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207章 驚險戰鬥

-白重卻說,“以胡烈的修為,想要保全他自己綽綽有餘,你根本不用多考慮他,更何況這場戲是我們與他進行的一次交易,事成之後,我準他入小興安嶺修行。”

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,他說的的確冇有錯,現在就是我們雙方在進行一場你情我願的交易,胡烈既然答應了我們,那也得承擔不小心受傷的風險。

也許對於白重來說,胡烈究竟會不會受傷都不要緊,他更關心這次我能不能洗脫身上的嫌疑,可是我心裡又不願意傷到他,我覺得我們兩個能平平安安地把戲演完最好。

我不再跟白重爭辯,打算自己注意留手。胡烈對白重恭恭敬敬,肯定不敢對我下重手,在這種情況下,如果我再不小心點,吃虧的肯定是他。同樣,我也心中祈禱,希望胡烈夠本事、也彆那麼死心眼來捱打。

我站在了距離大槐樹七步遠的地方,然後停下了腳步,沉聲問道:“這位胡仙,從何而來?為何偏偏禍害上了我們蓮花河畔的幾個村子?”

霎時間狂風大作,天空的正上方出現了幾片漆黑的烏雲,這幅場麵乍一看十分駭人,我也吃了一驚,白重則在我耳邊說,“胡烈自打開了靈智以來,都在蓮花河附近修行,因此一定程度上能夠跟這一片的風水共鳴,引發天地異象。他很聰明,知道利用這些看著嚇唬人的手段。”

我的身後,薑叔他們已經不由自主地又退後了幾步,而我繼續厲聲嗬斥道,“大膽!你隻不過是一條修行百年的狐狸,我今天稱你一聲胡仙都是給你麵子!我奉勸你一句,不要誤入歧途,在這兒害了人性命,白白賠上自己這百年來的修為!”

狂風依舊冇有停止,甚至剛剛在天空之中,我也看見了一隻紅色的眼睛。

大槐樹的陰影之中,逐漸浮現出一道漆黑的身影,輪廓也是狐狸的形狀。我立刻抬手催動蛇紋鏡,起手想要先想辦法壓製。

尖銳的狐狸鳴叫聲劃破天空,緊接著是迴應胡烈的此起彼伏的狐狸叫,那聲音聽著讓人頭皮發麻。胡烈向我踏出了一步,雙眼通紅,緊緊地盯著我,低沉的聲音也迴盪了起來,“丫頭,不要不自量力。”

一陣黑霧捲了起來,很快就向我蔓延過來,我連連後退,不知道這風是什麼名堂,白重適時提醒我,“隻是遮蓋人視線的黑霧,不是致命的攻擊,胡烈也許是想讓場麵變得更加複雜,有黑霧的遮掩,你們兩個就算交手的時候出現了什麼紕漏,也都能被掩蓋掉。”

看來這個胡烈表麵看上去是個滿臉橫肉的,但實際上心思卻十分細膩啊。在胡烈露過這兩手之後,我安心了許多,他是個聰明的胡仙,那麼一定也有辦法應對我的攻擊,我的攻擊就算打到了他的身上,他一定也有辦法讓自己受最輕的傷,演出最慘烈的效果。

我後退了幾步之後,就被黑霧裹挾了進去,黑霧並不會影響我的視線,我的這雙眼睛依舊能夠清晰地看清胡烈的位置,我大聲回頭對薑叔他們喊,“後退!不要捲到黑霧之中!如果你們攔不住其他的黑狐狸,那就退得更遠一些,把它們放進來也可以!”

黑狐狸漸漸出現在周圍,在我喊完剛剛那句話後,薑叔卻並冇有退後,而是握緊了手裡的傢夥,沉聲道,“哪有讓你一個小姑娘在裡麵打鬥,我們一群大男人卻縮起來的道理。”

薑叔的回答讓我覺得心頭一熱,然後轉過頭,又一次把視線落在胡烈身上,白重說,“用誇張的請神方式,把白槐放出來。”

白重點名白槐而不是白柳,我立刻就明白了,白柳還要警戒黑狐的趁虛而入;而白重現身的話,胡烈極有可能束手束腳;因此白槐雖然並不擅長戰鬥,但是現在來衝個場麵卻是正好。我是個神婆,神婆請自己的仙家幫忙天經地義。

就在此時,胡烈已經朝我衝了過來,我飛速在蛇紋鏡後結印,打算暫時壓製住他片刻,然後再騰出手來進行“請神”,隻是讓我冇有想到的是,在我剛剛舉起蛇紋鏡的那一刻,天空之中忽然劃過一道紅色的閃電。

那紅色的閃電不由分說就砸在了我麵前的胡烈身上,將他從頭到尾打了一個通透。

我驚叫一聲後退,什麼情況?我還冇有動手,白重也冇有動作啊!是誰傷了胡烈?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