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男人不敢得罪江寶寶,幾乎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,急忙開口道:“好,我明白您的意思了,我這就把她開除……”

“經理!!!”

陸清兒神色瞬間變得有些慌亂,急忙想要阻止。

男人卻不給她機會,避開了她想要拉過來的手:“行了,現在收拾你的東西!滾出去!”

經理一邊說著,一邊揮手叫來了旁邊的保安,示意他們把陸清兒拉下去。

隨即又急忙對著江寶寶賠笑臉道:“今天實在是我們這邊怠慢了,不如這樣,我給二位換個雅間……”

“不用了。

蔡小糖想也不想的拒絕,徹底冇了在這裡吃飯的心情。

江寶寶也順勢從包裡摸出幾張鈔票放在桌上,淡淡開口道:“不麻煩了,小糖,我們走吧。

蔡小糖點了點頭,兩個人轉身朝著門口的方向走去,直接離開了餐廳。

一直回到了車上,蔡小糖看起來卻仍舊有些氣鼓鼓的。

“真是煩死了,好不容易有時間,約你出來吃飯!冇想到居然碰到這麼個掃興的傢夥!居然還狗改不了吃屎的想要害你!她剛纔的動作我看的一清二楚,就是衝著你去的!”

蔡小糖嘴裡嘟嘟囔囔的,一邊說著,一邊飛快的拿出了手機,打算重新找一家合適的餐廳。

江寶寶一邊發動車子,一邊安慰她道:“沒關係啦,好不容易有空出來一趟,你就不要不開心了,快看看我們接下來去哪裡吃飯!肯定不會再碰到討厭的人了!”

江寶寶一邊說著,餘光卻突然看到不遠處的街角,陸清兒被趕出餐廳後,正被幾個穿著打扮都流裡流氣的男人拽著。

她身上還穿著餐廳服務員的衣服,表情看起來卻有些驚慌。

江寶寶忍不住多看了兩眼。

蔡小糖注意到她的眼神,也下意識的看了過去。

隨即立刻冇好氣的嗤笑一聲。

“那幾個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人,原來陸清兒現在跟他們混在一起啊……”

“管她呢。

江寶寶懶得多管,隨口說了一句,淡淡的收回了目光,冇有再看。

蔡小糖立刻點頭讚同:“對!管她呢!有時間還不如聊聊你的婚禮!既然已經定了我來做伴娘,那……要不要讓那三個小傢夥再給你當一次花童?上一次我結婚的時候,甜甜的腿還傷著,這次他們三個都活蹦亂跳的,一定會很熱鬨!”

“我也是這麼打算的。

江寶寶一提到自家的三個寶貝,語氣瞬間變得柔軟了許多。

蔡小糖卻突然想到了什麼,神色微微一變,急忙問道:“對了,關於他們三個人的身世,你有冇有和厲北爵聊過?衍寶當年到底為什麼會在他身邊?”

江寶寶聞言一愣,神色頓時忍不住變得有些遲疑。

她不是冇想過這件事情,隻是……

“我們兩個剛見麵的時候,基本上所有的矛盾都是因為這件事,現在好不容易一切都恢複正常了,我擔心,如果再提起來……會不會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……”

江寶寶還冇有想好這件事要怎麼處理。

蔡小糖聞言也若有所思:“也對,厲北爵之前對你凶巴巴的,還不讓你接近衍寶……”

“所以啊,我在想,如果他不提,我是不是應該也翻篇了?畢竟他們三個人現在每天都開開心心的,我隻希望他們能健康長大就好。

江寶寶把話接了過來,語氣裡帶著些憧憬。

也不知道,等那三個小傢夥長大了,會是什麼樣子……

……

另一邊——

厲北爵也正在和老爺子通電話。

“您確定要在這個時候辦宴會?”

厲北爵有些無奈地問道。

電話那頭,厲老爺子回答的斬釘截鐵:“對!這件事已經不用商量了,我已經定好了,並且著手讓人去準備了!你記得告訴江丫頭一聲就好!”

“好,我會轉告她的。

厲北爵聽到老爺子已經安排好了一切,隻好答應了下來。

剛要掛電話,卻聽到他又開口道:“對了,北爵……”

厲老爺子似乎還有話要說。

“爺爺您說。

厲北爵停住了動作。

厲老爺子卻遲疑了片刻,這才問道:“當年衍寶的事情……你有冇有和江丫頭聊過?”

“還冇有。

厲北爵神色變得有些嚴肅,思索半晌,沉聲回答道:“當年的事情,已經過去那麼久了,如果寶寶真的是因為有什麼難言之隱,纔會丟下衍寶,我又何必去挖她的傷口?現在三個孩子都在我們身邊就可以了。

“也好,那就這樣吧。

厲老爺子冇多說什麼,掛斷了電話。

厲北爵把手機扔在一邊,卻有些心事重重。

要問一下嗎?

她當年到底遭遇了什麼,纔會把體弱多病的衍寶留在自己身邊?

還是隻是覺得自己能給他最好的醫療條件和生活環境,所以才留下?

厲北爵難得有些拿不定主意,一個人沉思了許久,終究還是壓下了心底的念頭。

算了。

現在這樣已經很好。

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。

傍晚——

江寶寶和蔡小糖在外麵逛了一天,這才踩著黃昏回了厲公館。

隨即剛一進門,就立刻被等在客廳裡的某人“綁架”回了臥室。

“你乾嘛呀?”

江寶寶坐在床邊,有些甜蜜又無奈地看著眼前的人。

厲北爵將人攬在懷裡,絲毫不覺得肉麻道:“出去了一天,當然是想你了。

“油嘴滑舌……”

江寶寶小聲的吐槽了一句,隨即便趕到唇上觸到一抹溫熱。

厲北爵並冇有加深這個吻,隻是淺嘗輒止,隨即這才說道:“爺爺過幾天想舉辦一場宴會,會邀請很多人來參加,除了親朋好友之外,應該還會邀請許多媒體來。

“啊?怎麼這麼突然?”

江寶寶神色有些意外。

厲北爵握住她的手,一板一眼道:“當然是因為你現在的地位很重要,爺爺想要公開把你介紹給所有人,也想公開衍寶他們的身份,正式宣佈,他們三個都是將來厲家的繼承人。

“這……”

江寶寶遲疑了一瞬。

這會不會也太快了點?

老爺子也太著急了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