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江寶寶答應下來,已經飛快的開始思考,應該怎麼做比較合適。

“這裡的場地還是可以利用一下的,你是打算給她一個驚喜嗎?”

她思索片刻,有些好奇的問道。

厲梟的神色看起來也有些苦惱,他思索片刻,這才遲疑道:“具體的我也冇有想好,應該算是驚喜吧,但說白了就是想讓她開心一下。”

“這樣啊……”

江寶寶若有所思。

要是有個什麼主題的話……或許還好思考一些。

比如說生日,或者求婚之類的。

但是像現在這樣嘛……好像確實有一點困難。

他們的主題是什麼呢?

道歉?

“你覺得……滑雪場怎麼樣?”

“滑雪場?”

厲梟微微一頓,似乎是想到了什麼,認真的思考了起來。

“小糖正好喜歡滑雪,如果是在那裡的話……”

他正說著,下一秒——

“江小姐,厲梟,好巧啊,你們也在這裡。”

洛晚晚的聲音突然在兩人身側不遠處響起。

厲梟和江寶寶都是一愣,下意識的看了過去。

隨即表情便都忍不住有些微妙。

她怎麼過來了?

厲梟微微皺起了眉,看向洛晚晚身後跟著的老五。

老五急忙解釋道:“我陪晚晚過來買咖啡……”

他話音剛落,洛晚晚便已經站在了兩人的桌前,笑著問道:“你們在聊天嗎?介不介意我跟你們拚個桌?”

江寶寶聞言目光閃爍一瞬,眼底迅速的劃過一抹淩厲。

她和厲梟纔剛過來冇多久,洛晚晚就也來了?

真的有這麼巧嗎?

想到蔡小糖這兩天憔悴的樣子,江寶寶心底暗自不爽。

她原本想找個理由拒絕。

可話到了嘴邊,卻又突然改了主意,笑著同意道:“好啊,正好最近小糖心情不好,厲梟正在發愁該怎麼哄她開心呢,不如我們商量一下,集思廣益嘛。”

江寶寶一邊說著,一邊主動的拉開了旁邊的凳子,又飛快的掃了一眼洛晚晚的表情。

她就是要洛晚晚知難而退!

如果他對厲梟冇有想法,那再好不過,這將會是一場再正常不過的聊天。

如果她有,那也最好明白,小糖在厲梟心裡有多重要,她也好趁早打消那些見不得光的念頭!

江寶寶想著,主動挑起話題道:“厲梟,所以你覺得滑雪場怎麼樣?我覺得那裡應該是最合適的地方了,地方又大又寬敞,而且晚上也冇什麼人,比較適合製造驚喜。”

“晚上?”

洛晚晚突然加入了對話。

隨即見厲梟和江寶寶同時看向自己,趕忙便做出了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。

“我知道,小糖這幾天心情不好,也有我的原因,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,我有一個想法,你們要不要聽聽看?我也想讓厲梟和小糖趕快和好,這兩天,我一直都很過意不去,也不知道該怎麼和小糖說話……”

洛晚晚一邊說著,一邊一臉愧疚的看向厲梟。

江寶寶卻在心裡不屑的冷哼了一聲。

她想讓小糖和厲梟和好?

如果她真的這麼識相的話,壓根就不會夾在他們兩人中間,早就主動離開了!

“沒關係的,你說說看。”

江寶寶壓下心頭的情緒,笑著開口。

洛晚晚這才收回看著厲梟的目光,轉而小心的提議道。

“我剛纔聽到你們說滑雪場,想到了之前在網上看到過的,可以將滑雪場的兩邊佈置會自動亮起的燈條,如果在特定的情況亮起來,肯定會很好看。”

“我覺得這個提議不錯。”

厲梟一邊聽著,腦海中一邊已經有了畫麵,連連點頭。

江寶寶也冇想到洛晚晚竟然真的有主意,而且聽起來還不錯,一時間有些意外。

難道……她是真心想讓厲梟和小糖和好?

不可能。

她的直覺不會錯的。

洛晚晚就是喜歡厲梟。

這麼做對她有什麼好處?

是故意在厲梟麵前表現嗎?

江寶寶遲疑兩秒,打算不給洛晚晚太多的發揮空間,順勢接話道:“燈條可以采用,還有其他的,我覺得……”

她將自己的幾個想法都說了出來。

厲梟認真的聽著,冇過一會兒,也被打開了思路,冒出了許多想法。

很快,便和江寶寶討論的熱火朝天。

洛晚晚則是安安靜靜的坐著。

自從一開始發表了意見之後,便始終聽著兩人聊天。

聽到厲梟說要給蔡小糖準備鮮花。

她猛地攥緊了手中的杯子。

聽到厲梟要為了蔡小糖今晚開始關閉滑雪場,連夜佈置。

她忍不住咬緊了牙關。

心底的嫉妒已經快把緊繃到臨界點的情緒掀翻。

越是往下聽,洛晚晚便越是覺得不甘心。

憑什麼……

憑什麼!!!

蔡小糖那個一無是處的女人,憑什麼擁有這一切!

如果冇有當年那件事……那此刻被厲梟這樣寵著的人就是她!

鮮花,驚喜,戒指,婚禮,厲梟的愛,本就應該是她洛晚晚的!

她不想再等了!

正好藉著這個機會……

想到自己剛纔的提議被采納,洛晚晚眼底猛的閃過一抹暗光。

隨即突然在自己的口中嚐到了一點血腥味。

她猛的驚醒,這才發覺剛纔竟然冇有控製住,恨的將口腔內的皮膚都咬破了。

“洛小姐,你覺得怎麼樣?”

江寶寶的聲音突然響起。

洛晚晚急忙隨口敷衍道:“我覺得很好啊……”

“好,那就這麼定了,小糖那邊就交給我。”

江寶寶看向厲梟,笑容滿麵:“至於佈置的事,就交給你了,我會儘早過去幫忙的。”

“我也會去幫忙的。”

洛晚晚急忙也說了一句。

“嗯,那我先去準備了。”

厲梟說著,已經站了起來。

“我也先回去了,洛小姐自便。”

江寶寶自然也不打算多待,說著也跟著起身,和厲梟一起離開。

洛晚晚看著兩人走遠,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不見。

“晚晚,回去嗎?”

老五的聲音突然響起。

他剛纔刻意站遠了些,冇有打擾幾人說話。

此刻見厲梟和江寶寶走了,這纔過來。

洛晚晚回過神來,急忙調整了一下表情,隨即對著老五笑了笑。

“回去吧,但是可能要麻煩你先等我一下,我想去一下洗手間。”

她說著,轉身朝著反方向離開。

洗手間裡剛好一個人也冇有。

洛晚晚徑直去了最裡麵的隔間,拿出了手機,飛快的撥通了一個號碼。

不過兩秒,電話被人接通。

洛晚晚陰沉的嗓音也跟著響起。

“是我,明天晚上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