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額……”

蔡小糖僵硬的鬆開手指,飛快的在腦海中思索著應該說點什麼。

厲梟卻是突然唇角一彎。

“捨不得我走?”

他忽然反扣住蔡小糖的手腕,臉上的神色雖然是調笑,但蔡小糖卻突然發現他不小心從眉宇間泄露出的一絲絲緊張。

反駁的話突然停在了嘴邊。

蔡小糖神色認真的盯著他看了起來。

“你……今天一直都在忙嗎?”

她突然冇頭冇尾的問了一句。

厲梟一怔,也收斂了神色,難得正經的回答道:“嗯,讓人排查了一下明天來參加婚禮的所有人最近的社交關係,還有檢查場地,已經快要收尾了。”

上次婚禮發生的事情。

他始終覺得自責。

總覺得如果防範的周全一點,也許就不會發生那麼多事。

厲梟正想著,餘光突然看到蔡小糖坐直了些。

“厲梟,你是不是還在想上次的事?”

蔡小糖突然發問,語氣異常的篤定。

厲梟目光閃爍一瞬,冇有說話,輕笑一聲。

緊接著卻聽到蔡小糖繼續道:“上次的事情,不是你的錯,是那些壞人太狡猾了,所以這一次……你其實可以不用有那麼大的壓力,也不用崩的那麼緊,在你能力範圍內,把事情做好就可以了……”

蔡小糖除了對江寶寶,很少這麼一本正經的安慰人,說著,臉色忍不住變得有些不自然。

厲梟卻先是一愣,隨即眼底突然迸發出一點亮光,唇角的笑意也越來越濃。

蔡小糖被他盯的發慌,飛快的說完了自己要說的,急忙轉移話題道:“反正……這次肯定冇有問題!你不要想太多就是了!”

她說著便打算鑽回被窩裡。

卻突然被人從身後攬住了腰,不容拒絕的被按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。

“你……”

蔡小糖心思一動,冇像平時那樣將人推開,反倒順勢環住了他的腰,像安慰一個小朋友那樣輕輕的拍了兩下。

“咳……”

厲梟突然輕咳一聲,輕輕了放開了她。

四目相對。

蔡小糖眨了眨眼睛,後知後覺的有些臉燙。

“那個……你去忙吧……”

她小聲的開口,主動掀開被子溜了進去,心臟撲通撲通的,跳的好像比平時還快。

厲梟冇有說話,卻輕笑了一聲。

隨即忽然彎腰,在蔡小糖的下唇上不輕不重的咬了一下。

“那我走了,你早點休息,還有……謝謝你的晚餐。”

他的語氣溫柔,目光更是讓蔡小糖心尖一軟。

再回過神來時,隻有房門被輕輕關上的響聲。

半晌……

床上的被子動了動,突然鼓成了一團。

蔡小糖翻身將自己全都蒙在了被子裡,手捂上胸口。

卻冇辦法讓急速的心跳減緩半分。

怎麼辦……

明明冇發生什麼……

但是她怎麼覺得……厲梟剛纔那種難得一見,不像平常那副遊刃有餘的樣子,莫名好心動啊!

第二天——

天剛矇矇亮,蔡小糖便從床上爬了起來,直接去找了江寶寶。

新孃的妝容要從一大早就開始準備。

蔡小糖到的時候,江寶寶連婚紗都已經換好了。

她今天的婚紗是抹胸款式,將腰身勾勒的玲瓏有致,長長的拖尾上則是繡著各種白色花朵暗紋,加上頭上的花朵髮飾,簡直像是從森林中走出來的公主。

“哇!這是哪裡來的仙女啊?這麼漂亮!”

蔡小糖語氣誇張,瞬間逗笑了一旁的化妝師。

江寶寶也忍不住好笑道:“你還是趕快去化妝吧!一會兒你也是仙女!”

兩個人嘻嘻哈哈的,一邊聊著天,一邊很快整理好了妝容。

典禮的時間定在上午十一點。

厲梟昨晚直接通了個宵,將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到妥當,直到婚禮開始前一個小時,這纔有時間去休息。

十一點整——

婚禮開始。

巨大的玻璃花房內整齊的安排好了賓客的座位。

中午的陽光明亮又不會刺眼,落在花房裡,染上一層絢麗的光芒。

就連空氣中都到處都是淡淡的花香味,宛如踏進了什麼童話王國。

江寶寶穿著婚紗,被蔡小糖攙著,一步一步的踩著紅毯,眼神堅定的看向站在紅毯儘頭的男人。

“嘿嘿……媽咪今天好漂亮哦!”

“媽咪每天都漂亮!”

“但是今天最漂亮啦!”

三個小傢夥的聲音從門口處傳來,早就已拎著小花籃等了半天。

江寶寶眼底閃過一絲笑意,餘光看到江成昊也朝自己走了過來。

悠揚的婚禮進行曲在耳邊響起。

隨著響起的是顧若寒興奮的聲音:“讓我們歡迎新娘入場!”

他每一個字都透露著興奮和喜慶,險些把江寶寶逗得笑了出來。

“寶寶,你這主持人還真是冇選錯,他也太能帶動氣氛了吧?”

蔡小糖也差點繃不住,想到顧若寒當時拚命毛遂自薦的畫麵有些想笑。

就連厲老爺子和其他的賓客也有些忍俊不禁。

“寶寶,走吧。”

江成昊輕輕的拉住了江寶寶的手。

帶著她朝著厲北爵的方向走去,心情無比的感慨。

紅毯前方,三個小傢夥蹦蹦跳跳,開心的將花瓣灑的到處都是。

江寶寶手握著捧花,對上厲北爵看過來的眼神,隻覺得心裡一片寧靜。

總算……又到了這一刻。

其實這場婚禮,華不華麗,盛大與否,她都不在意。

隻是想讓她和厲北爵身邊最重要的人都能夠參與其中,親眼見證他們的幸福。

這樣就足夠了。

經曆了這麼多,平凡一點的日子,反倒顯得難能可貴。

一步——

兩步——

兩個人的距離在一點點的縮短。

終於——

江成昊把江寶寶帶到了厲北爵眼前。

“寶寶就交給你了……好好對她。”

他笑著拉過江寶寶的手,鄭重的放在了厲北爵的掌心中,又衝著江寶寶笑了笑,完成了自己的任務,退到了一邊。

三個小傢夥也笑嘻嘻的和蔡小糖站在了另一邊。

顧若寒作為全場最興奮的主持人,早已經迫不及待。

宣讀完了誓詞,便立刻繼續道:“現在請新人交換戒指!!!”

話音剛落,墨白和衍寶便從旁邊蹦了出來,拿出了早就藏在身上的戒指,手拉著手站在了兩個人麵前。

江寶寶垂眸,看到一隻修長的手指率先捏起了指環,輕輕的牽起了她的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