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18章 狐仙

-

我的頭枕在一個男人的腿上,他低頭看著我,身上穿著大紅色的婚服,臉上卻蒙著紅色的麵紗,那雙漂亮的丹鳳眼眸柔情似水地看著我。

一睜眼看見是這樣一幅場景,我大腦一片空白,接著發現我的身體好像還是動不了。他的手指輕輕觸碰我的髮絲,低聲道,“婉婉,我在陰山等你。”

緊接著,一切就彷彿像是夢一般,我眼前所有的東西都消失了。我的眼睛開始傳來灼痛,當我費力地正看雙眼時,淚水已經模糊了我的視線,我想抬手擦拭淚水,卻忽然發現我的手腳竟然都被紅綢綁著。

“彆亂動。”蘇卿的聲音就在我身邊響起,模糊的視線之中,我看到的都是大片紅色,能感覺到輕微的晃動,好像我跟蘇婉正坐在轎子裡。我聽見外麵有劈裡啪啦的雨聲,好像下著不小的雨。

“蘇卿!!蘇卿你綁我?!”

“噓——”蘇卿一把捂住了我的嘴。

“蘇仙姑,有什麼事兒嗎?”轎子突然停了,外麵還傳來一聲沙啞的問候,那聲音聽得我直起雞皮疙瘩,十分不舒服。

“冇事兒,繼續走。”蘇卿的語氣波瀾不驚,又用另一隻手放在我額頭上,“走快點,時辰要到了。”

轎子又一次動起來。

我眼睛越來越痛,這一次的灼痛比以往都要劇烈,有清涼從蘇卿的掌心向我額頭傳遞,但是那隻能暫時緩解,根本不能像白重那樣讓我的眼睛徹底不痛。我掙紮著發出“嗚嗚”聲,還想質問她,可蘇卿下一句話卻讓我不敢再開口了。

“閉上嘴,陰氣入口,活人沾染不得。”

我說不得話,她卻能?活人……難道她……

蘇卿就像知道我在想什麼,似笑非笑道,“我是半個活人。”

我腦海之中浮現出她那張慘白慘白的臉,嘴唇又無比鮮豔,我越來越覺得這個女人很危險,她究竟還是不是一個活人……

蘇卿伸出手指擦拭我眼角的淚水,語氣前所未有的輕快,“晴天下雨,狐仙嫁娶。”

她竟然強行綁我上花轎!我咬了咬牙,心裡默唸白重的名字,偷偷見蘇卿是我搞的小動作,原本是打死也不能讓他知道的,但是現在變成了這樣,我隻能祈禱他快來救我,他再不來,我覺得我的眼睛就要疼瞎了!

“我既然敢綁你,難道還會怕那條蛇來救你嗎?”蘇卿銀鈴般的笑聲在我耳邊響起,“咱們呐,現在走的是陰路,你用那些尋常喊仙家的手段,是喊不來他這種動物仙的。再有一炷香的功夫,就能到陰山。”

我想起剛剛夢中的那個男子,他就是那個說要娶我的狐仙?

我已經被蛇纏,成了現在這樣,卻還有一隻狐狸非要娶我?哪怕他再是什麼動物仙,那也不是人啊!

我心裡又開始默唸白柳和白槐的名字,做垂死掙紮,可是他們真的冇有任何人給我迴應,然而當我心裡開始念唐流的名字時,腦海裡忽然響起了他縹緲的聲音。

“我去,蘇婉,我怎麼感覺你在陰陽交界地?你這是乾什麼去了?”

我心中大喜,還好唐流跟他們不一樣,繼續默唸道,“唐流!我被蘇卿綁了!她現在要讓我去嫁給那個狐仙,說我在陰路上!”

“這……”唐流的聲音稍顯猶豫,“我畢竟是鬼,去了陰路很難回來,要不然……我幫你告訴白重?”

我顧不得那麼多了,連忙讓他快告訴白重,趕緊來救我,要不然再過一炷香,我就要到陰山了,到底還能不能回去都是兩說!

眼睛一直在疼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節骨眼兒上發作的這麼厲害。由於疼痛,我覺得時間過的異常慢,也不知道一炷香的時間還剩下多少,我隻盼著白重快點來救我。

突然,轎子又停了。難道白重已經到了嗎?

“陰山,到了。”蘇卿的話讓我的心跌入冰窖,我還想拖延時間,賴著不肯下轎。

蘇卿正開口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,轎子猛烈地搖晃,好像是抬轎的人失了手,所以轎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,要不是蘇卿拉了我一把,我就直接從座位滑下去了。

蘇卿臉色變了,她嗓子裡發出了喑啞古怪的叫聲,像是跟人交流,但外麵卻冇有任何東西給她迴應,於是她神情更加凝重,“不要出轎子,外麵不是正常人間道,出去了你三魂七魄肯定要丟點什麼。一會兒無論聽見什麼動靜,都不要出……”

她話還冇說完,外麵突然響起了白柳帶著笑意甜甜的聲音:“我家白君已在此地恭候多時,那位狐仙的弟馬,出來一見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