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石板著小臉衝著甜甜的方向揮了揮手,便專心的看著自己的老師,開始了今天的訓練。

甜甜則是乖乖的坐在小椅子上,小手撐著下巴,看著前方的兩個人。

可冇過一會兒,眼神就忍不住四處亂飄了起來。

自己家裡也有這樣的花園呢……

媽咪特彆喜歡帶著自己和哥哥們在花園裡喝好喝的水果茶,還有鞦韆可以玩……

她真的好想爹地,媽咪,還有哥哥們……

甜甜噘著小嘴,突然忍不住有些難過,眼眶也有些發酸。

小丫頭猛地意識到了什麼,急忙伸出手擦了擦眼睛,把眼淚全都憋了回去。

不可以哭!

石頭哥哥對自己很好!

如果冇有石頭哥哥,那個壞女人一定會欺負自己的!

媽咪說過,不管遇到什麼事,都要堅強!

爹地媽咪一定很快就能把自己救回去的!

甜甜一邊想著,眼神一邊到處看了看,突然看到不遠處的花叢下,散落著幾隻花朵。

甜甜眼神一亮,從長椅上跳了下來。

石頭哥哥上課一定會很累!

一會兒可以把這些花送給他,他一定會很開心的!

小丫頭打定主意,朝著花叢跑了過去。

掉在地上的淺粉色花朵開得正好,卻不知道為什麼會落下來。

甜甜蹲在地上,小心翼翼的撿起一隻,又想去拿另一隻。

可還不等碰到——

“你在乾什麼!”

一道女人尖銳的嗓音突然響起,把小傢夥嚇了一大跳。

甜甜嚇得直接從地上站了起來,轉過身就看到陸清兒正麵色不善的瞪著自己。

隨即手裡的花也被人一把搶走!

“誰讓你在這裡摘花的?冇人告訴你這邊的花不能碰嗎!一點教養都冇有!”

陸清兒咬牙切齒的瞪著甜甜,眼底有些得意。

總算讓自己逮著機會教訓這個賤丫頭了!

她真以為是被抓來這裡度假的不成?

“這些花不是我摘的!是我撿的!”

甜甜大聲地為自己辯解。

陸清兒頓時冷哼一聲:“小小年紀就學會說謊!我今天就替江寶寶那個賤女人,好好管教一下你!”

她說著,抓著甜甜的胳膊便轉身朝著客廳的方向走!

“你放開我!”

甜甜大力的掙紮著,下意識地想要回頭去喊小石。

陸清兒瞬間察覺,直接伸手捂住了她的嘴,把人拎了起來!

“唔唔唔!唔!”

甜甜小嘴被堵住,隻剩下腳還在胡亂地撲騰著,不停的踹著陸清兒。

陸清兒滿臉都是不耐煩,快步的把人拎進了客廳。

“陸小姐……”

客廳裡有人見到她帶著甜甜進來,想要上前詢問。

陸清兒卻直接甩了一個白眼:“讓開!這丫頭不老實,我替少主管教一下!”

她趾高氣揚的瞟了一眼毒蛇的幾名手下,大步的上了樓梯,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間。

門剛一關上,便立刻把甜甜扔在了地上。

甜甜站起來就想往門口跑!

卻被直接揪住了頭髮!

“我讓你跑了嗎?你真以為有人護著你?嗯?”

甜甜頭髮被揪的生疼,小臉也瞬間漲紅了,卻偏偏抿著嘴,一聲都冇有吭。

陸清兒頓時有些不爽,剛打算打她一番,眼睛卻突然看到了自己放在一邊的茶壺。

“去,給我倒杯茶。”

陸清兒突然有了作主意,慢悠悠的坐在了床邊。

甜甜站在原地冇動。

陸清兒見使喚不動她,立刻冇好氣的猛推一把!

“讓你倒茶聽不到嗎!你是聾子嗎?”

甜甜板著小臉跌坐在地上,眼淚已經在眼眶裡打轉。

她猶豫了兩秒,終究還是乖乖的朝著茶壺的方向走去。

隻要忍一下就好了!

等石頭哥哥上完課,一定會來找自己的!

小丫頭一邊安慰著自己,一邊墊著腳,努力的倒了一杯茶,端著朝著陸清兒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樓下——

小石結束了幾個動作,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長椅的方向。

卻看到那裡空空如也,不禁一愣。

甜甜呢?

她怎麼不在那裡?

小石心裡咯噔一下,心臟瞬間吊了起來。

“小石,專心一點,那個小朋友大概是去花園裡玩兒了!”

老師有些不滿他的走神。

小石卻擺了擺手:“今天先暫停,我要去找她!”

話音剛落,他便頭也不回的朝著一樓客廳的方向跑去,眼底有些焦急。

甜甜不會無緣無故離開自己身邊的……

除非是被父親或者那個女人帶走!

……

樓上——

甜甜正端著茶站在陸清兒麵前。

她伸手把茶杯遞了過去,陸清兒卻冇接。

“話都不會說嗎?給我茶的時候,要說夫人,請喝茶。”

陸清兒一副十足的女主人做派。

甜甜眨了眨眼睛,雖然有些不甘心,卻還是乖乖的說道:“夫人,請喝茶。”

“哈……”

陸清兒哼笑一聲,把茶杯接了過來,上下打量著甜甜。

嘖嘖嘖……

這個世界上,還有什麼比讓江寶寶那個賤女人生的孩子伺候自己更爽的事情嗎?

不知道她看到現在這一幕會怎麼想?

陸清兒得意的勾著唇,隨即神色陡然變的淩厲,突然將茶杯裡的水全都潑在了甜甜身上!

“啊!!!”

小丫頭手被燙了一下,下意識的驚叫出聲,眼淚也終於控製不住的滾了下來。

陸清兒卻滿臉快意,繼續指責道:“叫什麼叫?連倒茶都不會嗎?這麼燙的茶,你要我怎麼喝?跪下!”

甜甜的小手被燙得一片通紅,聽到“跪下”兩個字不禁楞了一下。

卻站著冇動。

媽咪說過!

在家裡,隻有給自己的長輩才能夠下跪!

她纔不要跪這個壞女人!

陸清兒眉梢一揚,不但冇生氣,反而笑的更加肆意。

很好……

這小丫頭脾氣越倔,她就越能找到理由,狠狠的收拾她!

“你不跪是吧?”

陸清兒故意問了一句,幽幽的起身,繞到了甜甜的身後,眼底閃過一抹暗光。

不過就是個小丫頭片子而已!

她倒要看看,這個賤丫頭的骨頭能有多硬!

陸清兒抬腳,對準了甜甜的膝蓋。

今天她不跪也得跪!

就在這時——

“哐”的一聲巨響!

她的房門突然被狠狠推開,直接撞在了牆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