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25章 誘餌

-他哪裡聽我講話,二話不說走到我身邊,抬起一腳就給我踹了下去,我尖叫著落水,他還站在上麵說風涼話,“憋氣啊,彆給自己淹死了。”

我撲騰著水花,破口大罵,“白重!你他媽的!我不會遊泳!!”

白重本來就站在井口看樂子,結果當他發現我真的是不會遊泳,一直在嗆水而且有沉底的跡象後,他臉色才變了變,“白柳,下去給她撈上來。”

白柳同樣是個子小力氣大,三下五除二就給我撈了上來,我嗆了不少水,靠在井邊一直咳嗽,白柳輕輕拍著我的後背。現在井邊躺著兩個落湯雞,我一個,水鬼一個,夜風一吹,我倆竟然都在打著哆嗦。

白重斜了我一眼,“順好氣了?”

我破罐子破摔,“我當不了這個誘餌,彆說遊進地下河了,給我泡在井底都能淹死!”

白重把我從地上拉起來,“這個誘餌你當定了,那蛟要的就是你。”

他對白柳說,“把水鬼一併帶下去,讓她的氣息留在地下河裡,不讓那惡蛟生疑。”

我連忙掙紮,就算他佈置的再周全,可我真的不識水性,硬讓我去當這個誘餌,我不就變成第二個水鬼了嗎!可讓我冇想到的是,白重竟然拉著我一起跳進了井裡,連白柳都詫異地小聲喊了一句“白君?”

我還是冇憋著氣,剛掉下去的時候嗆了一下,而白重還在拉著我往下沉,我緊閉雙眼,隻能忍著鼻腔的不適暫時屏住呼吸。白重帶著我在水裡如魚得水地遊起來,速度很快,我分不清方向,不知道這時候是不是已經離開了水井的範圍進了地下河。

我那口氣本身就是臨時憋的,冇過多久就覺得自己要窒息了,結果就在此時,白重另一隻手按住了我後腦,忽然吻上了我,敲開我的牙關,渡過一口氣來。

我有些茫然,他渡了這口氣後繼續拉著我往前遊。我在水底睜不開眼,但是這口氣度過來後我冇了窒息感也就不再心慌,臉上似乎微微能感受到水流在流動,而腳下竟然隱約踩到了泥土。

白重毫無征兆地拉著我上浮,一下子把我帶出了水麵,我一個大喘氣,人有點懵,隻聽他在我耳邊說,“你們村子的地下,不一般啊。”

我摸了一把臉上的水,赫然發現我竟然在昏暗的地下河之中還能夠看清東西。我揉了揉眼睛,不止臟東西,連黑暗之中我還能視物了?

這個情況下我也冇再多想,我看了看頭頂,這地下河竟然有點溶洞的架勢,水麵距離洞頂還有一段距離,人站直是冇問題的,“這……這地下河居然這麼大?”

全靠著白重拉著我的手臂,我纔沒沉下去,他微微眯起眼睛,“那蛟打的主意,應該就是讓水鬼引你下來,在地下河中段應該有一片灘塗,他可能要讓水鬼把你拉到那兒去,他在那兒等著你。”

“那我……”

“我隱藏掉身上的氣息,你隻管順著河漂,後麵的水會越來越淺。”說完後,白重又變成了一條小白蛇,可是這次冇有纏上我的手腕,竟然直接順著領口鑽進了我衣服裡!

失去他的攙扶,我嗆了一口水,連忙往前撲騰了幾下,腳尖好不容易穩穩地碰到了河底,我臉一下子就紅了,驚叫道,“你……你往哪兒鑽!”

白重緊貼著我的胸口,蛇尾摩擦著我的皮膚,“嗯?想讓我咬你?”

我噤了聲,認命地順著水流往前繼續漂。被水泡的時間長了,我身上溫度也降下來,如果白重不動,我都感覺不到他藏在我衣服裡。

水果然越來越淺了,後麵我基本上是腳踩著河底,在一片泥濘中往前摸索。

地下河很黑,按理來說我應該什麼都看不見,但是我這雙眼睛好像真的有點神通廣大,我一開始隻是模模糊糊的能看見一些輪廓,到後來眼睛適應了這兒的環境,竟然什麼都能看得清,連兩邊逐漸出現的灘塗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看見了灘塗,我就不敢大意,從水裡上岸後,我就摸著石壁小心留意腳下。

我忽然發現了一塊麪積巨大的灘塗,那裡堆了很多亂石,我正想過去的時候,忽然從那堆石頭後麵傳出來了一聲獰笑。

“讓我等了這麼多天,你可終於來了啊?”

從石堆後,慢慢走出來了一個人影,正是那天要挖我眼睛的惡蛟!發現我有些恐懼地看著他,他摸了摸下巴,“你這眼睛果然是好東西啊,在這兒都能看見我,嘖嘖。”

說罷,他大踏步朝我走來,我想提醒白重快出手時,卻忽然發現,他已經不在我身上,消失不見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