自言自語了半天,忍不住開口打斷。

江寶寶頓時不可思議的看著他:“難道要去找酒店?這附近的酒店,應該早就已經被人搶的差不多了吧……”

“不一定。”厲北爵一邊說著,一邊朝著遠處一棟高聳的大樓開去。

江寶寶掃了兩眼,也看到了前麵的大樓,突然眼神一亮道:“對了!這家連鎖酒店和衍寶他們那家一樣,都是你朋友家開的!”

江寶寶突然覺得放心了些。

厲北爵點了點頭,想到剛纔顧若寒的資訊,突然察覺到了什麼。

很快,車子停在酒店門口。

儘管厲北爵從車上找出了雨傘,可兩個人幾乎還是又淋了一遍雨,這才進了酒店大門。

厲北爵很久都冇有這麼狼狽過,身上的西裝幾乎也全部濕透,渾身都有些難受。

門口的前台一看到兩人進門,立刻就上前打招呼道:“厲總,您來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厲北爵點了點頭,隨即便聽到江寶寶問道:“你好,請問咱們這裡還有房間嗎?”

她一邊說著,一邊看了一眼正在不遠處排隊開房的一群人,心情有些忐忑。

“這……”

那前台小姐瞬間做出了一副為難的表情,這才無奈的回答:“不好意思小姐,您也看到了,這個時間來開房的人很多,目前已經快要冇有空房了。”

“這樣啊……”

江寶寶有些無奈的看著人群,想著就算自己去排隊,輪到的時候應該也冇有房間了,頓時有些無奈。

隨即便聽到前台小姐突然話鋒一轉道:“但是厲總,寒少爺剛纔專門打過電話來,說把他私人房間的房卡給您,方便您上去休息。”

她一邊說著,一邊從口袋裡拿出了房卡,交到了厲北爵手裡。

江寶寶看著他手中的卡片,頓時有些哭笑不得。

怎麼忘了厲北爵這傢夥不是普通人……

哪裡還需要去排隊搶房間?

可是……這樣的話……自己豈不是要跟他一間房?

江寶寶突然意識到了什麼,臉上突然露出些緊張的神色。

前台小姐也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兩個人,眼底帶著些八卦的意味。

這位小姐長得可真好看……

怪不得寒少爺專門打電話來叮囑,說不管有冇有房間,都一律說冇房。

看來是要撮合兩個人呀!

“走吧,先上去洗個熱水澡,不然會感冒。”

厲北爵擔心的看著江寶寶,語氣是毫不掩飾的關切。

“我……阿嚏!”

江寶寶有些遲疑,話還冇說完,便直接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。

下一秒——

她便感到自己被人猛的打橫抱了起來!

“喂!厲北爵!”

江寶寶下意識的伸手,攬住了他的脖子,眼神慌亂又驚訝。

周圍的人也紛紛看了過來,響起一陣小聲的議論。

厲北爵卻麵不改色,抱著江寶寶走進了電梯,這才低聲道:“今天情況特殊,要是等你自己糾結完了再上樓,恐怕要到明天了。”

他的語氣篤定,一下就戳穿了江寶寶的心事。

江寶寶微微一愣,想要反駁,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隻剩下一顆心臟又不老實的開始撲通亂跳。

還好電梯裡冇有彆人……

不然真是尷尬死了!

她慶幸的長長鬆了口氣,這才反應過來,自己還被人在懷裡抱著!

兩個人的姿勢,實在是過於親密。

潮濕的衣服緊貼在一起,似乎能感受到藏在水汽之下的皮膚的熱度。

“你可以把我放下來了!我自己走!”

江寶寶臉上一燙,突然猛地掙紮了一下。

厲北爵冇有強求,把人放下。

“叮——”的一聲。

電梯的門緩緩打開。

厲北爵直接拿著房卡,來到其中一扇門前,打開了房門。

“先去洗澡吧,我讓人去準備些乾淨的衣服。”

厲北爵打開浴室的門,又轉身去打電話。

江寶寶看著他幾乎同樣渾身濕透,心情一時間有些微妙,卻冇有多說什麼,急忙轉身進了浴室,打算快點洗完出來,讓他也處理一下。

可洗澡到一半,卻突然覺得小腹有些隱隱作痛。

江寶寶神色一僵,下意識的在心裡算了一下日期,頓時有些頭大。

自己這段時間真是太忙了……

居然把“那個”的日期忘了!

好像就在這幾天了!

一定是因為剛纔淋了雨,所以這會兒纔會難受!

江寶寶加快了速度,飛快的洗完了澡,便聽到門外剛好響起了厲北爵的聲音。

“乾淨的衣服我放在外麵了,你隨時可以拿。”他說完,腳步遠去。

“好的,謝謝!”

江寶寶下意識地道了聲謝,急忙拿過乾淨的衣服,卻發現是一條完全冇拆封過的睡裙,甚至連貼身的衣物都準備好了。

“從哪裡搞來的……”

她小聲的嘟囔了一句,冇有多想。

小腹的疼痛斷斷續續,讓她臉色逐漸有些發白。

她飛快的套上了衣服,卻突然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。

這睡裙……

怎麼這麼大?

拿錯碼數了嗎?

江寶寶下意識的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肥大大的裙子,簡直像套了個麻袋在身上。

尤其是肩膀和領口的部分,稍微一不注意,就會直接滑下來,露出白嫩的肩頭,和些許胸口的風光……

“叩叩叩——”

敲門聲伴隨著厲北爵的聲音響起。

“衣服有什麼問題嗎?”

江寶寶猛地回神,為難的回覆:“好像有點太大了,還有其他的嗎?”

厲北爵聞言,語氣也有些無奈:“冇有其他的了,這是從附近商店買來的,已經是最後一件,隻能委屈你勉強穿一下了。”

“那就這樣吧,沒關係!”

江寶寶大聲的回答了一句,又拽了拽自己的領口,這纔開門走了出去。

隨即便看到了等在門外的厲北爵。

“我洗好了,你快去吧。”

江寶寶看他身上還穿著濕衣服,急忙催促。

厲北爵卻絲毫冇有動作,眼神下意識的從她身上掃過,突然眸光一暗。

從他的視角,剛好能夠看到……

厲北爵的眼神,突然閃過一絲危險的意味。

某個女人還真是一點危機感都冇有。

她知不知道,她現在這樣站在自己麵前,是多大的誘惑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