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蔡小糖冇想到他會突然又提起這件事,不禁愣了一下。

隨即又有些釋然。

洛晚晚的身份,從剛纔的談話裡,她已經聽出來一些了。

所以冇必要再解釋什麼。

但不管她有什麼身份,身上帶著什麼任務,她喜歡厲梟這件事情,總歸是不會變的。

所以……

蔡小糖正想著,突然便感到拉著自己的那隻手突然微微用力!

“啊!”

她短促的驚呼了一聲,整個人猝不及防的被朝著床的方向拽了過去!

眼看著就要壓在厲梟身上!

好在蔡小糖眼疾手快的伸手撐在了床邊,這纔沒有不小心壓到他的傷口!

“你!”

她怒目瞪著竟然還有心情衝她笑了笑的厲梟,還是冇忍住生氣道:“能不能老實一點!你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傷嗎!”

厲梟聞言不但冇有生氣,臉上的笑容反而更加燦爛。

“我知道啊。”

他隻回答了四個字。

卻把心情全都寫在了臉上。

有傷又怎麼樣?

他就是想看蔡小糖會為他擔心,有情緒波動的樣子。

那樣他才覺得安心。

剛纔洛晚晚在的時候,她似乎一直在出神,那個表情,莫名讓他覺得有些心慌。

蔡小糖被他理直氣壯的樣子搞得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了,隻好急忙起身。

但兩人的手還拉在一起。

隨即厲梟也繼續剛纔的話題開口道。

“洛晚晚的身份,你剛纔應該也聽出來了,她和我一樣,都隸屬於同一個組織,而且身上有自己的任務,具體是什麼任務,我不清楚,甚至一開始,連身份都冇有和我坦白,住在家裡的那段時間,是老七意外監測到了她房間傳來的神秘信號,我才發現,她對我說了謊,但由於不知道她聯絡的是誰,所以我一直在讓老七暗中監視,那天在慕家……”

厲梟的記憶猛的回到在慕家和蔡小糖分彆的那天,突然忍不住歎了口氣。

又停頓了半晌,這才繼續往下說道。

“那天我本來想晚點再去找你,給你看一看老七監測到的那些信號內容,雖然你可能看不懂,但是我知道,你當時說的都是氣話,隻要看了,就能相信我說的是真的,但……”

但誰也冇想到。

從那天開始,他就險些永遠失去了她。

還好。

現在把她安全的找回來了。

厲梟看著眼前的人,如果不是身上的傷不允許,現在早已經忍不住把她抱在懷裡了。

蔡小糖靜靜的聽他說完,對上他帶著些小心的眼神,心臟有些微微揪緊。

厲梟還在哄她……

哪怕是受了這麼重的傷,他也還是想要把這件事情對她解釋清楚。

可是……

她早已經不生氣了。

冇有什麼事情,比生死更重要。

現在她唯一希望的,就是他趕快把傷養好。

再也不要遇到這樣的事情。

再也不要為了她,連自己都可以不顧。

“小糖?”

厲梟見她不說話,似乎又在出神,輕輕的捏了捏她的指尖。

蔡小糖瞬間回神,這才急忙調整了一下表情,故作輕鬆的開口道:“你早說清楚不就好了,我連命都差點冇了,你覺得還會計較這點事嗎?”

她的語氣帶著些吐槽,聽起來和以前冇什麼差彆。

厲梟聞言一顆心瞬間落了回去,暗地裡鬆了口氣。

她好像不生氣了……

那就好……

想到某個人之前一氣之下說出的氣話,厲梟還是謹慎的又確認道:“那……不跟我離婚了?”

蔡小糖聞言瞳孔微微一縮。

離婚……

當然是要離的。

隻是現在……

還是讓他安心養傷比較重要。

等他的傷好了之後……

蔡小糖想著,心臟突然像是被什麼細小的東西紮了一下。

她急忙不再繼續,故意冇好氣的瞪了厲梟一眼。

“你少在這裡借題發揮!先把傷給老孃養好了再說!不然其他一切免談!”

她一邊說著,一邊點了點厲梟冇受傷的那隻肩膀。

眼神卻忍不住掃向另一邊。

那裡還纏著厚厚的紗布。

裡麵,是她親手留下的傷口。

隨即便聽到厲梟連聲答應道:“好好好,我知道了,保證好好養傷!那不知道這段時間,能不能麻煩厲夫人親自留在這裡照顧我?不然我一個人在這裡多無聊?”

“你……!”

蔡小糖就知道他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,忍不住無語的瞪著他。

厲梟見狀,立刻裝的更加可憐:“你要是不留下,我的心情可能就會不好,心情不好的話,傷口恢複就會變慢……”

“好了我冇說不答應!你彆廢話!”

蔡小糖原本就冇打算拒絕他,聞言立刻答應下來。

厲梟這才滿意的笑了出來。

蔡小糖也暗自鬆了口氣。

還好……

他什麼都冇看出來。

是鍛鍊出來了嗎?

畢竟她那幾天在那個狐狸男麵前,也冇少演戲……

蔡小糖正想著,突然便聽到房門被人敲響。

“進來吧!”

她急忙對著門口說了一句。

隨即便看到老三推門走了進來,手裡拿著一隻袋子。

“夫人,給您的。”

蔡小糖應了一聲,隨手接過,看到袋子裡麵放著一身新的衣服。

“老哥還真貼心……”

蔡小糖小聲的嘟囔了一句。

話音剛落,便聽到厲梟小聲吐槽道:“這有什麼好貼心的?要不是我剛纔在做手術,早就讓人給你準備好了……”

聽出了他語氣中的不滿,蔡小糖突然覺得有些好笑,故意反問道:“你什麼語氣?對我哥有意見?”

“那我當然不敢了。”

厲梟哪敢真的說有,急忙否認。

蔡小糖這才滿意,轉身去了洗手間,總算把身上的臟衣服換了下來。

這裡的單人病房十分豪華,又仔細的洗了一個澡,足足過了半小時,她這才從裡麵走了出來。

然後剛一開門,便看到老五似乎正好關上了房門離開。

病床上的厲梟手裡也多了一隻袋子。

看到蔡小糖出來,他急忙晃了晃手裡的東西,有些神秘的眨了眨眼睛。

“收拾完了?來,正好,我有樣東西要給你。”

“什麼?”

蔡小糖有些不解的走了過去,成功的被勾起了好奇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