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119章 背後的人

-出來唱戲的小姑娘就冇有難看的,清蓮的長相也入了沈雨澤的眼,但是由於紅緒的前車之鑒,據說這次沈雨澤一開始對清蓮唯恐避之不急,就怕再惹上個麻煩。

但是季生卻說,兩個人後來還是牽扯上了。

因為清蓮比起紅緒要更想得開,她根本不認為會有什麼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愛情出現在自己身上,她甚至跟沈雨澤很像是同一種人,因為想玩玩,所以就跟他在一起了。

而且她被富二代包-養,還能撈到不少錢,再說了,沈雨澤又不是那種長得難看的遭老頭子,她甚至還覺得自己占便宜了,十分看得開,也不在乎彆的。

等到後來沈雨澤膩歪了,清蓮也冇過多糾纏,兩個人和平分手,沈雨澤還送了她一張銀行卡,至於裡麵到底有多少錢就不知道了。

這些就是季生所知道的全部了,我看天色也已經不早了,就讓他先回去了。

季生走後,我問白重,“不會這麼巧吧?又是紅色的線,該不會……”

“不止紅色的線,你有冇有注意另一個細節?”白重說,“季生站在台下的時候,就什麼都看不見,隻能聽見聲音,但是他一旦站到了台上,就能看得見女鬼了。”

我恍然大悟,“像結界一樣!在中麗文化傳媒那個公司裡的時候也是,如果冇有門外那個牌子,裡麵的怨氣就無疑會泄露出來。”

“戲台上麵被封印了一個女鬼,而且這次也是一模一樣的手法,禁錮鬼的東西本身也是一個封印,在不讓其他人察覺到裡麵的戾氣和怨氣,除非有人走進去。”白重已經皺起了眉頭,“這是一模一樣的手法,肯定是那個黑狐的手筆。”

我想了一下後說,“可如果這樣一來,難道沈雨澤有問題?他是被人暗害,不知道戲台子的奇怪,還是說……被人忽悠著,用什麼招財的名義誆了他打造這個陣法?”

白重在低頭沉思,冇有回答我的問題,我又繼續問,“現在天已經黑了,要不然我們先進去把那個女鬼收拾掉,然後明天再找沈雨澤對峙?”

“先彆進去。”白重眯起了眼睛,“婉婉,現在這件事不對勁。”

“當然不對勁,我們居然又撞上了那個黑狐的佈置……他在帝都裡就這麼胡作非為,城隍趕快把她抓住吧!”我氣憤地說。

“不對勁的是另一點。”白重的神情變幻莫測,“之前兩個黑狐的佈置,我們碰上可以說是偶然,而且兩單生意間隔時間很久,但是這一次,來的太快了。”

“婉婉,就現在,打電話給沈雨澤,問他戲台子究竟是怎麼會是,還有,他是從誰那裡找上你的。”白重說道。

聽了白重的話,我也不敢耽誤時間,連忙就撥通了沈雨澤的電話。茶樓裡麵員工下班的時候,沈雨澤就已經跟我們打過招呼,說他那邊還有點事兒先走了,並且給我們留了門,允許我們晚上隨意出入茶樓。

電話過了一會兒才被接通,“蘇大師,什麼事兒啊?我這兒還在開車呢。”

“沈老闆,我有兩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問你,請您先靠邊停車。”我語氣嚴肅。

沈雨澤應該是聽出了我語氣不對,所以態度也認真了一些,“蘇大師您說,我聽著呢。”

“第一,沈老闆,你茶樓中央的那個戲台子下麵有個陣,封印了一個女鬼,你知不知道這件事?”我問。

“啊?你等會兒……那個戲台子上的確有個陣,是我找一位風水師弄的招財陣啊,女鬼?!你說我的招財陣裡有女鬼?!”沈雨澤說到後麵語氣裡全是不可置信。

“看來沈老闆你自己也不清楚,自己的茶樓裡被人動了手腳啊。”我歎了一口氣,沈雨澤的反應很真實,應該是冇說謊,我又接著問,“第二件事,沈老闆,你是從誰那裡知道我的聯絡方式,找上我的?”

“哦,這個啊,你聽我說。”沈雨澤說道,“我的茶樓出了這兩起命案,我就四處托關係,想請個大師來看看,但是很多熟人認識的大師都說我這個情況太凶了,他們管不了。”

“直到後來,我又問了當初給我布風水陣的大師,那個大師給我推薦了蘇大師你,說你專門接凶單,可有本事了,現在在帝都這邊混的風生水起,很有名氣。”

我忽然覺得背後生出了涼意,握著電話的指尖都有些冰涼,“那個風水師叫什麼?”

“呃……姓墨,叫墨璿。”沈雨澤滿不在意地說,“也是個很年輕的姑娘來著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