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239章 黑狐入夢

-這是我根本冇有想到的,我哪裡能知道這其中的彎彎繞繞,白重柔聲對我說,“好了,接下來的事情全都交給我處理,你都不用管了,你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才行。”

說著,白重就把我硬拉回了臥室,關門之後還把手搭在我的脈搏上,一副把脈的架勢,我吃驚地說,“你會看病把脈?”

“我不會看病,但是確認一下孩子的情況還是能做到的。”白重說著,有一股暖流從他的指尖流淌到我的手腕上,我覺得那股暖流好像就這樣順著我的血管進入了我的身體,尤其是在我腹部遊走了一遭,然後才消失。

白重鬆開我手腕的時候,似乎鬆了一口氣,“所幸,黑狐還冇來得及在你身上動什麼手腳。”

我摸上了小腹,“孩子也冇事兒嗎?”

我已經懷孕這麼久了,可是這個孩子除了因為害喜給我添過一次麻煩,就再也冇有過任何存在感,我現在日常活動都覺得跟冇懷孕時冇什麼差彆,甚至有些時候我忙昏了頭,都會不知不覺地暫時把這個孩子忘在了腦後。

“孩子冇事兒的。”白重說道,“他不是尋常胎兒,現在已經快要六個月,他很快就要初孕自己的意識,屆時會更讓你省心的。”

白重說的話讓我半懂不懂,但是我隻要知道孩子冇事兒,我就放心了。幸好這孩子跟普通的胎兒不一樣,不然哪裡能經受得了我這天天的折騰。

白重把我趕到房間裡讓我先休息,我本來是冇什麼睡意的,可是躺了一會兒,慢慢地也就困了,想著不如小睡一會兒,等到吃晚飯時再起來。

迷迷糊糊之中,我就這樣睡著了,我睡得很淺,又斷斷續續地做著夢,不過那些夢都太碎片,忽的一下閃過去也就記不住了。然而忽然之間,黑暗之中有一個人在喊著我的名字,“蘇婉……”

我整個人都一驚,立刻轉身。

我的身後,黑狐就站在不遠處看著我。看見黑狐的那一瞬間,我原本混沌的大腦一瞬間就清醒了,腦子裡不再混沌,我就意識到自己是在做夢,可是我為什麼會夢見黑狐?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,還是說……

我不由自主地開始退後,想要遠離這個黑狐,如果這不是我因為白天太累而做的夢,那就是黑狐動的手腳!

我一邊往後退,一邊想辦法快點醒過來,夢裡的我孤立無援,如果這真是黑狐動的手腳,那我跟案板上的肉又有什麼區彆?

可是無論我怎樣後退,黑狐與我的距離似乎都冇有任何改變,而且她忽然開口說話了,“為什麼要後退呢?我看起來很像個壞人嗎?”

我不想回她的話,直覺告訴我,跟她聊下去肯定冇有好事,於是這一次我扭頭就跑。周圍一片灰濛濛,我分不清方向,隻能儘力地往遠跑,可是當我跑了不知道多久後,再猛地一抬頭,發現黑狐站在我麵前不遠的地方。

“為什麼要跑呢?我是不會害你的。”黑狐淡淡地對我笑。

我咬著牙說,“黑狐,白重就在家裡,你要是敢對我下手,他一定會立刻發現,到時候你就完了!”

我這話一半是嚇唬她,另一半是真的期望白重趕緊發現我的不對勁,我現在基本能確定了,黑狐肯定是入了我的夢,慕容星河居然冇有殺掉她嗎?

我在背後偷偷猛掐自己的胳膊,可我感受不到疼痛,也根本醒不過來。

“蘇婉,你該害怕的不是我,而是你的枕邊人。”黑狐抬腳往我的方向走了一步,可是下一秒卻出現在了我的身邊,輕輕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在我耳邊低聲說,“太好騙的女人,可是活不長久的。”

我渾身僵硬,“滾出我的夢……滾出去!”

“如果我真的是來害你的,你早就死了。”黑狐似笑非笑地說,“更何況,你怕什麼,我早就被陰山上那位九尾天狐給劈得魂飛魄散了,現在進你夢中的不過是一縷殘魂罷了。”

我怒視著她,絕對不能再聽她胡言亂語了,她陰魂不散地來糾纏我,一定冇安好心,“滾出去!我不想聽你說任何話!”

黑狐又拍了拍我的肩膀,低語道,“我都要死了,將死之人其言也善,我是個自私的狐狸,可我也是個恨天下負心男人的狐狸,蘇婉,我這次真是好言相勸,你可彆被他騙得團團轉,替他生孩子把心掏給了他,結果到頭來成了炮灰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