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隻是一個兒子,還有一個女兒,是龍鳳胎。”秦北廷走到辦公桌前,俯視著坐在椅子上的祁楠,“我也想知道,我什麼時候有的孩子?”

那如王者版高高在上的眼神,蔑視著底下生靈的強大震懾力,讓祁楠不由嚥了咽口水。

戚西封聽到龍鳳胎,立馬想到了之前聽陳東提過,嫂子帶著一對龍鳳胎,老大怎麼會無端端去驗兩個孩子的DNA?

“會不會是孩子他媽違法偷生的?就前段時間不是有個新聞,酒店的清潔工拿走了客人用過的安全套,使自己懷孕了,並生下孩子訛詐客人的新聞嗎?”祁楠大膽的猜測道。

戚西封不由向他豎起大拇指,“還是你腦洞大,但這幾年,老大的日子過得是比和尚還要清心寡慾的,不可能帶女人在外麵開房的。”

祁楠:“不一定要帶女人啊?咳,都是男人,你懂的,難免有需要的時候要靠左右手……”

戚西封嘴角忍不住抽了抽,“你看著老大這張臉,他會乾出那樣的事嗎?”

“不像!”祁楠搖頭,“但知人知麵不知心……”

秦北廷黑著臉看著他們兩個在麵前小聲議論,真當他耳聾嗎?

“討論完了嗎?有答案了?”他冷聲問道。

祁楠感覺脊椎骨一陣發涼,拚命向戚西封使眼色,問該怎麼辦?

戚西封一時也冇有想到什麼法子,費羅伊德說過不能直接告訴老大刪除記憶的事,那就……

“要不,你先去問問孩子?”

祁楠眼睛一亮,這真是一個拖延時間的好辦法。

“對,可以去問問孩子,和孩子的媽媽……會不會搞錯了?”他應和道。

秦北廷眉頭輕蹙,看來是他平時對他們太過於放縱了,竟然敢聯合起來瞞著他事。

見他們一時半會也不會開口,他放下酒杯,決定還是去找孩子聊聊,等他搞清楚情況,看怎麼收拾他們!

秦北廷一走,戚西封和祁楠兩人立馬鬆了口氣,然後異口同聲道:“快通知嫂子!”

——

與此同時,另外一邊。

沈氏集團,董事長辦公室。

沈國棟正在批閱檔案,這時,秘書敲門進來,“董事長,唯愛DNA鑒定機構的賈主任找你,說有份東西要親自給您看看。”

“讓他進來吧。”沈國棟覺得有些奇怪,但還是讓他進來了。

“沈董,恭喜您啊。”賈主任一進來,就道喜。

沈國棟一臉懵逼,“恭喜什麼?”

“沈董,您喜當爺爺了啊。”賈主任說著,把一份親子鑒定報告書遞給他看,“這是您孫子孫女送去我們鑒定機構做的鑒定報告。”

沈國棟心想,我哪來的孫子孫女?沈曜那臭小子不是還單身嗎?還跟他揚言非虞禾不娶嗎?

那臭小子要能娶虞禾,他肯定做夢都笑醒,但他自己的種,他太瞭解了,根本就不是人家秦七爺的對手,何況虞禾還失蹤了五年……

沈國棟此時視線落在報告上兩個人的名字和結果上,“!!!”

他立馬拿起座機電話,撥到沈曜辦公室的座機,怒吼道:“沈曜!你這個逆子!給我立馬滾過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