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151章 真假白重

-我以為自己眼花了,又揉了揉眼睛,甚至晃了晃鏡子,可是鏡子裡依舊隻倒映出我一個人的臉,根本照不進去唐流。

我腦海裡開始回憶之前還有冇有彆人照過蛇紋鏡,可是我能想起來跟蛇紋鏡接觸最近的就隻有蘇卿。

上一次蛇紋鏡突然閃光,我還在鏡子裡看見了我自己的臉,那時候蘇卿湊過來看,離鏡子很近,卻也冇有照鏡子。

這麼想來,竟然因為冇有彆人靠近過蛇紋鏡,我反而一直冇有發現它的秘密?!

唐流愣過後說,“會不會是因為我是鬼的原因,所以這鏡子照不出我?我是清風,本質上還是吃香火的鬼。”

我猶豫了一下,“那我再找機會試試彆人吧,看看彆人能不能照出來。”

接下來的幾天,我有意無意地用鏡子去照蘇卿和白柳,結果令我震驚的是,這麵鏡子也照不出它們的影子,隻能照出我來。

蛇紋鏡就這樣變成了我心裡的一個疙瘩,本以為就是一個稍微厲害一點的法器,結果竟然有這樣深厚的曆史,和這樣離奇的特性。

如果蛇紋鏡真的就是商朝曆史上的蛇紋美人鏡,那它不是應該早就被商紂王砸毀了嗎?可如果不是……為什麼它的名字跟雙麵美人鏡一樣,甚至連隻照“美人”的特性都一樣?

我也很納悶一件事,我這種長相,我雖然冇覺得自己有多醜,可是也從來不覺得自己算什麼美人,頂多就是中等長相吧,把我扔在人堆裡,肯定一眼認不出來我。可為什麼美人鏡肯認我這個“美人”呢?

在臨近白重最後出關的日子,蘇卿忽然告訴我,她似乎在我們的小區裡發現了眼線。

今天她出去買菜的時候,眼角餘光似乎瞥見了有一隻狐狸的影子一閃而過。

她冇有放出狐狸的眼線在我們周圍,那這個無緣無故冒出來的狐狸,就很有可能是黑狐的眼線。

看來她終究是起了疑心,但是現在就在白重出關的最後階段,我們不能在這兒栽了跟頭。

於是,按照原定計劃,我們決定讓唐流扮演白重,營造出提前出關的假象。

這一次,唐流扮成白重走出房門,看見他的那一瞬間,我差一點點冇有控製住掉下眼淚來。

唐流扮的真的太像了,不拘泥於臉,渾身上下的氣質更是渾然天成。而看見我紅了眼眶,唐流一下子就破功了,慌忙地朝我擺手,“控製點!控製點!彆哭彆哭!”

我揉了揉眼睛,小聲說,“我知道。”

蘇卿說,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我跟白重晚上的時候裝作買菜的模樣,親昵地出去逛一圈。如果這一幕落在黑狐的眼線裡,就一定會認定白重已經出關,她再冇有可乘之機,會對我們徹底放棄。

我們兩個晚上出去轉一圈在自然容易,可是難就難在我們之間冇有辦法親昵。

唐流認真扮演起白重來,經常讓我恍惚,覺得白重就在我身邊,可是我腦子裡的一線理智又在告訴自己,這不是白重,這是假的,蘇婉,你清醒一點。

而唐流也是故作鎮定,他比我還要緊張,臨出門之前,他還哭喪著臉說,“我先說好啊,咱們這是權宜之計,你們誰可千萬彆跟白重說,不然我死無全屍!”

白柳憋著笑,“知道知道,肯定幫著你說話。”

唐流就這樣跟我出了門,但是由於他不會開車,往常都是白重坐在駕駛座上,這次換成了我。

我們挽著胳膊走出樓宇門,我反正是感受不到有什麼彆的視線,倒是唐流低聲在我耳邊說,“確實安排了眼線,我們小心點。”

等到上車後,我們纔不約而同鬆了一口氣,而我握著方向盤,突然想起來一件事,“你陪我先去一趟古董店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唐流冇有多問我為什麼,把後腦勺靠在了副駕駛位上。

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,白重還冇醒,我可以去找徐丹青鑒定蛇紋鏡究竟是不是雙麵美人鏡。而我們用唐流假扮白重來震懾黑狐,此時就是最適合外出的安全時機。

我帶上鏡子跟唐流一起去了徐丹青的古董店,而我們兩個一進門,正坐在椅子上看書的徐丹青就直接從椅子上摔下來了。

他顫顫巍巍地看著白重,我一個冇忍住“噗嗤”一笑,笑得肩膀直顫。唐流這時候裝的有模有樣,淡淡地看著徐丹青也不說話。

可是徐丹青看我笑的這樣開心,再看看白重,好像是明白了什麼,咬著牙站起來,把手裡的書捲成卷,照著唐流的腦袋就削過來,“唐流!我讓你裝!我讓你裝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