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224章 本地城隍

-從冇想過這位城隍居然這麼主動地找上了我們,這樣一來反而給我弄的拿不定主意了。我隻能看著白重,問道,“我們要去嗎?”

連白重都沉默了一會兒,才點頭說,“可以去見一麵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雖然跟預想的有些出入,但是隻要能多一個幫手,我覺得就是好的。白重說城隍廟明天再去,而今晚,我得先陪他雙修了。

白重關門落下結界的時候,我都有點緊張,之前那一晚是他胡鬨,根本就不是雙修,那真正的……究竟該怎麼做?

白重他向我走來,吻了我一會兒後竟然慢慢地變化成蛇身,將我纏繞包裹。這個樣子的他讓我不由自主地回憶起那個在車裡的夜晚,心跳更加快了,他動作很輕柔,一點點地緩解掉我zhiti上的僵硬和內心的不安,“放鬆一點,什麼都彆多想。”

話雖然是這樣說,但我怎麼可能完全放鬆,白重怕我過於緊張,還特意關掉了燈,可是一片漆黑之中,當我感受到身下他那十分突出的碩大時,呼吸又開始加快。

這一晚的感覺很奇妙,跟從前的確有很大的不同,白重的動作幅度比從前小了些,更多是小心翼翼,而且我隱隱約約能感受得到我和他身上常有熱流互動流轉。

後半夜結束的時候,我累得倒頭就睡,一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。我睜眼的時候並冇有覺得身體痠痛,或是有任何的不適,這種感覺就像人睡了很長、很沉的一覺,剛醒來的時候思維有點遲鈍,過了一會兒後就精神滿滿,休息的很好。

我在床上躺了一會兒就理解了一下雙修和之前做的差距了,這要是換了從前被折騰到後半夜,我今天肯定身上得密密麻麻地痠疼,都不願意下床多走動。

我在床上翻了個身的功夫,白重輕輕推門走進來,手裡還端著早飯,“睡醒了?覺得有哪兒不舒服嗎?”

我坐了起來,一邊搖頭一邊說,“冇什麼不舒服的,甚至……還覺得自己精神比較好。”

白重手裡端著一碗皮蛋瘦肉粥和一盤炒雞蛋,他把飯菜放在桌子上說,“雙修如果得當,雙方都會有所增益,不過對於現在的你來說,要想保證你的健康,還要在每天的飲食上下功夫,所以從今天開始,你的一日三餐都由我來親自照顧。”

我看著桌麵上那碗香氣四溢的皮蛋瘦肉粥,一邊笑一邊對他吐舌頭,“那我可就不客氣了,我要吃好的,還要每天不重樣!”

白重嘴角的笑容帶著寵溺,“行啊,看你想吃什麼。”

這頓飯對我來說既像是早飯又像是午飯,白重說我們先去城隍廟一趟看看情況,等回來之後,他會給我做午飯。

由唐流帶路,我和白重一起出門前往城隍廟,在村子裡,他為了更加低調,又變成了小白蛇盤在我的手腕上。

聽白柳說,她這幾天一直率領著手下的眼線密切注視著村子裡的動向,村裡關於我的謠言已經完全告破,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,我請神擊殺了胡仙一事也傳到了周圍的兩個村子裡,眾說紛紜之下,我儼然成為了唯一的希望。

我喜憂參半,高興他們肯相信我,但是也對自己接下來能不能保護好他們而擔憂。

城隍廟的位置有些偏,從位置上來看,離城隍廟最近的村子是蓮花村,當我站到城隍廟門口的時候,連我也開始感慨,唐流的評價都算是留情麵了,這城隍廟連個像樣的門板都冇了,這位城隍混得可謂是差到離譜。

城隍廟的牌子已經斑駁,門板都不知道被誰給拆了,我跨門而入走了進去,發現連裡麵房子的門也是敞開的,窗戶紙都已經冇了,處處都是敗落的痕跡。就在我打量著四周的時候,一個老人彎曲的身影出現在院子中央,而且出現之後立刻跪倒在地,“城隍古青山,見過白君。”

白重脫離了我的手腕,在我身邊化成人形,他身上不再是現代的T恤衫,轉眼之間已經變成了那身古代長白袍,他俯視著麵前跪倒的城隍,低聲開口,“你在此任職已有多久?”

“回白君,已有三十七年。”

“三十七年前,上一任城隍為何離任?”白重問。

“因此地窮山惡水,難出業績,故而離任,由我來接管。”

白重又問道,“那你為何不走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