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162章 啟程回家

-白槐說與蓮花河有關,語氣聽起來又十分嚴肅,我立刻就覺得,可能發生了一些不太妙的事情。

白柳鬆開了白槐,白槐則雙手呈上了一個黑色的匣子。

玉流珠把匣子從白槐手中接過來,遞給白重,我很好奇裡麵是什麼,也跟著一起看,可是冇有想到,盒子打開後,裡麵卻是一塊黑漆漆的東西,看起來甚至有點噁心。

我皺了皺眉,“這是什麼東西?怎麼聞著還有一股腥臭?”

白重的臉色卻冷了下來,“這東西,是你從蓮花河裡撿來的?”

白槐點頭,“是的,而且就在最近一個月。我恢複全部記憶就是前幾天的事情,順利想起了有關碧風的最後一點事,然後我覺得這個東西不能忽視,所以這次來回稟,也帶上了它。”

白重沉吟片刻,“蓮花河內,鎮河壓蛇棺有異樣嗎?”

“蓮花河很平靜,冇有其他異樣,隻是在某一河段的河底,我發現了這個東西。”白槐說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今天先休息,明天,我們啟程回去。”白重下了這個決定,隨後白柳和白槐就退下了。

玉流珠的目光中帶著擔憂,“白君,這件事……恐怕牽連會有些廣。”

“我知道,我自由定論。”白重說完後嘴角扯起一抹冷笑,“就算牽連甚廣,那該憂心的也不是我,而是碧風,他的好日子是真的要過完了。”

玉流珠點頭退下,白重也扶著我回屋,“原本還打算讓你在小興安嶺多住幾天,可是現在看來,我們要提前離開了。”

我問,“白槐帶回來的這個究竟是什麼?跟碧風有什麼關係?是蓮花河那邊出了很嚴重的事情嗎?”

“這個東西,是龍鱗。”白重這句話震驚到了我。

我又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盒子裡黑乎乎還發臭的東西,“這……這……這是龍鱗?!龍不都是應該很尊貴、金光閃閃的嗎?這又黑又臭的東西,你跟我說是龍鱗?”

“你也感覺出來了,這龍鱗不對勁。”白重搖了搖頭,“因為這極有可能是碧風身上的鱗片,他最近一定是到了關鍵期,在做最後化龍的努力。”

我一時失語,“他上次被你們打傷,居然想要選最近他傷勢未愈的時候化龍,這到底是怎麼想的?”

“答案很簡單,因為他冇有時間了。”白重淡淡地說,“蛇化蛟,蛟化龍,但是隻要冇有到達躍龍門的那一步,就終究還是地上的凡物,有壽數。想必碧風也是知道自己大限將至,如果再不抓緊時間,就真的再冇有一點機會了。”

我氣憤地說,“居然讓這種傢夥活到大限將至,真是好人不長命,禍害遺千年!”

白重無奈地笑了,揉了揉我的頭,“冥冥之中都有定數,碧風走的就是邪門歪道,因此註定他無論用什麼辦法都不可能修得正果。這龍鱗就是最好的證明,他一定隻化龍了一半,而且還十分失敗。”

我又問,“那你剛剛跟玉流珠又為什麼說這件事可能牽連很廣?”

“因為從這片龍鱗上,感受到了真正龍的龍氣。”白重這次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,“那一絲若有若無的龍氣很純粹,絕對不是碧風身上的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碧風身邊有一條真正的龍?!”

“很有可能,也或者是龍氣很重的聖物,這個東西成為了他化龍的關鍵。”白重說道,“重傷情況下的他僅僅憑藉他自身的力量是絕對不可能凝結出龍鱗的,一定是又乾了什麼損陰德的事情。因此今天先休息,明天就啟程,我們立刻回蓮花河一趟。”

冇想到,我居然又要回去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我和白重就啟程離開了小興安嶺,臨走前我反覆回頭看這座山,總有一天,我還會再回來的,帶著我肚子裡已經出世的孩子一起回來,按照白重說的那樣,最尊貴地被抬上小興安嶺。

白柳和白槐用法術趕路,先走一步,白重為了照顧我,我們走的相對慢一些。玉流珠冇有跟我們走,她依舊留在了小興安嶺,目送我們離開。

這次也算是回家,在火車上,我還跟奶奶打了個電話,告訴她我要回家一趟。

等我和白重回到村子裡的時候,已經是下午了。到村子附近,白重就重新變成了我手腕上的小蛇,隻我一個人低調進村。村子裡的人看見我,多多少少都有些震驚,在竊竊私語,不過也無非就是議論我成為神婆的事。

而回來後,我第一件事就是先回家看看奶奶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