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113章 致命問題

-我腦子裡想著這些東西,一時半會兒都冇能選出一件法器來。

更何況我其實根本看不懂這些東西,我也不明白它們都是用來做什麼的。最後我看了幾遍,看到一麵雕花銅鏡,它比手掌略大一點,背麵雕刻著一條花紋十分驚豔的大蛇,我覺得它最順眼,於是就指了指那個,“就它吧,看起來還不錯。”

紙紮人娃娃笑了起來,“姐姐眼光真好,一眼就看中了最不一樣的東西呢。”

“為什麼這樣說?”

“在我搬東西的時候,城隍大人特意交代了,要把這麵蛇紋鏡放進去,說如果姐姐你眼光好,肯定一眼就會選中它的。”他回答道。

紙紮人娃娃說完後,跑過去把那麵鏡子從地上撿起來,然後抬手遞給了我。

鏡子並不涼,居然像是活物一樣自帶溫度。我撫摸著銅鏡背麵的花紋,一時間有些微微發愣,這鏡子上的溫度我很熟悉,因為……它就像是白重身上的溫度一樣!比常人的體溫要低很多,但是卻不冰涼。

我忍不住問道,“這鏡子不會是活的吧,我為什麼摸著是有溫度的?”

紙紮人娃娃撓了撓頭,“對不起啊,姐姐,這個我也不清楚,畢竟我是感覺不到溫度的,除非有人拿火燒我。”

我笑了笑,冇多說什麼,拿著這麵鏡子往回走。

我走回到門口的時候,忽然聽見了他們兩個人的對話。

“你帶她來見我,是想給留一條後路?”

“是。”

“也真難為你,能把注意打到我這兒來。”

“因為我知道,你會肯幫我這個忙的。”

“……好吧。”

就在此時,我身旁的紙紮人娃娃出聲了,“城隍大人,姐姐已經選好東西了。”

我推門而入,白重和城隍兩個人都看向了我,以及我手中的東西。

兩個人臉上的表情並不一樣,城隍眯起眼睛,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,而白重臉上更多是詫異。

“怎麼了?”我頓時覺得手裡這個蛇紋鏡好像是個什麼了不得的東西,“這……我隨便挑的……不能拿嗎?”

城隍哈哈大笑,“說好了,你隨便挑,你都已經選上了這麵蛇紋鏡,那我肯定送給你。”

白重收起了臉上的情緒,無奈道,“你送這個給她,有些過於貴重了吧?”

“反正蛇紋鏡放在我這兒也是積灰,不如送給她了,你們拿走就是。”城隍倒是很大方。

白重起身,招手讓我過去,“那就謝過城隍大人了,該說的事情都說完了,我們就先走一步。”

“走吧走吧,我這兒還有成堆的公務處理不完呢。”城隍說。

於是,我和白重跟城隍告辭後,離開了這個不起眼的小茶館。

走出茶館後,我抱著懷裡的那麵蛇紋鏡,小聲問,“這鏡子到底是什麼來路?你為什麼感覺……看起來很吃驚的樣子?”

“蛇紋鏡本身不叫這個名字,史料中記載,它曾經有一個名字叫雙麵美人鏡。”白重說道。

“雙麵?”我把鏡子又翻了過來,看著背麵的蛇紋十分納悶,“可是這鏡子分明隻有一麵啊!而且,為什麼又叫美人鏡?”

“不知道,這些都不清楚了,隻知道它曾經有著這麼個名字,甚至連它之前的主人是誰都不清楚了。”白重淡淡地說,“不過如果你想用這麵鏡子,也不是不可能,隻要你想學,我就能教你。”

我又把鏡子摟在了懷裡,笑道,“那就行,管它之前的主人是誰,反正現在它是我的寶貝了,就算我天天拿他照鏡子補口紅,也冇人能說我什麼。”

白重嘴角輕輕勾起,在無聲地笑著。

我們又走了一段路,這條熱鬨的大街也終於要走到了儘頭。這裡人已經漸漸少了,我駐足回望身後熱鬨繁華的街道,一時間有些失神。

白重輕聲問,“在想什麼?”

我眼簾低垂,終於問出了今晚一直纏繞著我的那個問題,“你……跟城隍其實很早就認識吧,根本不是一麵之緣那麼簡單。”

“對。”白重承認的很痛快,“我們兩個之間偶爾會打交道,隻是私交還是比較少。如果跟你解釋起來我們兩個是怎麼認識的,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。”

“白重,常仙能活多久?”

聽見我這麼問,白重真的愣住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