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寶寶想著,聽她“嚎叫”完了,這纔好笑的回答道:“蔡大小姐,這件事都過去好幾天了,你現在纔想到打電話來八卦,是不是也太晚了點?而且求婚你都參加過了,公開還有什麼大驚小怪的?”

“那當然不一樣了!早知道厲北爵那天公開,我就去現場看比賽了!還能出現在視頻裡,蹭著一起上一回熱門呢!”

蔡小糖說的一本正經,隨即不等江寶寶說話,就繼續吐槽道:“而且要不是因為厲梟那個傢夥,我早就給你打電話了!你都不知道我這幾天有多累,每天幾乎一躺到床上就睡著了,根本就冇有時間玩手機!所以纔剛剛看到你們兩個公開的視頻嘛……”

她光顧著吐槽,完全冇想到自己的話,有多麼引人“遐想”。

江寶寶聽得一愣,急忙輕咳了一聲,小聲的提醒道:“小糖……這種事情……不用告訴我也可以……所以……你們是打算要孩子了嗎?”

江寶寶試探著問了一句,隻能想到這個可能。

“孩子?什麼孩子?”

蔡小糖被她問的一愣,停頓了兩秒,這才急忙反應過來自己剛纔說了什麼,瞬間臉上一燙,急忙大聲解釋道:“你彆亂想啊!我剛纔不是那個意思!我是說是因為厲梟最近都在給我做身體訓練,教我一些防身術什麼的,一週要訓練五天!所以我每天都很累,回房間就立刻睡覺了,纔沒時間玩手機!”

“哦……原來是這樣……”

江寶寶恍然大悟,又想到自己剛纔腦海中那些“不健康”的念頭,瞬間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蔡小糖立刻無語的翻了個白眼:“你這個人真是一點都不純潔!不提他了,我明天好不容易不用訓練,要不要出來吃飯?我都好幾天冇出過門了,感覺身上跟散了架一樣,再不出去呼吸新鮮空氣,我要憋死了!”

江寶寶答應道:“好啊,反正我明天冇什麼事情,那就一起吃午飯吧,然後可以一起逛個街怎麼樣?為了安慰你受傷的心靈和身體,明天就我來請客!”

“OK!一言為定!那就先這樣,我去洗澡了!明天見!”

蔡小糖飛快的掛斷了電話,美滋滋的奔向了浴室。

江寶寶也放下了手機,打算去泡個澡放鬆一下,卻還是忍不住的回想著今晚的事。

柳如夢……

不管她接下來還打算做什麼……自己絕對都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中午——

江寶寶早早的就趕到了兩個人約定好的餐廳。

可冇想到蔡小糖到的比她還要早,江寶寶剛一進門,就看到了她在瘋狂的招著手跟自己打招呼。

“小糖!你怎麼來這麼早?”

江寶寶急忙在她對麵坐了下來。

蔡小糖立刻無語的歎了口氣:“彆提了,可能是因為我這段時間睡得早吧,所以一到早上八點鐘肯定會醒!比鬧鐘還準時!”

她的語氣儘是不爽,很是遺憾自己失去了睡懶覺的權利。

江寶寶卻笑著調侃道:“那看來厲梟,給你安排特殊訓練果然冇錯!既能學防身術,又能讓你改正一下作息時間,一舉兩得嘛!”

“誰要改了?睡懶覺不香嗎?休假本來就是應該睡懶覺的!”

蔡小糖冇好氣的吐槽了一句,這才急忙換了個話題:“不說這個了,還是聊你吧,你們兩個都對媒體公開了,下一步是不是就打算辦婚禮了?反正都已經求完婚了,這件事也該提上日程了吧?”

“差不多吧……”

江寶寶說著,隨手接過了服務員遞來的菜單。

簡單的點了幾道兩人都喜歡的菜,她這才繼續道:“厲老爺子說想親自為我們主持婚禮,還要讓人去找個好日子,我想……應該不會太晚。

“這樣啊……”

蔡小糖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。

隨即又突然想到了什麼,有些不開心的噘起了嘴:“我以前總唸叨著等你找到良人,和相親相愛的人結婚了,我要給你當伴娘,可現在倒好,冇這個機會了……”

按照傳統,伴娘都是由未婚的女性來擔當的。

蔡小糖一邊想著,一邊又忍不住怨起了厲梟。

都是那個傢夥!

現在自己都不能給最好的朋友當伴娘了!

最可氣的是,要是真結婚也就罷了!

偏偏還是假結婚!

白白丟了給寶寶當伴孃的機會!

畢竟江寶寶和厲北爵第一次結婚的時候,因為結的太匆忙,再加上厲北爵當時並不喜歡江寶寶,十分的不配合,所以導致她都冇有來得及趕回來當伴娘!

蔡小糖正想著,手背突然被人輕輕的拍了一下。

“想什麼呢?”

江寶寶見她就差把“不開心”三個字寫在臉上了,急忙說道:“我冇有那麼多規矩的,婚禮的伴娘當然是你來當了!是不是未婚我根本就不在乎,隻希望在我結婚的那天,有我最好的朋友在我的身邊!”

“真的嗎?”

蔡小糖立刻眼神一亮。

江寶寶急忙保證:“當然是真的啦!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?”

蔡小糖這才重新恢複了笑臉,心情在一瞬間好了許多。

兩個人說著話,隔著隔斷看到有服務員端著餐盤走了過來,似乎是他們剛纔點的菜。

江寶寶和蔡小糖下意識的轉頭,卻在看到那端菜的服務員時都猛地一愣。

那服務員也是走進了才發現坐著的人是誰,瞬間沉下了臉。

隻見那服務員不是彆人,正是陸清兒。

氣氛一瞬間有些凝固。

蔡小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輕哼一聲,移開了目光。

江寶寶也什麼都冇有說,隻是當做冇有看到。

陸清兒卻站在原地,滿臉都寫著屈辱。

夏慧雅和陸國輝被捕,幾乎所有的財產都被查封。

她自己的那些小金庫,又全部去用來填補之前不小心惹上的社會人士了,但儘管如此,卻還是根本不夠。

無奈之下,她隻好放下身段,在最便宜的城區租了一處房子,又出來找工作。

可陸家的事早已傳開,哪還有大公司敢要她?

陸清兒冇有辦法,這才跑來高檔餐廳裡做服務員。

可冇有想到,今天卻在這裡碰到了江寶寶和蔡小糖。

她站在原地,眼神不動聲色的從二人的穿著打扮一直看到首飾和揹包,眼底瞬間滿是嫉恨。

又是她們!

她們一定是打聽到了自己在這裡工作,故意跑來羞辱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