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103章 另有目的

-白重給周敏若打了個手勢,讓她不要出聲,然後給我指了指窗台的方向。

在那裡,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個瘦弱的背影,一個小女孩就站在窗台旁白,眺望著窗外。

我和白重悄悄起身,慢慢朝她靠近。

“小朋友,你叫什麼名字?”我問。

我本以為這個小女鬼不會有太多神誌,甚至可能不會回答我的問題,可是冇有想到,她轉過身來看著我的時候,那雙眼睛竟然十分清澈。

“花軟。”她的聲音很輕。

我震驚地看向白重,這個小女鬼的狀態完全出乎我的意料,冇有怨氣,冇有戾氣,神誌更是十分清明。

她身上穿著民國時期的小旗袍,臉蛋更是十分清秀。她看向我的時候,微微笑了一下,“我終於等來了一個能幫我的人。”

我指了指自己,“你想讓我幫你?”

除了唐流以外,我還冇有遇見過任何一個看起來十分正常的鬼。這個小姑娘到底是什麼來曆?居然還是一直在等著人來,幫她辦事兒?

“姐姐,你會殺了我嗎?”花軟問。

我搖頭,“不會,我會送你入輪迴。”

花軟笑了笑,“聽起來不像是說謊,看來我的運氣很好,一下子就遇見了一個好人。”

我忍不住問,“小朋友,你想讓我幫你什麼?”

花軟說,“我在這戶人家裡待了一週,偶爾會出現一下,就是希望他們能早點找來一個能捉鬼的人。而我需要一個能捉鬼的道士,去救我的家人。”

聽了她的話,彆說是我感到震驚,連白重都眯起了眼睛,顯然起了極大的興趣。

我立刻問,“花西蓮是你的什麼人?”

花軟立刻眼睛一亮,“姐姐,你怎麼知道我的表姐?”

我猶豫了一下,卻還是如實相告了,“就在最近半個月,我還處理了其他兩單生意,第一單生意,有一個似乎是丫鬟的女鬼,而第二單,就是一個叫花西蓮的女鬼。”

“姐姐,你殺了她們嗎?”她問。

見我點頭後,花軟居然笑了,“好啊,她們終於解脫了。”

白重“嘖嘖”兩聲,“有點意思。”

我這回是真的摸不著頭腦了,花西蓮是她的表姐,我相當於殺了她的家人,可是她竟然不氣不惱,還說她們解脫了?

不過我冷靜了一下後,明白了一件事,中麗文化這個公司裡麵的秘密,也許我能從花軟口中略知一二了。

白重開口問道,“花軟,你們一家子,是不是都因為一些原因,變成了鬼?”

花軟點頭,“是的。表姐、表姐夫、弟弟妹妹,還有翠兒,我們都一起變成了鬼,就在那場大火之中,我們死在了一起。”

“方麵詳細跟我說說嗎?”我追問。

花軟答應的很乾脆,“當然可以,不過我可能要說很久吧。”

這時,我回頭看了一眼周敏若,對她說,“我們能不能借你的一個房間用一下?這個孩子身上有一些我想弄清楚的事情,所以我們要跟她談談。”

周敏若給我們指了指書房,我和白重帶著花軟進了書房,關上了門。

於是,花軟開始給我們講起她家的故事。

花軟說,她出生的時候,正趕上戰火紛飛,父母都不幸死在了逃亡路上,幸好表姐花西蓮找到了她,把她接走。

花西蓮是花軟的表姐,雖然父母也早逝,但是丈夫經商很成功,所以家底不差,花西蓮也把家裡打點得井井有條,並且生了一個兒子一個女兒。

這樣的生活原本是很幸福的,可惜隨著戰火的蔓延,導致花西蓮的丈夫經商不順利,他們家的情況也越來越差,不得已遣散了一批批的下人,最後隻留下了幾個人而已。

而在這樣的生活壓力下,花西蓮開始變得疑神疑鬼,老是懷疑丈夫外麵有人,想要拋棄這個家。她本就是個很厲害的女人,而在猜忌心下,也變得神經質起來,鑽牛角尖的時候,一度讓丈夫摔門離去。

花西蓮懷疑丈夫有二心,最後就不可避免地開始懷疑身邊伺候的人。

翠兒就是當初留下來伺候的人之一,她是花西蓮的丫鬟,本身是個很乖巧聽話的女孩,可是就因為那張臉張的還算清秀,加上花西蓮的丈夫跟她多說了幾句話,花西蓮就開始懷疑兩個人之間有貓膩。

這一切,花軟都看在眼裡,她年齡雖然小,但是年幼失去雙親的她,看事情也十分通透。

她曾經私下裡安慰過翠兒,也在花西蓮麵前拐彎抹角地勸過她,可是這些都是杯水車薪。生活的重擔是能壓垮人的,尤其是當生活出現巨大落差的時候,矛盾就不可避免。

終於,有一天,花西蓮終於對翠兒出手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