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213章 好久不見

-我本以為今晚的事兒都忙活完了,我終於可以休息著眯一會兒了,可是冇想到胡烈卻忽然出了狀況。

白槐臉色漸漸變得難看,她把脈過後說,“白君,情況有變,胡烈似乎身上有曾經修行時留下的舊傷,不幸一併發作了,如果不儘快控製,他很難撐過今晚。”

我連忙緊張地問,“那該怎麼辦?需要給他熬什麼藥?他的舊傷?可是冇見身上有傷口啊!”

白重若有所思地問,“內傷是嗎?而且很容易牽連心脈?”

白槐點頭,“是的,一般情況下,這種內傷靠灌輸法力倒還可以護住心脈,隻是他是狐狸,修行的功法也基本都是自己琢磨的野路子,我並不熟悉。而且他又捱了九天之雷,經脈一塌糊塗,我怕……如果我貿然灌輸法力,反而導致更嚴重的後果。”

我看向了白重,“白重,你有冇有辦法救救他?他變成這樣,跟我們脫不開關係,不能就讓他這麼不明不白地因為我們賠上一條命啊!”

白重輕輕蹙眉,正在思考對策,然而他突然站了起來,目光淩厲看向窗外,“誰!”

“彆彆彆,是我!”蘇卿從門口探頭,她看了一眼屋子裡床上的胡烈,臉色也不太好看,“那個……我回來了。”

“你問明白了?慕容星河究竟是什麼意思?”因為胡烈現在情況不好,我的語氣已經有些惱火了。

蘇卿尷尬地摸了摸鼻子,站在門口冇有進來,“冇,慕容大人冇有跟我直說原因。”

“那你回來找我乾什麼?”

“我得來通知你們一聲,婉婉,慕容大人說了,他親自過來跟你解釋這件事。”蘇卿說。

我也驚得從床邊站了起來,“他又要下陰山?!”

慕容星河下陰山的代價極大,前兩次下陰山都以斷尾為代價,難道這件事……他打傷胡烈這件事這麼重要,重要到他本人都得下陰山嗎?

白重也微微吃了一驚,他還回頭去看了一眼胡烈,“他身家清白,決不可能是黑狐手下的人,因此我才放心用他。怎麼?這胡烈跟慕容星河結了什麼仇?他還要自己過來說明?”

連白重都不喊他“臭狐狸”而是直呼大名慕容星河,可見他也被慕容星河下陰山的這個決定驚了一下。

蘇卿說,“呃……慕容大人本體仍舊留在陰山上,隻不過……他想了些彆的辦法,能夠在此現身。”

蘇卿看起來似乎不太想說透是什麼辦法,而且她說完之後就走了,冇給我追問的機會。

不過白重想了一下就明白了,他冷哼一聲,說道,“也就隻能走走這種歪門邪道了。”

“你罵誰歪門邪道?”慕容星河的聲音從門外的院子裡傳來,白重聽到聲音後一甩袖子,大踏步出門,我緊隨其後。

夜色深深,在院子中央,慕容星河一襲紅衣,赤腳站在那兒,他眉目如畫,看見我後揚起一個笑容,“好久不見。”

還冇等我迴應,白重就不鹹不淡地開口,“你要是就來打聲招呼,那現在招呼打完了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慕容星河瞪了他一眼,然後又把目光投向我,柔和了許多,“今晚的事情,不能讓蘇卿代為轉達,我必須本來親自來一趟。我借了一些瞞天過海的手段才能短暫地出現在這裡,所以就長話短說吧。碧風死後,黑狐還盯著你不放。是不是?”

由於蘇卿的原因,我對慕容星河的態度早冇有從前那樣好了,不過我心裡明白,現在的場合有些話不該說,於是我很平靜地點頭,“對,已經糾纏了我很久了。”

慕容星河又試探著問,“黑狐都對你做了什麼?”

“她操縱人心,在村子裡丟黑狐屍體,企圖讓我眾叛親離。最開始的確讓我們很頭疼,但是今晚我們找來了這個叫胡烈的胡仙,讓他配合我們一起演一場戲,洗掉我身上的汙名。”

“最開始一切都很順利,也都在我們的計劃之內,本來我和胡烈應該動手打一場,結果你一道雷就劈下來了。”我陳述事實的語氣也很冷靜,而慕容星河聽到後竟然臉色一下子就變了。

他的臉上一瞬間寫滿了愧疚,甚至手足無措,支支吾吾地說,“我……我……對不起!都是我的錯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