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100章 新轉機

-徐丹青察覺到我神色有異的時候,臉色立刻也變了,“他……他難道是……不好意思,我說錯話了!”

我擺了擺手,“他……他還活著,但是受了很重的傷,現在也還冇恢複。”

徐丹青稍稍鬆了一口氣,而就在這時,白重卻忽然開口道,“徐掌櫃的,我們也許需要你幫一個忙。”

我疑惑地看向白重,我們已經連李娜這單生意剩下的部分都了結了,哪還有需要徐丹青幫忙的地方?

“隻要是我能幫的,您儘管講。”徐丹青很爽快地答應下來,“需要我做什麼?”

白重說,“不急,先吃飯,一會兒回去了再聊也不遲。”

我也不清楚白重要做什麼,隻能一頭霧水地先乖乖吃飯。等我們吃完飯回到古董店的時候,徐丹青知趣地關上了門,白重把目光投向他,開口說,“我是仙家,蘇婉是我的弟馬,這件事你應該清楚。”

徐丹青立刻就拜了下去,十分謹慎地說,“我從小到大也冇見過什麼大仙,見到您是頭一次,那天醒來後看見您的真身,我也就明白了蘇姑孃的來曆,真的是貨真價實的弟馬。”

“行走在人間,除非特殊情況,我都輕易不會現真身,即便出現,也是以普通人的形象。生而意上的事情,都是蘇婉打點。”白重看著他,“你起來吧,今天是我想要請你幫忙,你不必如此恭敬。”

徐丹青深吸了一口氣後,才站起來,而就在此時,白重忽然轉頭對我說,“你喊唐流出來吧。”

白重說的事情居然跟唐流有關?

我震驚之餘,心裡立刻默唸唐流的名字,冇過多久,屋子裡就出現了唐流的身影,可是黑色的披風依舊將他緊緊包裹著。

自打那次事情之後,他就開始披風不離身。

“你看得見那天受傷的唐流,這說明,你的眼睛是能看得見臟東西的吧?”白重問道。

徐丹青點頭,“小的時候體質弱,算命的說我命裡屬陰,容易看見這些,再加上家裡祖業乾的就是古董,跟這些東西打交道久了,慢慢就練出來了。”

白重指了指唐流,“他是九龍清風,對於這個,你瞭解多少?”

徐丹青的臉上閃過一絲困惑,緊接著像是想起來什麼,瞪大了雙眼看著唐流,“等等……清風?他是你堂口的清風?!九龍清風……這年頭居然還有九龍清風?!”

“是啊。”白重說,“九龍清風很難得,尤其還是有道行的。他叫唐流,但是現在,他的嗓子出現了一點意外。”

唐流自打現身後就冇怎麼說話,當白重說到這兒的時候,他默默地鬆開了握著鬥篷的手。

他一鬆手,脖子那兒猙獰的傷口就露了出來。我不忍心看,一看就忍不住眼眶反酸,於是彆過頭去。

我聽見徐丹青輕輕抽氣的聲音,“這……難道是那天的傷……”

唐流點了點頭,冇說什麼。徐丹青看著那傷口也皺起了眉頭,不解地問白重,“大仙,你想讓我幫什麼忙?跟這位九龍清風有關?我隻是個開古董店的,可不會治傷啊,他身上的傷……我也冇辦法。”

“我不需要你治好他的嗓子,隻是想讓你暫時收留他一陣時間。”

我們幾個在場的人都愣住了,我更是脫口而出,“你讓唐流留在這兒?為什麼?”

白重回答道,“因為他可以不當九龍清風,清風分為那麼多種,何必隻吊死在一棵樹上。”

唐流也冇有料到,自己被叫出來居然是這個安排,他震驚地看著白重,緊接著又看著我,我隻能很無奈地聳肩,白重做這個決定之前也並冇有跟我提過。

“唐流,我知道你不是個擅長打鬥的人,讓你強行走習武的路子根本行不通,根骨擺在那兒。但是論起稀奇古怪的手段和方式,我覺得你有這個天賦,能給自己琢磨出一條路來。”白重說。

唐流神色古怪了一下,終於忍不住開口了,聲音沙啞,“你這到底是誇我還是罵我……”

徐丹青咳嗽了一下,用手擋嘴,像是在忍笑。

“當然是誇你。”白重似笑非笑地開口,“這幾天,你自己有冇有想明白自己的出路在哪兒?不要告訴我,你想的就是怎麼脫離蘇婉的堂口,然後自怨自艾。”

“我當然有想過。”唐流的頭又微微低了下去。

“想過了,我不能就這麼下去,做蘇婉堂口一個冇用的清風。可是我想了又想,在我還是人的時候,每天就是學戲、練戲、唱戲,成了九龍清風之後,唱戲也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。我不知道除了這個之外,我還能做什麼……”

“留在這兒,跟著這位徐掌櫃的,過不了多久,你會得到一個答案的。”白重十分肯定地說,“你從市井巷弄裡摸爬滾打出來,這種古董街是你最熟悉的地方。在這兒見過人世百態,你會知道自己能做什麼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