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229章 無能之人

-

無力感深深地包圍著我,我用手撐地依舊止不住渾身發抖,很快就要撐不住徹底倒下去。我咬著牙問古青山,“你……你是從什麼時候起被她收買的?”

古青山沉默片刻開口,“從蘇姑娘第一次與我見麵之前。”

我苦笑了一下,心中淒涼,這麼算起來,那是我和白重從一開始就掉進了黑狐和他的這個圈套,以為自己找到了一個牽製黑狐的幫手,卻不知道這個所謂的“幫手”其實是黑狐一早就埋伏下的陷阱。

黑狐也是真的陰損,居然比我們更提早一步找上了這位城隍……

在震驚過後,我嘗試著冷靜下來,心中在嘗試著與唐流建立聯絡,眼下這個情況,隻有讓他回去通風報信才行,這城隍不知道使了什麼手段,我身上的力氣都被抽空,軟若無骨,我就是手指頭動一動畫個符都費勁。

好訊息是,一路過來唐流一直藏在我的影子裡,進了城隍廟後也冇有第一時間出來,他剛剛迴應了我,眼下這個情況,他還跟我在一起。

可壞訊息是,唐流說城隍在這個房間佈下了結界,不止切斷了和外界的聯絡,冇有他的允許,其他人也很難自由進出結界。他雖然冇有中城隍的法術,卻也冇有辦法出去。

我在這裡陰溝翻船,但隻要我撐的時間夠久,白重就一定能發現我這邊的異樣,趕過來救我。我深吸一口氣,已經明白了自己最應該做什麼,我要做的就是拖延時間。

“古青山!你可是一地城隍,卻跟黑狐勾結?!你知不知道這黑狐跟碧風是蛇鼠一窩的貨色,放在其他地界上,早都被通緝了千八百遍,你倒好……你居然敢跟她合作?!”

我越說到後麵,情緒越激動,說的也都是心裡的真實想法。古青山他可是城隍!!一方城隍啊!他就算再落魄,也是有授印的一方陰官!是記名在側的!

麵對我的怒火,古青山依舊雙手插袖,我從他那張臉上看不見一丁點多餘的情感,但是他揮了揮手,我被兩個紙娃娃架了起來,扶到一把椅子上坐下。

“蘇姑娘,我與黑狐有約,我把你引至城隍廟,暫時控製住你,而她會過來帶走你。”古青山說,“再過半炷香,她就會過來了,如果姑娘是想等那位白君來,還是算了吧,來不及的。”

我指尖發涼,心中卻不願意放下那一線希望,我一旦被黑狐帶走,白重再想找到我就會難如登天,而到時候如果黑狐想要對我和孩子下手……

“這最後的半炷香時間,我應該對蘇姑娘說清楚這件事。我知道黑狐得到姑娘之後,一定不會讓你留有活口,因此,我現在的這番話,就當是……就當是讓你死了也當個明白鬼吧。”古青山的聲音居然有點沙啞。

“蘇姑娘一定不會理解,為什麼身為城隍,我卻要跟黑狐做交易。可正因為我是城隍,我纔不得不跟黑狐做這個交易。”

他這番話讓我心裡火氣更大,我忍無可忍正想破口大罵的時候,古青山猝不及防問了我一個問題,“蘇姑娘,如果這半個月裡,黑狐想要動手殺了周圍三個村子的所有人,你能救下來幾個?”

“我……”我懵了一下,一時間竟然不能回答他。

古青山的嘴角泛起苦笑,“蘇姑娘拚儘全力,也至多能保全半個村子,而白君法力尚未恢複,至多隻能保全兩個村子,然後就再無餘力。”

“黑狐找上我的時候,也隻給了我一個選擇,是要蘇姑孃的命,還是要我管轄範圍內所有子民的平安。”

這一瞬間,是我第一次從古青山的背影上感受到一種蒼老,那是一種無可奈何的蒼老與無力。

“蘇姑娘是知道的,上一任城隍不辦事,導致信仰流失,城隍廟破敗,我手裡隻有一個爛攤子。這三十七年來,很少再有人來求我,但萬幸的是,他們憑著自己,也把日子越過越好,是真的不需要再來祈求我這個城隍了。”

“那個時候,我的心裡其實並不難過,我覺得這很好,因為我這個城隍不求自己能平步青雲,隻要他們自己的日子能過得好,即便不需要我,那又能怎麼樣呢?可是直到最近,我才明白我錯了,原來在真正的大危機麵前,我這個冇有信仰的城隍,什麼也做不到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