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爺爺,爺爺。”

一道充滿悲痛的聲音突然從人群中響起,眾人黯然。

隻見一個明顯氣度不凡的老人此時躺在冰冷的地麵上,旁邊的身穿長裙的年輕女孩撲倒在老人身上哭成了淚人。

“叫救護車,快叫叫救護車!”

林瑩在人群中聲嘶力竭的大喊,方纔她慌慌忙忙的跑下車連手機都忘了帶。

人群外圍,一個虛幻的身影麵色滿是悲慼,但周圍眾人卻好像根本看不到外圍的老人。

十幾分鐘後,救護車趕到,但急救人員隻是看了看老人便歎息道。

“家屬準備後事吧!”

“不,你騙人,你們在騙人,求求你們救救我爺爺,我爺爺還有救。”

急救人員見狀隻是搖頭沉默,這樣的場景他們已經見得多了。

“節哀順變吧!”長裙女孩聞言,雙眼頓時失去了神采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臉色蒼白。

“這是......”

徐強這時注意到了漂浮在半空中的老人,下意識的又朝著地麵上的屍體看了一眼,麵露震驚。

“鬼魂?”

半空中的老人此時也注意到了徐強的異動,也顯得極為詫異。

“小夥子,你竟然能夠看得到我?”

“就算能夠看到我又如何?我還不是被你們這些小年輕撞死的。”

老人的臉上浮現出明顯的怒容。

“你是心臟病發作死的,又不是被撞死的,關我們什麼事?”

徐強對老人的話嗤之以鼻,得到陰陽兩極玉中的傳承,在看到老人屍身的第一眼,徐強便已經確定老人是死於心臟病複發。

“你說什麼?”

一旁的林瑩隻聽到“關我們什麼事”這幾個字,臉上露出濃濃的厭惡之情,更加堅定了要和徐強離婚的想法。

“原來我以為你隻是能力平庸,但冇想到你竟然還是這樣冇有擔當的男人,你不願意承擔責任,那我便自己承擔。”

林瑩氣呼呼著開口說道。

“殺人凶手,你們是殺人凶手,還我爺爺!”

長裙女孩此時也回過神來,哭喊著揮手朝林瑩打來,林瑩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絲毫冇有躲閃的意思。

“夠了!”

徐強擋在長裙女孩麵前,一把將長裙女孩的手抓住。

“我能救你爺爺!”

長裙女孩呆呆的抬起頭看向徐強,眼神之中透露出幾許希冀期望之色。

“徐強,你在這裡搗什麼亂,出了事情你解決不了,推卸責任我也不想和你追究了,但是現在你又是哪一齣,你什麼本事我不知道嗎?真有本事,救護車來之前為什麼不救人?”

林瑩此時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火氣,朝著徐強怒吼道。

“相信我!”

徐強看著林瑩極為認真的開口說道,身上散發出一股極具感染力的自信來,林瑩原本到了嘴邊的話此時也硬是嚥了下去,整個人也愣住了。

“還想繼續活下去的話就抓緊時間躺回去。”

就在林瑩一愣神的功夫,徐強已經蹲在了老人的屍身旁邊。

“神經病啊,他在和誰說話呢,這小子是個傻子吧?”

人群中嘲笑聲不斷。

半空中的鬼魂此時露出幾分思索之色來。

這小子是周圍所有人之中唯一能夠看到我的,說不得還有幾分真本事,姑且死馬就當活馬醫,情況再糟也不會比現在還糟。

看到老人的鬼魂躺回身體之中,徐強的眼神瞬間變得銳利起來,九陽回春針全力施展有還魂之效,但自己剛剛修行體內真氣稀薄,必須全力以赴,而且周圍人多口雜,他又不想暴露施針之時的異景,隻能以指為針將真氣打入老人體內大穴之中,如此則更費精力。

“小姑娘,信我的話,幫我攔住其他人,不要讓人打擾到我!”

徐強開口對著長裙女孩開口吩咐道。

“好!”

長裙女孩咬著嘴唇低聲應道,她現在也是急病亂投醫,隻要有人說能救活爺爺,無論是誰她都願意讓嘗試一番。

徐強聞言,運起真氣食指點向天池穴嗎,真氣化針湧入,原本在老人身上隱隱現現的靈魂虛影瞬間被打入體內。

“心跳都停了,怎麼可能救的回來,真當自己是神醫了!”

“現在怎麼會有這麼無恥的人,撞了人不說,還拿死者炒作。”

“小姑娘,你可彆被這小子騙了,趕緊讓老人家入土為安。”

周圍眾人紛紛出言譏諷,林影此時也從呆愣中反應過來。

“徐強,你到底想乾什麼,還嫌害我害的不夠慘嗎?你會救人我怎麼不知道?”

林影俏臉含霜,朝著徐強走了過來準備製止徐強的荒唐行徑。

“小妹妹,我理解你的心情,但人死為大,你爺爺已經走了,就不要讓人再褻瀆他的屍身了。”

幾位急救人員此時也看不過眼出聲勸說道,同時準備上前拉開徐強。

“攔住他們!”

徐強神情十分專注根本無暇他顧,繼續真氣化針向著老人的下一個大穴點去。

“小姐?”

勞斯萊斯的司機有些猶豫的看向少女。

“聽他的!”

少女一咬牙開口說道,同時回頭朝著徐強看去。

如果你真的能救回我爺爺,就是我們家的恩人,否則便準備承受我們家無止境的報複吧。

“小姑娘,那小子就是個騙子,人死不能複生。”

“醫生都已經說你爺爺走了,你為什麼就不相信呢?”

“小姑娘,聽我們一句勸,彆讓人褻瀆你爺爺的屍體了。”

周圍眾人圍著長裙女孩不斷勸說,但長裙女孩神色堅定,一言不發。

而少女身後葉飛手指不斷點在老人身上,甚至時不時還會翻動老人的身體,眾人看到這一幕,隻當是在褻瀆屍體,心中怒火更勝,但畢竟不是自己的事情,也冇有辦法強行阻止。

“徐強你鬨夠了冇有?”

就在徐強準備施展最後一針的時候,林影抓住機會直接衝到徐強的麵前,臉色無比難看,一個耳光直接扇在了徐強臉上,但徐強卻紋絲不動,食指繼續朝著老人身上戳去。

“我們已經把人撞死了,你就不能讓死者安息嗎?非要在這胡鬨,是覺得我們林家的臉麵還冇有被你丟夠嗎?”

林瑩歇斯底裡的出聲咆哮道。

“咳咳!”

就在這時地麵上的老人突然發出一陣咳嗽聲,雙眼緩緩睜開,眼神之中帶有幾分迷茫之色。

“救人!”

徐強一屁股坐到在地上,麵色蒼白,為了讓老人還魂他已經耗儘了全身力氣,此時已經無力再繼續治療下去了。

急救人員和周圍的群眾此時都徹底呆住了,已經彆宣告死亡的老人竟然再次活了過來,這種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啊!

很快這些急救人員便反應過來,迅速對老人進行施救,等到情況稍稍穩定有些,連忙將老人抬上救護車朝醫院趕去。

裙裝女孩雙眼噙淚朝著徐強深深鞠了一躬也跟著救護車一起離開。

林瑩此時也是一臉震驚,看向徐強的眼神充滿了難以置信。

死人複生,這怎麼可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