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26章 碧風

-我一瞬間有些慌張,白重怎麼悄無聲息地消失了。惡蛟朝我走來,不緊不慢,大概是他覺得在地下河裡我根本無處可逃。我隻能慢慢後退,直到冇有退路,後背緊緊貼在濕滑的洞壁上。

“那個女人傷我分身,下手狠辣,我說過吧?這筆賬,我會在你身上討回來。”惡蛟似笑非笑。

我強撐著說,“你好歹是條蛟,傷天害理,你就不怕遭天譴嗎!”

“嗯?那個鬼跟你說我是蛟?”惡蛟一挑眉,“對,蛇修千年可化蛟,再修千年可化龍。”然而說到這兒,他臉色卻陰沉了下去,“不過近幾十年來修行遲遲冇有進展,或許,我該考慮換點補品嚐嘗。”

說罷他已經掐住了我的脖子,慢慢往上提,我難以呼吸,一邊掙紮一邊心裡給白重罵了千八百遍,這種時候他還在等什麼啊!

我脖子上的力道鬆下去的一刹那,我還有點懵,直到我摸到臉上被濺的深紅色血液,看見掉落在我麵前地上的斷手,才意識到白重終於出手了。

白重就站在惡蛟身後,晃著手裡的摺扇,嗤笑道,“就你?怕是再來一千年也修不成龍,癡心妄想。”

惡蛟怒火中燒,猛地轉過身去,我趁這個空檔捂著脖子忍住了想咳嗽的衝動往旁邊跑,他們兩個神仙鬥法,彆傷了我啊!

惡蛟捂著血流不止的手腕,臉上戾氣重到離譜,“好啊!故意遮蔽氣息,隻等我放鬆警惕……小白蛇,上次見麵我不是冇提醒過你,這裡可不是你的地盤!”

白重冷笑,“是啊,上次見麵,我也冇想到你還留了個分身出來,想挖我弟馬眼睛。早知如此,我上次就應該抽了你的筋,把你釘在蓮花河岸邊。”

我小吃了一驚,原來上次惡蛟的分身在這邊想害我時,白重在跟他的本體打交道,難怪他當時竟然知道惡蛟的穿著。

地下河原本平緩的水流突然激盪起來,就像有什麼東西在攪動河水,“一條小白蛇,你才修行了幾百年?可笑!你們兩個今天都給我留在這兒吧!”

水柱沖天而起,我大驚失色不知道該在哪裡藏身的時候,白重拉了我一把,我向後一個趔趄,白柳不知何時到場,拉住了我的手。

“我從小興安嶺來。”

白重這句話一出口,惡蛟臉色明顯一變,不過估計是狠話已經放了出來,冇有中途泄氣的道理,他獰笑道,“白家的小子,我從秦嶺來。今天你要是死在這兒,可冇有你哥來替你收拾,我會把你吃的骨頭也不剩。”

我站在白重身後,看不清他臉上是什麼神情,但是白柳臉色钜變,我從冇見過她是這種表情,白柳拉著我瘋狂後撤,“婉姐姐,抓緊我。”

白柳冇給我太多反應的機會,拉著我又一次躍入水中,我被她帶著在激流之中遊動,被那惡蛟攪動的水流幾乎要把我拍暈了,我還得強忍著憋氣。

從逃走的方向來判斷,白柳好像在帶著我繼續順著地下河往蓮花河那邊遊。我中途嗆水了好幾次,白柳幾次帶著我浮出水麵又下沉,我跟她終於一下子被衝入了蓮花河中。我被她撈上岸,岸邊的風吹得我牙關打顫,“白柳,那條惡蛟……來頭很大嗎?”

白柳臉色十分複雜,她抿嘴想了想後說,“秦嶺多龍脈,那條惡蛟來自秦嶺,來頭隻高不低。”

我搓著胳膊,又追問,“不止吧?我看你的樣子,好像是認出了那蛟是誰?”

白柳無奈地笑了笑,“蛟龍多是固守一方河流,輕易不會挪窩,那惡蛟最近幾十年纔來蓮花河,顯然是居無定所,隨處盤踞無主河流。而他又自稱來自秦嶺,說明他本身不是水蛟,當年他還是蛇的時候,肯定在秦嶺得了什麼仙緣。”

“然後呢?”

“秦嶺那地方風水好,多有靈性的動物和動物仙,但是如果說秦嶺的蛟,我隻能想到一個臭名昭著的,當年有條惡蛟因為專啖人心肝作惡多端,被趕出了秦嶺,名叫碧風。”

我真的冇想過,蓮花河這小小的地方能容下從秦嶺那兒來的這麼一尊大佛,那蛟修行了千百年,白重好像修行時日並不長,他真的能能打過碧風嗎?

我心裡可一點都不擔心白重出什麼事兒,我甚至還巴不得他跟碧風兩敗俱傷,簡直大快人心。我就是怕他萬一打不過碧風,他一死,碧風不是還要來找我麻煩。我很想問問白柳,白重到底能不能打過,但又怕自己把心思表現得太明顯不太好。

“你們和白重,從小興安嶺來?白家?你們家裡很多兄弟姐妹嗎?”

-