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104章 囚禁養蠱

-那天,花西蓮的丈夫外出談生意,臨走前卻忘記了帶一份文書,是翠兒整理房間的時候發現的,於是翠兒拿著文書跑到門口去送,兩個人在門口說笑了一會兒,而這一幕恰好被花西蓮看在眼裡,點燃了她的怒火。

於是那一天夜裡,花西蓮燒了一盆炭火,讓人把翠兒的臉按了進去。

翠兒的慘叫花軟至今記憶猶新,可是她勸不住花西蓮,也救不了翠兒。翠兒毀了容,又因為失血過多不治身亡。

晚上,花西蓮的丈夫回家時,跟花西蓮吵的天昏地暗,更是不知道怎麼就打翻了炭火盆。

花軟一直都躲在自己的房間裡,照顧著弟弟妹妹,當她發現火燒起來的時候,一切都已經完了,他們都冇能逃出火海。

徹底聽完他們生前的故事後,我感到唏噓不已。女人的嫉妒心真的可以讓人發瘋,更何況又增加上了生活的壓力。如果這兩個人再更好地溝通一下,是否結局就會不一樣了?

花軟輕輕地歎了一口氣,“等我再有意識的時候,就發現自己已經變成鬼了,雖然家已經燒成了灰燼,可是我還是離不開那裡。而表姐和表姐夫他們……卻戾氣很重,變成了厲鬼。”

“後來我的記憶就有點模糊了,一直到最近我才能清晰地記住一些事情。”花軟的臉色沉了下來,“我覺得,我、表姐、表姐夫、弟弟妹妹還有翠兒,我們被人關起來了,關在一個小盒子裡。”

“小盒子……?”我那一瞬間聯想到了一些事情。

他們不會是被有道行的人給封印住了吧?但是封印最近才鬆動,所以他們一家子纔會重新現世。

“我隻知道我們都被關了起來,而且當我們被關起來的時候,表姐和表姐夫身上的怨氣越來越重了,他們之間不僅會相互動手,甚至有時候還會對弟弟妹妹動手。現在,表姐夫已經徹底不認得我們了,而弟弟妹妹已經徹底變成了冇有神誌的小鬼。”花軟眼簾低垂,“就連我也很多時候覺得心浮氣躁……”

“養蠱。”白重眯起眼睛,“有人在拿你們一家子養蠱。”

“拿他們一家養蠱?最後會變成什麼模樣?”我問。

白重說的意思我明白了,一定是有人抓了他們這一家鬼,用了某些特殊手段,使得他們的怨氣越來越重。可是用養蠱來形容……難道發展到最後,隻會剩下一個鬼嗎?

“這種手法很陰毒,用特殊手法來催化鬼的戾氣,讓鬼徹底失去神誌,變成隻會殺人的厲鬼,而且他們一家鬼被關在一起,到最後勢必互相殘殺。”白重冷聲道,“他們本是家人,家人之間相互殘殺,凶狠程度更是大大上漲。”

我倒吸一口涼氣,這樣養蠱的人該有多損啊!!而他們這一家子裡,花軟看起來才十歲出頭,她的弟弟妹妹應該更小,這人怎麼狠得下去心啊!

“花西蓮和她的丈夫都已經變成了厲鬼,翠兒由於死時就已經神誌不清,因此冇有形成足夠的戾氣,隻有執念。你的弟弟妹妹太小,小孩子變成鬼本就不容易神智清明。那麼你呢?你為什麼身上一點戾氣也冇有?”白重看著花軟問道。

花軟竟然搖頭,“我不知道,可能還有什麼事情是我冇能回憶起來的吧……被關在那個盒子裡的時候,我其實也幾乎喪失了意誌,但是最近,我從盒子裡出來了,所以就選了一個陽氣弱的人,偷偷地跟著離開了。”

花軟聽起來不像是在說謊,而她的身上也的的確確不像是厲鬼應該有的氣息。

我看向白重,他短暫地思考後說,“所以,你覺得自己的表姐和表姐夫都成了厲鬼,你想要讓他們徹底得到解脫?”

花軟笑了,點頭,“嗯,我想跟他們一起離開。”

“當然可以,但是首先,你得帶我們回到那個關著你們的地方。”白重說,“你們的封印鬆動了,因此你們纔有機會逃出來。”

“我可以帶你們回去,我記得回去的路。”花軟一口答應。

接下來,我們跟周敏若打了個招呼,說等到午夜的時候,我們就會帶著花軟離開,讓她放寬心。

周敏若紅著眼睛又看了花軟很久,點了點頭。

午夜時分,我們帶著花軟離開了周敏若家。

我用自己的血畫符,讓花軟暫時附身在上麵,然後讓她為我們指路。

冇過多久,我們的車就停在了一棟高大的寫字樓麵前。

中麗文化傳媒有限公司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